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忧伤别来无恙 > 第二十四章 第一次开口

我的书架

第二十四章 第一次开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现在的沈斯曼,那就是安静。

神志不清的沈斯曼,往往半天也不会开口说上一句话。有时候几天下来,园子里的人都没有听见她出声。

沈斯曼渴了饿了的话也不吵不闹,直至渴到唇色枯白,饿到没了力气,也只是躺在那里一副等死的样子。

于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园子里的家佣们就发现自家少爷简直着急坏了。

沈斯曼归来后的一个月里,他们的日常生活便是这样一出,聂思聪捧着碗追着沈斯曼让她吃食,沈斯曼就各种躲闪,偏偏也不肯妥协。当真惹恼了她,拿起什么东西都会往聂思聪身上砸过去,那叫一个狠猛准!

可聂思聪怎么也不会生气,任她往身上砸东西,简直是一对冤家!

这天好不容易喂了半碗饭后,沈斯曼又不肯再吃了,聂思聪也不再讨她嫌,只拿了手帕给她抹了抹嘴。

总算是喂完饭,沈斯曼一翻身就困了。如今的她,就像是小懒猫,贪玩也贪睡。

这边总算是消停了一会儿,聂思聪却也不能一直在园子里待着不出门。身为集团掌舵人,他还是要出门去接管公司事务,特别是那些推拒不了的私人饭局。

“聂总,今天晚上是刘佬做东,请您务必一定亲临……”关戎将陈秘书转达的行程报告。

刘佬是北城政商两界都有涉猎的大佬人物,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聂思聪自然也要去。

但是再看向正睡得香甜的沈斯曼,聂思聪眉宇一凝。

关戎知道少爷是在担心,自己要是走了,晚餐该由谁来盯着喂食。下一秒,却听见自家少爷吩咐,“哪家酒店,隔壁再定一间。”

关戎惊讶:少爷这是要带着沈斯曼小姐一起去?

“少爷,沈斯曼小姐她现在……”关戎不禁提醒。

聂思聪却只是道,“她要是闹起来,只管来告诉我。”

关戎彻底没了声音,因为自家少爷根本就不在乎旁人的眼光。

当天晚上,在北城一家五星饭馆里,这边一间内是刘佬宴客聂思聪出席,另外一间里是沈斯曼独坐一桌,简直是皇太后的待遇。

其实起先还算是太平无事,可是席间过半就不安宁了!

关戎急忙入内,来到聂思聪身旁低声道,“少爷!不好了!小姐刚才闹着要去酒店花园里,结果撞见了周晓光和舒敏小姐……”

这完全是意外,周晓光和言舒敏竟然会在此处。

聂思聪立即朝刘佬致歉,起身就前往花园一探究竟。当他到来的时候,言舒敏红着一双眼睛望着周晓光以及沈斯曼,她更指着他说,“周晓光!她现在疯了,也是为了别人而疯的!你算什么!你究竟算什么!”

周晓光一向敬爱沈斯曼,便将她护在后方,眉宇紧皱朝言舒敏道,“我的事,不用你管!”

“你……”言舒敏不知何故,气到眼泪都飙了出来。

周晓光愈觉烦闷,却不知如何是好,偏在这个时候,聂思聪看见后方那抹纤细身影竟然站了出来。

那是沈斯曼笔直走向言舒敏,掏出了一块手帕说,“擦眼泪……”

众人僵住了!

聂思聪更是恍若幻听,这还是这些日子以来,第一次听见沈斯曼开口说话!

……

言舒敏正是气恼伤心之时,突然瞧见沈斯曼朝她走来,也是一是反应不过来。

沈斯曼却已走到自己面前,手中的丝帕为她擦着眼泪,一边擦还一边说,“妹妹别哭,别哭……”

“我才不是你的妹妹!”言舒敏下意识喊,为了自己,也为了亲生姐姐言海蓝。

周晓光怒了,“言舒敏!你这样会吓到她!她好心好意待你,你就是这样蛮横不讲理?”

“周晓光,在你的心里就只有一个沈斯曼!”言舒敏突然大哭起来,“我又算什么!”

聂思聪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起先是诧异于沈斯曼开口,后来是对于这两人的关系生疑。

他这才上前去,轻轻带过沈斯曼,一边哄着怀里似受惊的小猫,一边朝周晓光问道,“她在你眼里,究竟算什么?”

周晓光被先后问了两次,自己都乱了,可是偏偏,他竟也没有一口否定言舒敏。

“舒敏!”又在这个关头,另一道男声震怒响起,却是言振元出现。

原来言振元今夜在此也有饭局,而言舒敏也是陪同。只因为前些日子起,言家姐妹正式入言氏企业接管公司。

“跟我回去!”言振元并没有多言,只是拉住言舒敏就要走。

周晓光欲喊,“舒敏……”

“你这个小子给我听好了,以后不许再和舒敏有任何往来!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言振元撂下这句话,就将言舒敏拽离了花园。

周晓光握紧了拳,目光怅然追随而去。

聂思聪默然瞧着这一出,却忽然感受到怀中的沈斯曼突然轻轻发颤,他急喊询问,“怎么了?”

却见沈斯曼直直盯着方才言家二人离去的方向,她呢喃不清在说,“小心……小心……”

一场闹剧过后,聂思聪回了刘佬一声,提前撤了饭局回去沈园。而周晓光相送沈斯曼上车,分别之时手里却多了一方手帕,沈斯曼咿呀念着一句,“那个妹妹,那个妹妹……”

只怕是见不得女孩儿掉眼泪,所以沈斯曼才会念念不忘,周晓光这才接过手帕,像是有千言万语道不尽,最后聂思聪道,“她要是知道,也不会怪你。”

车子扬尘而过,周晓光怔在原处久久,握紧了手中的帕子。纵然她不怪他,可他又怎么能够,对那人的妹妹动了心思……

回沈园这一路上,关戎在前方隐约听见沈斯曼一直喊着“小心”两个字,终于聂思聪也是忍不住问,“小心什么?”

沈斯曼迷迷糊糊,却又颤了声说,“坏人……”

关戎实在不明所以,哪来的坏人?

可聂思聪一回想先前所发生的一切,心中则是一拧。

夜深了,沈园里静了下来。

沈斯曼入睡后,关戎来到里书房里听命。

手边一支烟燃着星火,聂思聪垂眸问道,“言氏最近什么动静?”

关戎道,“海蓝小姐和舒敏小姐已经开始接管,但实权还是握在言董的手里,明面上言董对两位小姐言听计从关照有加,可背地里就要挖空整个言氏……”

“三个月之内,我不要在北城再见到这个人!记住,神不知鬼不觉!”

待将一支烟掐灭,聂思聪来到床畔为沈斯曼盖被子,他亲吻她的额头说,“很快,很快就没有坏人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