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忧伤别来无恙 > 第三章 投降败北

我的书架

第三章 投降败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沈斯曼,你真是出息了!”每当他微眯眼眸慢条斯理说这句话,沈斯曼知道自己已经彻底激怒他!

---------------------------

沈斯曼哪里来的出息?

她所有的骄傲、自尊以及自信,在他的面前早就荡然无存,找不到任何痕迹。

“还不交出来!”聂思聪再一次发声,这是他在下达最后通牒。

沈斯曼站直了说,“老太太只说是给我!”

她一向都不留恋那些奢侈华丽的珠宝,但记得老太太的再三叮咛:沈斯曼,这条项链是我给你的,你可不许给别人!哪怕是思聪问你要,你也不许给!

奈何执拗不过老太太,又怕她犯了心脏病,所以沈斯曼只能暂时保管,等下次再送回去。她想要解释,但心里清楚就算她照实说,聂思聪也只会认定是她为自己的贪婪而找到的最佳借口。

毫无意外,聂思聪冷声喊,“汪管家!”

“少爷……”汪管家立即应声,但不等聂思聪继续发话,沈斯曼自觉说,“我现在就去暗房!”

“思聪哥,你看她是什么态度?她拿了属于姐姐的项链,竟然还这样理直气壮!”一旁是言舒敏不甘念道,而聂思聪的目光愈发冷酷。

他朝着公馆上下达命令,“不准给她吃喝!谁要是坏了规矩,就立刻滚出去!”

“是!”汪管家和一众家佣战战兢兢回声。

入夜后的公馆很是寂静,沈斯曼跪在暗房冰冷的青石板地上。

饥饿总是能让的意志薄弱,沈斯曼盯着前方那座地藏菩萨像,她一动也不动。

沈斯曼这么一跪,就跪了整整三天。

三天不进食,还能够忍受,可三天不沾一滴水,沈斯曼的唇已经苍白干枯。

佣人打扫外间的时候往暗房里张望,就瞧见沈斯曼微微抿动着唇,好像是在诵念佛经。

“哗——”一下,暗房的门突然被拉开了,有人疾步奔进,来到沈斯曼身旁俯身而下,“姐!”

暗房里光线并不明亮,可她只听声音也知道是谁,“晓光……”

“姐!你怎么样?你好不好?”周晓光担忧着急询问,而他在沈斯曼的眼里,就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大男孩儿,朝气阳光也单纯可爱。

沈斯曼发不出声音,所以她点头,想要告诉他,她很好……

周晓光却难忍担忧,他低声说,“姐,不要和思聪少爷斗了,再斗下去,只怕吴叔这边就会有麻烦!”

聂思聪一向深知她的弱点,而他一棍子打下去,就能让她痛到无可复加开口求饶。

沈斯曼再次点了点头,这一次却是投降败北。

周晓光扶住她,一边朝暗房外喊,“快去告诉思聪少爷,她愿意交出项链!”

沈斯曼依旧跪在暗房里,直到聂思聪到来,她看见的是他蹭亮的高级皮鞋,意大利纯手工定制。

他居高临下垂眸睨着她,“早些交出来不就好了,又何必苦苦演戏这样作践自己。”

如果真是演戏,她又究竟是何必?

喉咙处好像在灼烧,沈斯曼发出破碎的声音,她望着他笑说,“我想知道,自己会不会对你死心。”

而这对于聂思聪而言,简直是一出太过荒诞无稽的戏剧,“你在说这些话的时候,难道都不会有罪孽感?沈斯曼,你要是想走,谁能拦得住你!这十六年来,你还不是想尽办法留在聂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