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苏婉灵封铭寒 > 第28章 孤注一掷

我的书架

第28章 孤注一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前她跟在封铭寒身边,和陆慕飞也打过交道,明明那时候这个男人永远是一派温润如玉的样子,怎么现在狠起来像是个杀人狂魔。

她甚至觉得下一秒,他就在她面前把这个孩子摔死都是有可能的。

所以现在眼里他对孩子的每一处关心,都像是凌迟之前的抚摸。

陆慕飞没有转头,“怕了?”

秦素素忙不迭地摇头。

他嗤笑一声,“你的人很管用,但是不一定嘴牢,这下真的什么话都不可能说出来了,你可以放心了吧。”

秦素素愕然。

“你完全可以不用杀她的啊,她知道自己有把柄在我手里面,知道我给她的根本不是资料的原件。”

陆慕飞的表情不悲不喜,仿佛只是这样一张皮挂在脸上,“就算不杀她,她被抓到之后也是去牢里受折磨,我这样,是给她一个解脱。”

如果不是他说出的话太过悚人,秦素素几乎要觉得他语气悲悯地像个普度众生的圣人。

天亮之后,封铭寒的人在这处宾馆里发现了周美美的尸体。

尸体旁边凌乱散着的婴孩用的奶粉还有纸尿裤之类的,落入苏婉灵眼中时,她心里反倒在重压之下松了口气。

封铭寒伸手捂住了她的眼睛,“不要看,我保证孩子不会有事。”

苏婉灵不听话非要跟来,她说阿清见不到她会哭哑了嗓子的。

手下的人看了半天,终于用仪器在周美美的衣服上搜索到了指纹留下的痕迹。

封铭寒的声音清冷,“把证据交给警方,去验证指纹。”

警方发来消息,说是陆慕飞的指纹时,苏婉灵是怎样都不肯相信的。

“是陆慕飞杀了周美美然后带走了阿清吗?不……不可能的!”

她怎么都无法将记忆里那个永远笑意温和的男人,和眼前这么惨烈的杀人现场联系在一起。

封铭寒接着她的话,“秦素素也在他那边,婉灵,上个月发生在高架桥上的车祸爆炸案,你知道吗?”

苏婉灵隐隐觉得他说出的事可能又是不好的,但还是跟着他的话点了点头。

封铭寒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拍着她的后背,尽力去抚慰,“你那时候在复健,我不想让你分心,当时法医的检验结果出来,死的人是陆步平。”

“在监控里看出他是被陆慕飞带走的,所以,陆慕飞一直在被警方通缉。”

苏婉灵没站稳,脚腕晃了一下。

她不知道自己脸上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

她当初想过要不要向陆慕飞说清楚,她回到封铭寒身边只是因为她发现自己心里还有爱意。

但是这样想起来,她似乎背叛了他两次,她终究还是没能开口约他出来。

而这段时间里的陆慕飞,则彻底将自己心底的黑暗面爆发了出来,第一个杀掉的,就是试图在苏婉灵面前出卖他的陆步平。

苏婉灵绝望地闭上眼,埋进了封铭寒怀里。

可她的心里还是有种直觉,他不会伤害那个孩子。

“我知道他在哪里。”

苏婉灵凭着自己的那份直觉,带着封铭寒和一众便衣警察去到了穆苍山山腰处的那片花田里。

花田里有一座平房,那是每次来摘花摘果子的时候,苏婉灵和陆慕飞会临时休息的地方。

曾经陆慕飞对她说,要在花田里给她举办一场最美丽的婚礼,如果哪一天她找不见他了,他就算死也会待着这里等着。

此刻,平房里,秦素素一脸不安地看着陆慕飞给孩子喂奶。

她似乎还是有些不忍心,“要不我来吧。”

她自问对封铭寒也是恨之入骨,可是想到这个孩子落入这个恶魔手里,她竟然想把孩子救出去。

或许是因为她在那个地方流产太多次,让她对孩子有一种特别的向往和亲近。

陆慕飞冷冷地睥睨她一眼,“等他饿死了,你也喂不好。”

门外,众人轻手轻脚地将这处平房包围了起来,而陆慕飞像是察觉了这种异样,放下了奶瓶,只是平静地注视着怀里的孩子。

没过多久,房间门有人轻扣。

敲门三下,停顿几秒,再敲三下,一直是苏婉灵对他的小习惯。

陆慕飞嘴上染上不清不浅的笑意。

她来了。

缩在一旁的秦素素惊吓地想尖叫出声,可是看淡陆慕飞身后的那些东西时又什么都不敢做,只得自己一个人在角落里不停地发抖打颤。

见没人开门,苏婉灵又敲了敲,“慕飞,你在里面吗?”

她轻轻推了推,发现门没锁。

她心里没有任何的恐惧,相反而是极尽温柔地笑了声。

“那我进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