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云莞封景州 > 第295章我要追求云小姐

我的书架

第295章我要追求云小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是,特意给我买的?”

席夜深看着被递到面前来的冰淇淋,满脸都是不可置信。

刚刚在机场,他那样粗暴,那样蛮横,那样不顾一切的强取豪夺,这个孩子,居然还给他买冰淇淋?

“妈咪教过我,做人要大度,我是一个思想成熟的小朋友,就不跟你计较了。”云瞻大方的拍了拍胸口,“冰淇淋都要化了,你赶紧吃啦。”

席夜深将冰淇淋拿起来撕开,咬了一口,甜腻的味道瞬间在唇齿间弥漫开。

“好吃吗?”云瞻歪着头问。

“好吃,很甜,谢谢你。”席夜深从不沾甜食,也不喜欢甜腻的东西,冰淇淋更不可能出现在他的食谱之上,但为了不辜负这个小家伙,他三口两口就把整个冰淇淋给吃光了。

席帧目瞪口呆,先生以前看到甜食就会敬而远之,今天居然生吞一个冰淇淋……

“既然你吃了,那就要答应我,以后都不可以强行抱走我哦。”云瞻笑眯眯的说了一句,这才撕开自己的冰淇淋,坐在凳子上甜滋滋的吃起来。

席夜深面色复杂的点头:“好,以后都不会强行抱你,除非你允许。”

哼,我才不会允许呢,云瞻在心里偷偷的说道。

看着他们相处的这一幕,云莞的手指不由紧了紧,手指的关节处微微泛出白光。

她从来都是个自私的人。

八年前,不顾封景州的反对,讨得封老爷子的欢心,成功成为了封太太。

后来,她一心一意的要留下那个孩子,不顾任何人的反对,何尝又不是自私?

而今,看着面前八分相似的五官,她还是固执己见的认为,这个世界上不会有那么多巧合。

旺仔是带她走出深渊的那道光,她怎么舍得拱手让出去……

一场饭局,每个人都心情复杂。

饭吃完后,几个人站在酒店门口,迟迟没有分开。

“云小姐,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席夜深实在是不舍的和儿子分开,小心翼翼的问道。

卫去封却冷嗤:“这就不用了吧,当我是死的吗?”

“刚刚云小姐说她和卫先生并不是夫妻,想来你们在W国留下的夫妻信息也是为了能成功领养孩子才如此造假。”席夜深淡声开口,“既然云小姐单身,那么我想,任何男人都有权利追求她。”

卫去封:“……”

云莞:“……”

席帧:“……”

云瞻:“我不同意!”

几道目光齐齐射来。

小家伙镇定的道:“我妈咪早就名花有主了,反正不是你这个坏叔叔!”

席帧捂脸,得,好不容易让小家伙同意改口不喊坏叔叔,又被先生自己一句话打回了原形!

“席先生,你还是省省吧。”卫去封讥笑的勾唇,“旺仔还叫我一声爸比呢,我追了莞莞五年都没追到手,有你什么事?旺仔,来,爸比抱!”

云瞻瞪了席夜深一眼,跳到了卫去封的身上。

他一手抱着小家伙,另一只手揽过云莞的肩膀:“走,莞莞,我们回家。”

三个人上了酒店门口那辆炫红色的跑车,车子绝尘而去。

而席夜深的目光却始终追随着车尾,直到车子消失在了宽广的大马路上,他还迟迟无法回神。

“先生……”

席帧迟缓的上前,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

席夜深这才回过神来,他的目光落在席帧的身上,薄唇缓缓张开:“你不是说想要报答席家吗?”

“是……”席帧隐隐约约意识到了什么。

“我要追你的姐姐,你帮我。”席夜深坚定的道。

“……”席帧呆滞的抬起头,“先生,您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席帧,你刚刚没看出来吗,那孩子和我长得很像,他应该就是我失踪了四年多的儿子。”

“是很像,和先生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所以,我一定会让我儿子认祖归宗。”

席帧:“???”可是这跟追求她的姐姐又有什么关系?

“我看出来了,那孩子离不开妈咪,我强行带他回席家,他只会更加厌恶我,如果我能娶他妈咪为妻,他自然会跟着云小姐成为席家的人。”席夜深一字一顿的说道,“席帧,你会帮我的,对吗?”

席帧的嗓子有些涩然,半晌都说不出一个字。

她的心头莫名涌上来了一丝酸酸涩涩的感觉,让她有些无所适从。

一个是她的亲姐姐,一个是她的救命恩人,两边都是她珍视的人。

她低着头,感受到上方的视线越来越灼热,终于还是开口:“先生,如果您是真的喜欢我姐姐,我可以帮您制造机会,可……您分明是有别的目的,而那个目的很显然又是不被我姐姐接受的,所以……对不起先生,我做不到!”

说完,她看也不敢看席夜深一眼,转身就跑了。

看到她的裙角消失在街角,席夜深温润的眸子里浮现上了一层深意。

炫红色的跑车停在了碧嘉园小区门口。

一行三人从车上下来,云瞻不肯自己走路,抱着云莞的脖子,腻乎乎的说道:“妈咪,我好喜欢你呀,我以后再也不要跟你分开这么久了!”

云莞又何尝舍得跟他分开半个月之久?

她看向他的额头,已经拆线了,光滑平整,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这里曾经有一道深深的口子。

她的心里萦绕着一股挥不开的忧虑,轻声道:“旺仔,我从来没有瞒过你,你也一直都清楚,其实你不是妈咪的亲生孩子。”

云瞻的心莫名一慌,将云莞抱得更紧:“我不管,我就是妈咪的儿子!妈咪你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是不要我了吗?”

“你这个臭小子乱说什么呢!”卫去封一个爆栗敲在他的脑袋上,“除了这次你受伤跟妈咪分开半个月以外,这么多年你妈咪去哪儿都带着你,恨不得在胸口缝个袋鼠口袋,你再说这种话可就不凭良心了!”

“对不起妈咪,我错了。”云瞻忙在云莞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云莞的心情却格外沉重,这些事,本不该和云瞻说,可是这孩子聪明,智商又比一般的孩子高出了好几倍,就算她不说,他迟早也会知道自己其实是席家的人,有父亲,应该也有母亲……而她这个妈咪,只是养母罢了。

就像席帧,是席家救回去的,养了十八年,可席帧心里还不是照样惦记着回到原生家庭。

旺仔也一样吧。

他现在依赖她,是因为他还小,等他长大了,等到像席帧那么大,应该也会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自己家人身边。

如果她继续阻止,旺仔长大后会不会恨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