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苏婉灵封铭寒 > 第26章 小少爷不见了

我的书架

第26章 小少爷不见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婉灵的义肢是封铭寒跑遍了国外名医,寻求来的最逼真的一款,有时候苏婉灵甚至以为它就是长在自己腿上的。

而且她好像意识到了一个事实,装上义肢方便的不是她,而是晚上睡在她身边的男人。

每每苏婉灵被他折腾的筋疲力竭的时候,他还非要不死心地抓住她问“喜欢吗?”

她能说不喜欢吗?

一旦她稍微敷衍一下,他就不会让她睡了。

封尧清的婴儿床就放在床边,两只大眼睛滴流滴流地看着他们俩,像是在用自己的认知去消化这到底是什么运动,跟地上爬一样好学吗?

苏婉灵假笑着扯开了话题,“明天你不上班吗?睡吧。”

封铭寒回了句“不上”。

苏婉灵无奈,自顾自地转了一边睡觉,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过了一会儿,她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猛然睁开眼。

“明天……是妈的忌日?”

……

一大早,封尧清被层层秘书和保姆小心翼翼地守在了公司。

封铭寒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员工居然能有这么大的用处,他们为了讨好这个未来的太子爷也是费了苦心的,所以封铭寒没有后顾之忧地带着苏婉灵出发了。

封母的墓碑在郊外的老墓地里,当初她坚持不去买特别贵的墓地,说自己一家人都葬在这里,她不能自己离开。

苏婉灵不知道怀着怎样的心情,去面对这个一直对自己颇为喜爱的长辈。

她心里其实清楚,封母喜欢她不是因为故友,而一半是觉得她好拿捏而且听话罢了。

她在墓前放了一束新鲜的白玫瑰。

封铭寒从身后揽住她,对着墓碑上仿佛还鲜活的人像自说自话:“婉灵回来了,你有孙子了。”

“孩子还小,这种地方他不能来,下次等他会叫祖母了,我就把他带来。”

话刚说完,封铭寒的手机就震天响了起来。

他不悦的蹙起了眉头,想看看是谁这么不怕死,“喂?”

是秘书,“总裁!小少爷他……不见了!喂?喂……”

封铭寒先把苏婉灵送回了别墅,才火速地赶往公司。

而她仿佛是意识到了什么,不安心地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你脸色太难看了。”

封铭寒轻轻地吻了她,“公司的事,你好好休息,晚上我带孩子回来。”

苏婉灵没那么好糊弄了,等他走了以后,她偷偷换了身衣服,也悄悄地跟去了公司。

封氏集团里,上上下下的气氛一派凝重。

封铭寒眯着眼看着空荡荡的婴儿床,“守在小少爷身边的是谁?”

众人面面相觑,“是周经理,每天小少爷的午饭都是她在公司里准备的,可是小少爷不见了之后,她也跟着失踪了……”

封铭寒还以为他的下属都是废物,没想到还真有敢从他手底下拿人的。

他平静的眸子漆黑如墨,“给我找。”

……

另一边,苏婉灵来到封氏的大厦,刚欲转进去,就看到一个人影偷偷摸摸地抱着什么东西从后门走了出来。

好像拿的是个包裹,苏婉灵看不清,也不打算在意。

但是那人怀里的“包裹”像是感受到了苏婉灵在他周围,蓦然哇哇大哭起来。

苏婉灵的心一阵扯痛,不由自主地看向那边。

这个孩子的哭声,怎么那么像阿清?

那人似乎觉得孩子哭的心烦又惹人注目,从兜里掏出一张湿方巾就要捂上去,还没动手就被人擒住了手。

“这么小的孩子,你用乙醚想对他干什么?”

那人见事情败露了,甩开苏婉灵就要跑,怀里的封尧清也哭的更厉害了。

苏婉灵当时便确定了,这个混蛋手里抱着的就是她儿子!

可是刚装上的义肢即便能让她行动自如,却也限制了她奔跑的速度,这样下去根本不是办法。

那边歹徒已经带着孩子开起了车,苏婉灵心一横,直接挡住了那车的去路。

“把孩子交出来!”

车上的歹徒就是那个周经理,同是女人她当然不忍,但是想起那些人对她的威逼和胁迫,她只得闭了闭眼,一脚踩下了油门。

苏婉灵死了心就是不肯离开,正当她以为要撞上的时候,忽然手腕处传来一阵力道,她直直地撞进一个宽厚的怀里。

封铭寒的眼神里满是担忧,“苏婉灵,你找死吗?”

苏婉灵根本无暇顾及向他解释,只是拼命指着已经逃之夭夭的车子。

“阿清,在里面!”

穆苍山下县城的一处老居民楼里,一个佝偻的老人身影缓缓走进楼道,手里还提着一把芹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