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忧伤别来无恙 > 第二十七章 年关二三事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七章 年关二三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很快迎来除夕。

园子里却险些被橘子淹没,只因为前天沈斯曼吃了一瓤橘子后,主动握了聂思聪的手。

小梅忍不住澄清,“其实是小姐还想要吃,少爷又逗小姐不肯给她吃……”

结果小姐就狠狠抓了少爷的手!

聂思聪可不管,一声令下从各个地方空运橘子回来。他一边不断将橘子搬回家,一边给沈斯曼剥橘子皮,几乎是乐此不疲,只要她能安分的在他身边待着。

冬日里的日子十分安宁,除夕之夜聂思聪自然是带着沈斯曼去老宅,和老太太一起过年。等到春节里,周晓光前来拜年。他不是独自一个人来,还带了另外一个人一同前来。

那正是穿了一身俏丽粉色的言舒敏。

相比起从前,言舒敏在经过了年前一场风波后,整个人像是蜕变,乖巧懂事了许多。周晓光开口喊了一声“沈斯曼姐”后,她也跟着喊,“沈斯曼姐……”

尽管还不是那么顺口,尽管还有些不自然,但这一步她总算是迈出去了。

聂思聪看着他们一起到来,倒也早就猜到这两人之间的猫腻。他并没有多说,反倒是沈斯曼高兴坏了。

成天闷在屋子里的沈斯曼,每天陪她玩闹的人来来去去就是院子里这些人,突然冒出两个平日里不常见的,沈斯曼拉着他们坐下来一起玩。

“飞行棋?”言舒敏愕然,这还是儿时才会玩上一局的游戏。

沈斯曼近日又迷上了这个,她将各色棋子分配好,骰子一掷第一局就开始了。

聂思聪第二个掷骰子,周晓光和言舒敏也就随他们。

本来是去拜新年最后成了飞行棋大战,沈斯曼虽然神志不清,可运气甚好,一连赢了数局,可把她高兴坏了,她的战利品就是一拢橘子。赢了橘子后,她就开始数数,“你一个,我一个,我一个,你一个……”

聂思聪忽而道,“我现在总算明白,为什么舒敏以前一对上她就这样不友善,原来是你惹的祸。”

若说言舒敏对沈斯曼的咄咄逼人里,有一大半是因为言海蓝,但绝对也是因为周晓光。

周晓光听见他似埋怨似调侃的话语,着实一阵尴尬,却也无法辩驳。

而那一边,沈斯曼数完橘子,就眼巴巴望着聂思聪。

旁人都好奇这是怎么了,只见聂思聪立刻走到她身边,为她将手里捧着的橘子剥了皮。

沈斯曼接过一只,却递给了言舒敏,“喏。”

言舒敏微微一愣还是接过了。

结果第二只剥了皮的橘子就给了周晓光。

等到了第三只,沈斯曼方才自己捧着吃,聂思聪也不气恼失落,取了手帕给她轻轻擦手。

言舒敏看着此情此景,突然想到了姐姐言海蓝,当她得知他们分手之后,着实有一阵子不服气,更见不得姐姐难过伤心。

所以她不禁说:姐姐,只要你继续陪在思聪哥身边,他就会回心转意的!沈斯曼从前也是这样!你不要认输啊!

可言海蓝却是那样平静,像是早将一切看淡,唯有一丝怅然还在眼底。

她说:我不是输给了沈斯曼,而是输给自己。

直到这一刻,言舒敏方才明白当日话里的意思,昨天就算可以重来,却再也不能这样豁出一切去爱一个人了。

有些情,有些爱,过了就是过了。

……

显而易见,沈斯曼最近吃橘子上瘾了。

而且还非要聂思聪亲手剥了皮喂她吃才肯,然后某位少爷奸计得逞,拿了橘子来诱惑她,“项链你戴不戴?不戴的话,我不给你剥橘子了……”

小梅在一旁收拾衣物,瞧见这一出后简直是瞠目结舌。

哎哟,自家少爷竟然使出这样的法子来让小姐就范!

结果一向对少爷不爱搭理的沈斯曼,居然上钩了,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无辜的点了点头。

聂思聪得意一笑,将那条项链戴在了她的脖子里。

于是天价的蓝宝项链,就日日夜夜系在了沈斯曼的身上。沈斯曼穿衣服没太大讲究,只要舒适耐用就可以。所以众人就看见,那么惹眼的宝石,明晃晃在她的身前坠来坠去,实在是有些浮夸。

大概是连聂思聪也看不下去,于是即刻命了能工巧匠,将项链的链子去了。

关戎心想,少爷总算是发现不妥了……

结果聂思聪对工匠说,“这条链子晚上睡觉戴着,她睡不安稳,换成红绳系着。”

工匠一脸不敢置信,这样昂贵的宝石项链,只用红绳作链子?

关戎扯了扯嘴角解释一句,“我们少爷一向疼爱小姐。”

后来还真是听从换上了红绳,结果那宝石项链就成了宝石坠子,还是明晃晃惹眼。

等到过完年,陈秘书慌忙来找寻聂家,却怎么也找不到。

关戎好不容易得知消息,郁闷回道,“不用找了,少爷带着小姐出去玩了。”

聂思聪带着沈斯曼,来到了那座凤凰镇。

一连在镇上住了十余天的清闲日子,沈斯曼对镇上的糕点很感兴趣,到哪里都是一个妥妥的吃货。

有一天遇到了一个年过八十的老公公,年事虽高却还能说起沈斯曼,原来是曾经住在隔壁的邻居。

老公公谈起沈斯曼,笑呵呵道,“那个女娃娃才那么点小,就闹着跟她妈妈说,给她生一个小妹妹。有了小妹妹,就要带着妹妹一起出去玩。我就逗她玩儿,问她等妹妹生下来了,叫什么名字……”

聂思聪仔细听着,那么年幼的沈斯曼会取个什么名?

老公公一指夜空里的月亮,聂思聪仿佛听见那个小女孩天真烂漫的回答。

她说:我给妹妹取个名字叫月儿。

月儿,月儿……

聂思聪一怔,却像是全都明白过来。就算年幼的她已经忘记了,可她的母亲,那位邹夫人其实并没有忘记,她还是爱着她的……

所以,所以才会给女儿取名叫邹月!

拜别老公公后回家的路上,他牵着沈斯曼的手一路走。

那抹月光还是那么明亮,聂思聪停下步伐,为沈斯曼将歪了的帽子摆正。

他低声说,“你想不想要一个妹妹?”

清澈的眼眸迎上他,沈斯曼单纯点头,更发出了一个字,“想!”

聂思聪只恨不得真将天上的月亮都摘下来给她,只要她想,他都愿意给,“等回了北城,我就给你一个妹妹!”

次日北城邹氏,一封书信快件到了总经办。

秘书赶忙送去办公室,邹非池打开一瞧,竟是一封自荐信,内容大致是愿意无偿给邹月小姐当琴师。

署名:沈斯曼。

字迹歪歪扭扭,就像是谁握着谁的手一笔一划亲昵写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