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苏婉灵封铭寒 > 第35章 花田婚礼

我的书架

第35章 花田婚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晚上,苏婉灵酣睡之际,身边的冷俊男人悄悄醒来,垂着月色看她的睡颜。

然后他轻手轻脚地拿起了手机,按下了快门。

不知道是第几次了,他总是这样悄咪咪地做这种幼稚的事情,可能是因为某一次封默和封尧清打闹的时候,苏婉灵感慨了一句“看来我真的老了”吧。

其实她连三十岁都没有,在他心里她永远是当初纯洁美丽的样子。

清晨,苏婉灵起身的时候闻到了粥香,她的肚子不争气地咕咕叫,连忙洗漱好飞奔下去。

楼下,封铭寒系着围裙在盛粥,饭桌旁的封默和封尧清乖乖地坐在高椅上吃粥。

阿清倒是十分习以为常地一口口吃着,封默却有些踌躇着要不要去帮忙,但是他个头还太小,根本跳不下去。

封铭寒抬眸温和地看向她,“醒了?来吃饭。”

苏婉灵揉了揉头发,确定自己不是做梦,“今天不用上班吗?”

他点了点头,“嗯,有重要的事做。”

封铭寒口中重要的事,就是放下公司里焦头烂额要谈判的合同,带着一家四口去私人会馆里试礼服。

服务生把婚纱拿出来的时候,全场寂静,苏婉灵几乎能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太美了。

她只在梦里见过这样的婚纱,仿佛当时仙女教母变给辛德瑞拉的婚纱一样,烨烨生光。

封铭寒上前搂住她的腰身,“昨晚折腾得厉害,现在我帮你换,嗯?”

苏婉灵又是身体一僵,干笑着摆摆手,“不……不用了。”

封铭寒也眯眼笑了笑,带着人进了试衣间,进门之前他接过了自己的礼服,又把两套迷你版的丢给那边俩存在感极低的小男孩,“自己换。”

二人皆是无语地望着那对背影。

封默捡起了礼服,很是开心。封尧清则是一脸的别扭,凭什么妈咪那个大个人了换衣服还要人陪,他们两个小家伙却要自己换?

再看看一旁一脸没见过世面的封默,他更是无语。

封铭寒和苏婉灵在试衣间里折腾了好久才出来,二人脸上皆有可疑的红晕。

但是很快,他们就听到了身边众人的惊呼。

苏婉灵的婚纱很是合身,在裙摆处还有抹胸处都有设计师手工镶上去的钻石,轻蝉般地纱翼随着动作摇摆生风。

光是它放在那里的时候就是那么动人,现在更是美的令人触目惊心。

一旁的封铭寒换上了从未穿过的白色礼服,像是欧洲古世纪的王子一样,他缓缓伸出手,把她的手心送到唇边一吻。

“我很幸运。”

苏婉灵也动情地莞尔一笑,“那是自然。”

胸口空洞许久的缺失终于被彼此填满了,苦尽甘来,谁都不想再放手了。

封铭寒拿起了一旁的盒子,递给她,“试试?”

苏婉灵忐忑地接过盒子,打开后一瞬,她的眼睛都不动了。

“这是?”

是他们三年前的婚戒,封铭寒从未戴过,苏婉灵的那一枚也在车祸之前就遗失了。

但是女士的那一枚又和以前的不一样,抛弃了原有的大颗钻石,只是一枚漂亮的裸戒,和封铭寒那一枚显得更为般配。

无论有无光华加持,你对我而言都只是最爱的人,我爱的是你,无论怎样的你。

苏婉灵含泪但是拼命挤出了微笑看向他,他面色略带嫌弃地替她擦了擦泪水,“别哭了,丑死了。”

要是这样就让这个小女人感动的涕泗横流的,他就要考虑要不要改变后面的计划了,毕竟他不喜欢看她哭。

这时,另一个试衣间里传来了布料的撕扯声,还有男孩的闷哼声。

苏婉灵也顾不得其他了,急忙抬腿就朝那里走去,但是脚被裙边一绊,直接摔进了封铭寒怀里,她人倒是没事,就是婚纱撕裂了个大口子。

她也顾不上心疼了,急忙打开了试衣间的门。

只见屋子里,封默和封尧清一人趴在一边的地上,封默的小燕尾服还被扯去了一半袖子。

那只袖子则在封尧清手里,他是用一旁的水果刀把袖子弄下来的。

封铭寒立刻上前将他提起来,刀应声而落。

封尧清却似乎一点都没有被他的寒气还有怒意震慑到,倒是一旁的封默吓得哇哇直哭。

他嫌弃地瞥了一眼,在看到苏婉灵把封默搂进怀里温声细语地安慰时,先是一愣,接着眼里有着这个年龄不该有的失落,像星子的光芒散碎过后沉寂于夜空。

封铭寒强忍怒意,“说,你们两个怎么回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