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忧伤别来无恙 > 第二十五章 你说我就信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五章 你说我就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自从那日出门归来后,沈斯曼就变得有些魂不守舍。张婶听见她总是念着“坏人”,险些被吓到以为园子里出了什么脏东西。

自家少爷却并不理会,只是说道,“只是前些天撞上了一场误会,不要紧的。”

张婶松了口气,这才明白原来如此,却也叹道,“可是小姐这些天比之前吃得更少了……”

这也是聂思聪近日头疼之事,他在想着办法让沈斯曼多吃一些。

聂思聪对沈斯曼的担忧呵护,简直到了捧在手里都怕摔了的程度。他每日的工作就变成哄着沈斯曼吃喝,可沈斯曼却又爱答不理。

聂思聪也成了一个复读机,往往一句话总要说上好几遍,只希望沈斯曼能够应他一声。但是偏偏沈斯曼没有理过他一次,可聂思聪不厌其烦,甚至还以此为乐。

这样的日子一天天度过,一眨眼秋日来临,初冬也到了。

距离盛夏已是三个月有余,冬日北城天气寒冷,前些天下了第一场雪,沈斯曼贪玩,在雪地里捧雪玩了好一阵,结果就害了风寒引起感冒。

这下子可不得了,聂思聪如临大敌,所以最近哪怕是去公司,都要带着沈斯曼一起。

结果到了聂氏,大厦里零星出入的职员只瞧见英明神武的总裁大人,带着一个裹得像只粽子一样不见五官的女人走了进来。女人只露出一双眼睛,却是黑溜溜的十分引人遐想。

“叮——”直达电梯下来,伴随着众人恭敬注目,聂总搂过女人就要进入。

可一刹那,女人像是恼了,猛地将聂总狠狠推开了!

但是聂总丝毫也不生气,反而是笑着去握她的手……

又是“叮——”一声,电梯门关上,这精彩一幕也就结束了。

众人看得称奇,纷纷想着到底是哪个女人这样胆大,又是哪个女人竟然能让聂总这样宝贝?

而当企划部秘书跟随经理去了一趟总经办后,一则惊天消息就传遍整个聂氏,那个胆敢对聂总动手又让聂总那样宝贝的女人,她居然登堂入室坐在了顶层的总经理办公室里,而这个女人不是别人,竟然是曾经聂总身边的心腹助理沈斯曼!

可沈斯曼不是辞职离开了吗?

还有传闻,她和聂总闹翻了,所以一拍两散……

今日她重新出现,众人才幡然醒悟,看来不是闹翻,而是隐退不干默默当少奶奶去了!

只是这样一来,众人却也狐疑,聂总和沈特助好了,那言氏千金又是怎么一回事?

“我看是早就分手了!那位海蓝小姐也进入公司成了名誉总经理,人家那是好聚好散……”有人笑言说。

豪门子弟之间的恋爱游戏,好聚好散也是常事,直到这一日天空被乌云压得阴沉,一场暴风雨就要降临之际,言氏千金突然闯来聂氏,引起了惊天波涛。众人不禁揣测,难道是分手后心有不甘,所以来求复合又或者是来讨要一个说法?

“海蓝小姐,请先让我通传……”陈秘书阻拦不住,因为言海蓝已经直接推门而入。

视线对上那张大班桌后方的身影,言海蓝冷声道,“聂思聪!告诉我,当年的事情和我的二叔没有任何关系!一切都是沈斯曼设局!是她害了我!”

聂思聪正端坐在椅子里,他沉叹一句,“你还是知道了。”

“你说谎!你在说谎!”言海蓝几乎是崩溃的,她怎么会去想,竟是她的至亲,她信以为赖的至亲设局害她……

这全是骗局!

……

“不会是这样的……”言海蓝根本就不相信,所以她一遍一遍喊着,“是沈斯曼嫉妒我,是她想要拆散我和你,所以她才会给我下药,我才会昏了过去,我才会和他……”

聂靳朗这个名字,言海蓝说不出口,但是当年当她醒来后,就发现自己身边躺了一个男人,可不是她心爱的他。

彼时言海蓝亦是崩溃的,但此刻的她更是伤心,因为那份愤怒突然就不知道要往何人身上发泄聚焦。

“不会是二叔,不是他!”言海蓝像是疯了,她不肯去承认。

长时间的沉默里,聂思聪再次开口,却是将一切包揽在身,“当年的事情,是因为我。”

“所以到了现在,你可怜我同情我想要弥补我,发现他要从我手上抢走公司大权,你才会在暗中出手,将他驱逐赶出北城?”言海蓝猛地上前质问,“你究竟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对上他的眼睛,言海蓝突然想到那日离开沈园时他所说的话,“是在你给我忠告的时候?还是之前,更久之前?”

分明是他说:言氏是你父亲半生心血,你凡事要谨慎,防人之心不可无。

事已至此,一切都好似无力挽回,聂思聪道,“海蓝,我从来没有可怜同情你。”

“但你确实想要补偿我?”言海蓝当即反问,却见他没有反驳。

他又道,“我只是想为你做一些事。”

“我不需要!”言海蓝喊了起来,“聂思聪!我不需要你的施舍!”说完,她转身就想要离去。

可是耳后,却传来聂思聪的声音,“当年沈斯曼是无辜的。”

言海蓝冲了出去,关戎早已在门口候着,他走了进去,“少爷!是属下办事不利,言董竟然跑到海蓝小姐面前将过去的事全部揭开了!他忏悔乞求海蓝小姐请您不要驱逐他!”

究竟其中有多少懊恼后悔,无人知道,可这却是言振元走投无路下的最后一招,人心总是难测……

聂思聪望着窗外,天空还是那样阴沉,却突然飘落了雪花。

啪!

“小姐,您看啊,下雪了呢!”大厦顶楼,聂总突然造了一座花园,小梅陪着沈斯曼正在等雪。

雪飞舞落下,沈斯曼高兴的笑了。

聂思聪站在身后,看着她抬手追逐那些雪花,笑容纯真无暇,那样烂漫。漫天雪花里,曾经过往一切突然迎面而来,她曾经所说也一起涌来。

——我退出!从你和她的世界里彻底退出!

——我想知道,自己会不会对你死心。

——聂思聪,我什么时候能不爱你了?

那些话语一幕幕往过往退去,突然撕心裂肺的疼痛,直到她虚无痛楚诉说着那一句:其实不是我,我没有那么做,可你不信吧……

聂思聪一步一步走近她,从身后将她抱住,他的呼吸洒在她的颈子里,“以后只要你说,我就信,我都相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