首页 > 忧伤别来无恙 > 第二十八章 迷糊的红娘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八章 迷糊的红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邹非池不知道聂思聪是如何得知,邹月最近正在寻找一位可靠的老师来教她弹琴。但是很显然,聂思聪在打什么主意。

邹家别墅里,邹非池站在偏厅里,隔了落地窗望向前方另一座别院里的两道身影,那正是沈斯曼在弹琴,邹月站在一旁静静看着。

“你心里边又在打什么如意算盘。”邹非池不禁问。

聂思聪温声道,“沈斯曼很会弹琴,让她来教邹月小姐,我想是个不错的选择。”

话音落下的同时,一阵动听乐声远远传来,入了邹非池的耳畔。

邹非池自然清楚沈斯曼会弹琴,自小身在聂家,又是聂思聪的陪读玩伴,所以沈斯曼在琴棋书画这方面的造诣不会逊色,可每次听到沈斯曼弹琴,都会被惊艳到。

伴随着乐声,两人从偏厅走向弹琴的房间,邹月已经听得入迷。

待乐声渐止后,沈斯曼纤细白皙的手指划过琴弦,将所有音符也好似一并尽收手中,那姿态那风雅绝对如隐居世外的高人。

邹月忍不住拍手鼓掌,“弹得真好呢!以后她就当我的老师!”

聂思聪颌首一笑,却说道,“我看你们年纪也相差不了多少,不如就叫姐姐。”

邹月并不介意,改口朝沈斯曼喊,“姐姐!那以后你就喊我月儿吧,家里人都这么喊我!”

沈斯曼坐在古琴后方,阳光印在她的脸上,笑容如此纯真。

邹非池这才明白聂思聪的如意算盘,原来是为此。

从这日起,沈斯曼正式成了邹月的古琴老师。近一个月时间的接触后,邹月向邹非池询问,“哥,为什么沈斯曼姐姐会得病?”

其实平常时候,沈斯曼都是和正常人无恙,她爱笑也很安静。可她鲜少说话,对旁人的事并不关心,每次学琴时候手把手教导邹月,耐心仔细而且认真,这些都让邹月佩服。

不知不觉中,邹月也对她心生喜爱,所以才会忍不住关心。

邹非池思忖着要如何去回答,却也想不出答案来,总不好将过去一切全都诉说,“这个问题,你就要去问他了。”

邹月当然明白,这个人是谁。

等到聂思聪送沈斯曼来给她教琴的时候,邹月就问了,“聂先生,是不是你待沈斯曼姐姐不好,所以她才病了?”

邹月本以为他会否认,或者找借口,可他却认了,“我从前是待她不好,现在我来还债。”

“那你要还多久?她要是这辈子都好不了呢?”邹月倒是为他们感到可惜,却听见他没有迟疑犹豫说,“好的了,好不了,都是一辈子。”

春日里,聂思聪扶着沈斯曼在椅子里坐下。

可是突然,有人的手轻轻抚向他,不知是他的神情泄露了那份不该有的惆怅情绪,还是他那一丝悲伤没有掩饰完全……

聂思聪听见她说,“不难过,不难过……”

他微微一愣,是她轻易将他看穿,是她每每温柔凝望,一如儿时父亲去世,他不曾流下一滴眼泪,她却说:少爷,我会永远陪着你。

“我会陪着你。”往昔和今朝在交替,聂思聪又听见沈斯曼傻傻说。

这一回,他那样欢喜应声,“好!”

……

邹非池最近有些郁闷。

只因为那日和聂思聪谈话过后,邹月就对聂思聪奉为偶像,幻想了一出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故事,简直是融化了一颗少女心。

邹月如今也有了心上人,她中意的另一半是一位家境贫寒的子弟傅公子。这位傅公子有才华也十分文气,平日里喜好音乐,所以邹月就投其所好。而这件事情终究还是被邹非池知道了,然后邹家就闹翻了天。

邹月闹了绝食反抗,好几天连琴也不练了。

沈斯曼一连数日见不到邹月,就闹着要来。

正巧这日傅公子也上门来拜见,邹非池正在发火,而邹月和傅公子就跪在大厅的地上,简直是一对苦命鸳鸯。

“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同意!”邹非池震怒发话,冷不防有人认真问,“你为什么要死?”

“……”这没由来一声反问让人发怔,众人望过去,见到聂思聪带着沈斯曼走了进来。

沈斯曼自从当了邹月的老师,在邹月活泼的陪伴下语言功底渐长,邹非池当下回不了话,还是聂思聪应声,“因为你的妹妹要和这个小伙子在一起,可是他不同意。”

“所以他就要死?”沈斯曼认真的追问,可配上迷糊的思维,着实引人发笑。

“我没有真的要死,只是不同意他们在一起!”邹非池只得解释。

沈斯曼像是听明白了,“喔”了一声后道,“你不同意就算了,那我同意不可以么?”

“……”邹非池僵住。

“……”邹月和傅公子手握着手,却也是恍然大悟。

邹月一咬牙道,“姐姐是我的老师,就是我的长辈,姐姐你同意我们在一起吗?”

“月儿高兴,我就同意。”沈斯曼哪里有二话。

一对小两口笑逐颜开,连连喊着“谢谢姐姐”就像是拜过天地,而沈斯曼迷糊当了一回红娘,这下子邹非池一张俊脸阴沉无比。

聂思聪险些笑出来,最后打了圆场,朝着傅公子道,“我看不如这样,你到聂氏来,一年时间内只要拿下两个大项目,那就正式来邹家提亲!”

傅公子也是有志青年,立刻许诺,“月儿,等我一年,我就来娶你!”

邹月紧握住他的手,发誓一定会等他。

邹非池一阵气血上涌,发现自己彻底被摆了一道,却也来不及了!

然而根本没有到一年时间,只在这年年底的时候,傅公子就凭借自己的才能,顺利为聂氏拿下了两起大型项目。为了兑现诺言,傅公子正式向邹家提亲,瞧着邹月一心一意要嫁给他,邹非池无可奈何下还是答应了,但是提出先订婚,两年后才能真正结婚。

订婚喜帖派送而来,沈斯曼捧在手里瞧,她已经识字正念着喜讯,“周日上午十点,四季酒店举办订婚礼……”

聂思聪一把抱起她,让她坐在自己腿上拥住,“斯曼。”

他贴着她的耳朵说话,“月儿都订婚了,你这个妹妹以后就不能一直陪你弹琴了,你想不想再要一个小妹妹?”

沈斯曼自然又是点头,“想!”

聂思聪勾起唇角”那我们一起来生一个小妹妹好不好?”

沈斯曼傻乎乎点点头,聂思聪缓缓底下了脑袋……

她是他的!

她也是要他的!

天知道他等了太久,现在他只想好好的,拥有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