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忧伤别来无恙 > 第二十三章 情生无痕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三章 情生无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重回沈园后的沈斯曼神志不清,她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很多时候,沈斯曼就像是一个小女孩儿,她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知道,聂思聪也就一味护着宠着。

这日,聂思聪就要出门。

瞧见沈斯曼在打盹,为她将毯子盖好,临走不忘叮嘱,“张婶,看着小姐。”

“是,少爷。”园中上下,谁人不知沈斯曼小姐如今是少爷的心头宝,张婶更是不敢有一丝疏忽。

北城城内有一条护城河名作北河,午后北河茶馆的亭子里,有人静坐在亭中。

荷香萦绕间一道身影远远而来。

言海蓝还是精心装扮过,只因为不想在他面前太过憔悴。

他为她斟了一杯茶,两人相顾无言,竟一时间不知要如何继续言说。只是这炎炎夏日里,她望着静好的河面道,“恭喜你,她平安回来。”

尽管听说她已经失心疯……

“对不起。”沉默中,聂思聪终于开口。

言海蓝眼中一痛,昨日得知他相邀见面,她就一心一意期待。期待着或许他还会回心转意,期待着沈斯曼归来,他心中的愧疚自责就会减退。这样一来,他们还能继续在一起,可原来都是她的妄想……

“你要对我说的,只有这一句?”言海蓝不禁问。

聂思聪凝眸之际声音更沉了,却只是重复,“对不起。”

言海蓝最怕的事,就是他们最后还是不能在一起,可现在没有了旁人的阻拦,他们竟还是不能够!

“告诉我为什么!”言海蓝真想去求一个答案,“为什么你爱上的人偏偏是沈斯曼!你不是说,你不会原谅沈斯曼!你这辈子都不会吗!”

那曾经的憎恨,言海蓝清楚记得,聂思聪曾当着她的面指着沈斯曼说: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

“可我连自己都不在乎了,原不原谅也没有什么所谓了……”聂思聪怅然道。

言海蓝却才发现,那年他指责沈斯曼的话语里,末尾那两句话是:沈斯曼!你怎么能伤害我心爱的人!你竟然敢背叛我!

当年的聂思聪,在乎沈斯曼伤害了她,当年的他,更坚信沈斯曼始终忠于他。因为他们自小相随,因为她是由他选中,因为她是他聂思聪信以为真的人……

所以,他其实从未相信沈斯曼有一天会背叛他。甚至在内心深处,他可以将过去伤害一笔勾销,却抹不去沈斯曼对他的背叛。这样耿耿于怀,这份憎恨无法磨灭!

言海蓝似幡然醒悟,却也心颤到心痛!

“你爱的是我!”言海蓝喊了起来。

聂思聪没有否认,他的心里真的曾经有过她。可却连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从何时开始,那个如影随形的女孩儿,已经走入了他的心中,再也挥之不去,直到失去才惊觉这一切……

到如今,他眼中尽是歉然自责内疚,却是多说也不过徒然……

最后唯有道,“是我辜负你。”

……

言海蓝当下一怔,眼泪也哗一下落了下来。

近三十年的相识情分,青梅竹马的情谊,五年的分别,三年的相守,为何到了最后,只换来这一声“是我辜负你”如此决绝……

言海蓝猛地从石凳子上起身,她的手握紧成拳。

“你为什么这么对我?”若说那日搬离沈园,终究是她心中自尊作祟,那么直至此刻,她的理智早就脱链,“当年是沈斯曼害了我也害了你,我们才会分开!你为什么最后要选她!你怎么能选她!”

聂思聪亦是站起,默了下道,“海蓝,一切都是因为我,你要怪就怪我,是我对不起你,是我们聂家对不起你……”

“我不要听你说这些!我不要听!”言海蓝捂住耳朵,她宁可去逃避,也不愿听见他说这些。

却在这个时候,关戎急忙来报,“少爷!舒敏小姐突然去了沈园!她口口声声喊着要去找沈斯曼小姐算账!”

聂思聪整个人一凛,言海蓝也是愕然。

沈园里言舒敏闯了进去,因为她的身份,自小也是受聂思聪疼爱,所以园内上下也不敢拿她如何。

汪管家一路相劝,却也拦不住她,言舒敏一路疾奔来到了那座独院前方。就要闯进院子里去,被汪管家彻底拦下,言舒敏就站在院门口开始喊,“沈斯曼!你这个卑鄙的女人!你竟然敢抢我姐姐的心上人!这么多年你假死躲起来,一回来就抢别人所爱!”

“沈斯曼!有本事你就出来!”言舒敏一直嚷嚷着,汪管家简直是骇然,担心惊了屋子里安睡的沈斯曼。

院子口推搡间,二楼的窗口,却有人趴在窗沿,正望着楼下在瞧。

那个一脸无辜笑着的女人,不正是沈斯曼!

“沈斯曼小姐!”张婶在喊,沈斯曼却将窗户打开了,结果她就靠着窗沿,看着言舒敏朝她指责唾骂,“沈斯曼!你下来说个清楚明白!你还我姐姐一个公道!”

沈斯曼似是听不懂,她只是微笑。

就在怒喊中,后方有人匆忙赶到了,那是聂思聪以及言海蓝。

聂思聪一上前后就喝止,“张婶!小姐要是不小心摔下来,我拿你是问!”

张婶立刻将沈斯曼拉回,窗户也关上了。

“思聪哥!你不能因为沈斯曼救过姐姐一命,又意外失去了一个孩子,就勉强自己和她在一起!你爱的只有姐姐啊!”言舒敏在哀求,这些哀求声传入言海蓝眼中,何时起她也开始乞求一份感情?

聂思聪望着言舒敏,只一个深沉眼神便让她安静下来。风声里,他低声说,“舒敏,我没有勉强。”

“思聪哥……”言舒敏愣了下,下一秒言海蓝已经下令,命助理将她强行带走。

“抱歉,今天是我们打扰,以后不会了。”言海蓝道一声别就要离开。

聂思聪又唤了一声,“海蓝。”

她停步,以为他会说什么,他却突兀叮嘱一声,“言氏是你父亲半生心血,你凡事要谨慎,防人之心不可无。”

言海蓝回以“多谢你的忠告”就转身而去。

聂思聪望着前方身影消失,他才又进了院子去。楼上的房间里,沈斯曼被张婶强行拉回,她正不高兴所以傻傻睁着一双漆黑眼睛,就像是一只迷路的小猫,却又满身防备。

聂思聪上前去,只恐惊到她,所以只能喊,“别怕,你别怕我……”

不知何时不知何地,他心里割舍不下不能失去的人已成了她。

这份情生虽无痕却难以自拔。

如此荒唐如此荒谬。

她若是清醒着,只怕也是不会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