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在武侠世界修真 > 第四十一章 岳飞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一章 岳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过此提议被李父正言拒绝了,认为自己已经操劳了一辈子了,不应该再为后辈操劳了,儿孙自有儿孙福,自己就不管了,后面的事情就让后人自己去办吧。

  对此李鹤也只能是表示尊重,既然不愿意的话,那也就只能算了。

  同时李鹤也知道自此之后自己的亲人将越来越少,同家人的关系也将会越来越淡,毕竟自己这个状态不同于以前看的那些修仙小说,自己对于家族本身没有索取,而关系之前的建立,本就是互相往来之间建立的,当一方只有付出的时候,就已经无法维持了。

  根据李父的要求同家人们办了个宴席,准备在自己走前同大家一起聚一聚,热闹热闹。

  宴席间李鹤也是第一次见到家族所有人,眼前有六百多人,多达七代人。

  看着这七世同堂的景象李父是真的开心,这种开心在场的所有人都被感染,哪怕是李鹤也不例外,本来挂在嘴边的微笑,也真实了几分,眼中也浮现出了几丝柔和与感慨。

  宴席之间李父李母,李鹤本人与他大哥和二姐坐在首桌,看到李鹤与李母二人的容貌明显不同于同桌的年轻,那些没见过的小辈私下里就交流开来。

  当然之后就被自己的父辈祖辈告知了李鹤与李母的身份,当得知李鹤乃是那位传说中的仙人时,都是瞪大眼睛感慨不已。

  宴席中,李鹤为了让李父开心,也是用法术表演了几个经典的法术,什么神女献舞啦,什么顷刻花开啦等等等等,反正就是各种家人想看想听的,李鹤能直接变出来的就变出来,不能的就使用幻术,反正效果都是一样的。

  如此一来不仅仅是李父十分开心,就是下面的小辈都感觉今天真是没白来,别的不说就是今天的这些所见所闻,以后怕是能跟人吹一辈子,最关键还是都是真的。

  如此一来大家热闹了三天,在第四天的清晨李父在院子中的摇椅上咽下了最后一口气,面目安详,嘴角到走都带着微笑。

  对于这一结果,李母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怎么说呢,也是早有感应,都在等着这一天的到来,哪怕提前做了很多次的心理准备,也还是不能够释然,心中的不舍虽然被时间冲淡,但也同样被时间狠狠地烙印在心间。

  不同于李父迎接死亡的心态,李母则是加剧了自己继续修行的信念,要知道李母这经过了七十余年的修行,虽然起步时间晚,但是确实资质与毅力上佳,如今已经是迈过人仙的门槛,已经向着地仙蜕变。

  李家风风光光的办理一场喜丧,宴请了整个无锡城的百姓吃了三天的流水席。

  此事已毕,李鹤先是上之前破洞的位置看了看,虽然在闭关的期间让分身来看过了,但是李鹤也还是决定来此地看看。

  这破洞已经重新化为了一个异常点,周围的炁也早在这三十年的时间下恢复了以前的状态。

  感受着这周围的炁的流动,李鹤也是思绪万千,在这段时间里李鹤也是着重查阅了相关的资料,终于是在一个老君观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一本杂记,里面写了一些内容。

  首先是大约距今八百五十年前,当时还是西晋时期,突然间诸天灵域都被入侵,与域外天魔大战了一番,最后那群域外天魔眼看着打不过诸域众神,便使用了同归于尽的方式在各个灵域中都炸了多个窟窿,直接就同诸天外的虚空向连,猝不及防之间损众仙神损失惨重。

  眼看着随着着各个灵域的破灭,这虚空中的吸力越来越大,剩下的众神仙都前往天庭中商议对策,最终天庭决定将整个三十六重天毁灭,反本溯源将至世界的本源注入这凡间,让凡间的本源之力强大起来,以便可以修复世界的空洞。

  之所以选则了凡间是因为凡间是以物质为主,在域外天魔看来很是贫瘠,所以当时并没有将凡间作为攻伐的目标,所以最后保存最完好的一界就是这凡间,但是就算没有被正面攻击,但是随着世界被外力的撕扯,也是多处破损。

  可惜当初天庭的想法成功也失败了,成功是因为将三十六天融入凡间后,凡间的本源虽然确实是增强了,但是将这本源之力重新化为屏障足足花了一百二十三年,在此期间那些躲在凡间的仙神与凡间原本的修士和炁,都被虚空吸走化为了虚空的养料。

  结合着书中的信息与李鹤自己的猜测,也是大致了解了世界现在的状况,之前的异常点可能真的是龙宫水府,只不过是残缺的龙宫水府遗骸,另一面已经彻底被虚空粉碎,靠近凡间的这面被世界拿来作为材料堵住漏洞,当然这只是李鹤本人的猜想,并没有什么证据。

  静极思动,在家枯坐了三十余年的李鹤准备外出好好游玩一番,临出行前收集了一番分身的各种信息。

  在这段时间里也发生了不少事情,首先是金国因为之前的失利,在修养了十年后再度卷曲重来,期间大宋多方派人来找李鹤,就好像没有李鹤天就塌下来一样。

  不过由于李鹤一直在闭关就没有搭理他们,朝廷无奈只能自己出兵应对,这一会因为没回徽钦二宗被掠夺的问题,赵构并不忌讳岳飞攻打金庭,曾经多次打到金庭后才被金军凭借着补给与地势打退。

  不过期间秦桧多次在朝会中抨击岳飞养寇自重,再加上岳飞为了可以彻底消灭金庭曾多次向赵构上书请那三万装备符甲的禁军随军一同攻伐金庭,岳飞认为有了这三万禁军的话一定可以毕全功于一役,一举铲灭。

  不过在视这三万符甲禁军为自己最大底牌的赵构眼里,这就是岳飞要造反的依据和最大凭证,认为岳飞就是想用掉这批符甲,再调走护卫在皇宫周围的禁军,如此一来就可以直接兵变夺权了。

  说白了就是赵构认为自己的能力不足以控制住岳飞,决定产出手中的不稳定因素,最终还是将岳飞下了大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