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hp]阿兹卡班代理人 > 第9章 听说尽信书不如无书

我的书架

第9章 听说尽信书不如无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安德鲁在宵禁前返回了寝室,正趴在床上翻阅着《神奇动物在哪里》的斯威特(他总觉得阅读这个有助于自己管控好那群出了卡牌就到处跑的召唤物)听到动静后头也没抬,照常给他丢过去一瓶白鲜,后者下意识一个侧身躲过,玻璃瓶摔到地板上碎裂开来。

斯威特别过头。

只见脸色苍白的小胖墩——或许该换上别的称呼,大概是由于最近课后辅导的缘故,圆润的脸变得已经看得出些许棱角——动作缓慢的将手伸入长袍内袋,神情有些犹豫,最后取出手帕包起木质地板上的玻璃碎片。

几片碎玻璃划破手指,将米白手帕浸红。

有着亚麻色卷发的安德鲁有些颤抖。

爬起来的斯威特走到门前,轻踹了蹲在地上一声不吭的室友一脚:“不用管它,明天会有家养小精灵来清理。”

安德鲁怔愣,随后动作迅速的丢掉手帕猛的站起,小跑着冲进盥洗室。鬼知道他这回要多久才出来,已经有些困倦的斯威特赶在他关门前说,“明天记得给费利维教授和霍琦教授补假条。”

爬上床后半晌也没得到回应,斯威特气得用被子捂住头,抱怨的说:“他到底听没听到?”

迷蒙间斯威特好像听见一句谢谢,咂咂嘴“嗯”了一声,翻个身进入梦乡。

安德鲁坐在床边,神色不定的注视黑湖,过了一夜。

至于被梦里黑影追了整晚的斯威特?

喜提自家监护人一个t。

在斯内普略带嫌弃的眼神下,斯威特说了句他听不懂的话:“庆幸我不是是爆破鬼才。”

——否则我连t都拿不到。

本周魔药等级+0

“法内,你说我能跑到院长办公室开小灶么?”草药课上,穿过众斯莱特林来,来到拉文克劳边上的斯威特询问法内。

法内好不容易将手从萄树幼苗张牙舞爪的藤下挣脱出来,盯住被藤蔓裹紧的龙皮手套苦大仇深,听到这个没好气地说:“你更应该考虑魔法史还能不能抄我作业。”

斯威特耸肩帮他将龙皮手套拿了出来,法内用水蓝色的大眼睛瞪他,黑发男孩儿咂咂嘴逃回自己的位置。

植物系亲和怪我咯,哪个龙的传人没这天赋?

估计是它从远亲那知道了法内老爱偷摘葡萄的事,看看室友这盆就挺害羞,不就剪个枝丫有啥好哆嗦的。

斯威特伸手逗弄面前那盆将主干缩进泥土,探出藤条晃动的幼苗,不禁开始瞎想斯普劳特教授口中,果汁用于制作大多数糖果的魔法界葡萄会不会比普通葡萄更甜。

斯普劳特教授仿佛福至心灵:“如果你们在也在碰到萄树,建议不要去采摘,因为成熟的萄树藤蔓会长出小刺,在触碰后会令你的皮肤红肿发痒,而且萄树果在经过处理之前及其苦涩。”

黑发男孩一个用力,将藤条戳进了泥里。

他的那盆也开始哆嗦起来。

等他抱着一肚子莫名火气踏进图书馆,麻木的与平斯夫人头顶的蓝色巫师帽隔桌相望,才反应过来自己忘了什么。

平斯夫人(npc版)平静的翻动着手中被卡牌填满的书页,几本没有名字的书本摆件从一个书架飘向另一个书架。

斯威特本着来都来了的心思,递出了一张通行证。平斯夫人抬头,黑发男孩总觉得她眼里全是“你要是不说递我通行证要干嘛我就把你赶出去”。

“复制一张emmm”

平斯夫人原本平静的眼中布满谴责。

“77张全能复制?”

点头。

“我去,感情是智能npc好好好别骂我我知道你在骂我,让我想想”

斯威特压下关于发现npc还能交流的惊喜——虽然好像不会说话的样子——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二次完整打开卡包。

毕竟通常只需意识交流某一张卡就能用。

他翻完所有卡牌过后,手指停留在某张咒语卡的虚影上,递出通行证的动作顿住,“我有一个问题,召唤卡能召唤出宠物么,我的意思是听话的那种。”

平斯夫人翻书的动作停了下来,斯威特再次听到与分院帽卡顿时如出一辙的死机声。

图书管理员将那本“咒语大全”放下,伸手指了指男孩手中的通行证,又指了指自己面前的书。

“你的意思是我用通行证复制召唤出来的神奇动物可以,而我直接召唤不行?”

点头。

时隔多年,他终于再次有了信仰之跃阴阳两界的感觉:“那我复制灵猫!”

抱歉崽们只有猫猫能陪在阿爸身边,虽然它也是神奇动物但毕竟看起来无害(大概)。

他打量手中新鲜出炉的实体灵猫卡——牌面带有银色边框,牌背刻有不知名咒文,角落还有一个x。

确切来讲应该是古罗马数字10。

平复下激动心情的斯威特这才反应过来猪厂怎么可能这么好心,那个x估计就是什么隐藏设定。

“10指的是可分解数量?摇头那不是使用期限?点头摇头对了一半存在期限?”

“年y啊10年,10年过后呢?消失?变成别的?失去失去本身能力变成普通猫猫?”

点头。

“也还行吧,我就只需要它日常帮我送个信什么的,大不了回头买只猫头鹰也行,”斯威特无所谓的取出魔杖,“卧槽我好像忘了什么!”

被大猫亲昵蹭着胸口的斯威特,看着那双愉悦眯起的蓝色大眼睛,生无可恋。

斯威特无视脚边乖巧盘坐的大猫,踏出图书馆的表情视死如归。

“斯威特?”走到图书馆上一个拐角处的法内和同院同学道别,先是和黑发男孩打了声招呼,下一秒就看到正在好友脚边蹭腿的小黑猫,他迅速将猫猫抱起挠了挠下巴,惊喜地问:“嘿!她是哪儿来的?”

“她?”斯威特看了眼黑猫,再猛地一回头,法内专注撸猫,“对啊,她可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哦不!她好像更想让你抱,你从哪儿找到她的,我从来没在霍格沃茨见过她。”

麻木的斯威特麻木地接过猫,麻木地抚摸猫头,新鲜灵猫眯着眼蹭着他的胸口,斯威特张嘴编了个一听就很敷衍的借口,“我邮购的。”

他早该知道猪厂简介不能完全代入现实,什么叫尽信书不如无书,决定回头就把《神奇动物》倒背如流。

法内凑过来抓住灵猫肉垫,“看在她这么亲近你的份上。我们的行程得有些变动,她可不能跟着我们去图书馆。她还是幼猫吧?我得去查查她能吃些什么,她叫什么名字?”

被迫跟在法内身边当一个自走猫爬架的斯威特,恍惚间好像听到有人问他id取什么,脑子比嘴快:“斯威特。”

“什么?嗷——”埋头撸猫的法内用脑门和斯威特撞了个实打实,后者吃痛下意识伸手捂住脸颊。灵猫动作灵敏地跳到地上,朝法内哈气,斯威特眼见灵猫有变大的趋势赶紧上手抱起。

揉着额角的法内没注意到这个,“她凶我,就因为我把你撞了?哦,真是个可爱的小甜心,不是叫你斯威特。”

“她叫赫尔米,”她叫猪厂の猫。

但赫尔米名不副实,她跟个普通幼猫一样喜欢磨爪子玩玩具,特别是捆绑帷幔的流苏系带。

“赫尔米——把它给我,”再次失去光源的斯威特叹气伸手,小黑猫叼着系带跳上床,蹲坐在被合上的《神奇动物》上面将嘴里的“礼物”放下。

下床捆绑好帷幔的斯威特严肃地看着她,赫尔米歪头:“喵呜——”

奶声奶气。

“好吧好吧,你赢了,”斯威特举起双手做投降状。

赫尔米奶声奶气的喵了一声跳下床,长长的尾巴还勾了主人手臂一下。

斯威特拿起《神奇动物》,动作由靠变成趴,幽幽的叹了口气。

我还能怎么办,难不成我把她塞回去?猪厂到处都是坑复制卡牌送不回就绝绝子,真就一次性物品了是呗?

心底把评分已经掉到0的阿兹卡班又扣了一分。

“荧光闪烁——”

就当练级了,又一次被晃到眼的斯威特苦中作乐。

赫尔米拨弄着再次成功扯下来的流苏系带歪头,有些奇怪主人为什么不再喊她,伸出指甲挂在帷幔上,斯威特头将手里的书翻了个页。

“嘭——”

“赫尔米!”

“该死的我的上帝!”

“赫尔米快变回去!”

“喵呜?”

奶声奶气。

“赫尔米想让你抱她,”法内第n次抱抱被正专注蹭腿的蓝眼黑猫拒绝后,委屈地说:“她还是个小姑娘,你该宠着她点。”

“得了吧,的确是个小姑娘,甚至该分到格兰芬多和那群——哦!(斯威特蹲下,眼疾手快朝那颗撞过来的不明物体丢了个统统石化,加了层buff的不明飞行物撞进了附近的树干里,斯威特定睛一看)乔治看好你的游走球!”

“我是弗雷德他才是乔治!嘿兄弟你对它做了什么,它好像回不来了!”

“和那群好动的狮子呆在一块儿——梅林的臭袜子,弗雷德管好你弟弟!你能想到么,她扯着——够了乔治·韦斯莱、弗雷德·韦斯莱,在这么下去你们明年加入魁地奇校队的礼物就没了!”

“噗嗤——”趁乱抱起赫尔米躲到一旁以免殃及池鱼的法内捂嘴偷笑。

“嘿,小甜饼说明年会给我们礼物?”

“他还说我们会加入校队!”

“太好了弗雷德,虽然不明白他怎么分清我们两个的,”

“但我觉得应该给他一点热情的回报?”

“好主意,兄弟。”

“该死的,法内我刚才说到哪儿了?哦!你能想象到她扯着帷幔居然把床给——韦——斯——莱!放我下去!!!”

法内抱着赫尔米在黑湖边盘坐,目送被双子夹带低空飞行的斯威特远去,左手轻轻挠着幼猫下巴,右手抓住肉垫,好奇地问:“乖女孩儿,你做了什么?”

赫尔米眯起猫眼:“喵呜——”

奶声奶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