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 3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锐林视线在他们脸上扫过, 又笑眯眯地接着道:“我和萧妙玲认识好些年了呢,我叫李锐林,不知道孙同志有没有听过我的名字?”

孙浩像是很平静的看了他一眼, 语气淡淡道:“没听过。”

萧妙玲心下不安,不想和他多说什么,直接道:“李主任,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哎, 别走啊。上次说请你吃饭就没吃成,这次怎么着也给个面子啊,毕竟老朋友了。孙同志, 你说是不是?”

萧妙玲道:“孩子还在家里呢, 下次吧。”

孙浩看了她一眼, 他们出来前就嘱咐了孩子,让他们自己去食堂吃。

他将视线转向李锐林身上, “李主任,我们还有事, 吃饭下次吧。”

李锐林看着他们,忽地叹了口气:“看来萧同志没把我当朋友啊!来过城里这么多次,从来没想着来看看我, 反而那谁……”

他装作一副想不起来的模样, 表情看着很是苦恼。

“叫什么来着妙玲, 你经常来城里见得那个男人,是我们以前的老同学吧,叫啥来着, 时间太久我都忘记了。”

萧妙玲脸色一变,勉强道:“你认错人了吧,李主任。我哪有经常来城里见什么男人, 我也不知道你说的是谁。”

李锐林没接她的话,恍然大悟似的一拍脑门。“我想起来了,那人是叫孔进安吧?你不认识?那可是我们的老同学呀,你原来不是和他走得挺近么,我可是记得你下乡前还去找过他呢……”

萧妙玲看着李锐林不安好心的嘴脸,恨不得把他的脸抓花,忍着情绪道:“你说孔进安啊,我当然知道,老同学嘛。不过李主任你说我经常来城里见他,我可不敢认,你可别瞎说!”

她不信他有什么证据,萧妙玲稳住心神。

李锐林连忙喊冤,“我就随口一说,可能认错人了,妙玲你别生气啊,我不说就是了。”

萧妙玲松了口气,立马道:“李主任,麻烦你说话注意点,我可是有家室的人,你这样是污蔑!还有,咱们虽然认识的很早,但并不怎么熟,请你喊我全名,或者叫我萧同志!”

“行行行,萧同志就萧同志……”李锐林好声好气的,笑呵呵的,像是一点不在意她的嫌弃。

在一边沉默了很久的孙浩道:“李主任,凡事都要将证据,话是不能乱说的。”

然后拧着眉问萧妙玲:“还走不走?”

萧妙玲看了他一眼,虽然不高兴他的态度但到底是有点心虚。“走吧。”

李锐林看他们两人招呼都没跟他打就走了,脸上的笑容收敛起来,看着他们的背影冷哼了一声,他就不信她男人不介意。

……

萧妙玲和孙浩两人一路上谁都没说话,等到了家,孙浩打发儿子出去玩。

萧妙玲心里忐忑,绷着脸道:“好好的让他们出去玩干嘛,等下回来又弄得一身脏……”

孙浩道:“我有话问你,不想让孩子知道。”

萧妙玲一顿,皱着眉头道:“问啥啊,你不会是听那李锐林瞎说,当真了吧?”

她提高音量继续道:“你别听他瞎说,我跟他压根不熟,他就是没安好心!你别傻不拉几的被他骗了!”

孙浩看她一副色厉内荏的模样,淡淡道:“我跟那个李主任是不认识,但是……”

孙浩看着她,一字一句道:“我们夫妻多年,我很了解你。”

他当然不至于听信一个陌生人的话就怀疑自己的媳妇,他没傻到看不出来那人没安好心。刚才他虽没说什么话,但他一直在观察她的表情。

越观察,孙浩心就越沉,她确实是有事瞒着他……

“你想说什么?”

“那个孔进安……”孙浩看着她的脸,不放过她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你和他是什么关系,有没有在城里见过面?”

萧妙玲:“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就是老同学。之前在城里碰见过两回,没什么联系。”

“就只是老同学?”孙浩缓缓问道。

萧妙玲不耐烦了,质问道:“孙浩,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在怀疑我?”

孙浩道:“我什么意思?我能有什么意思?刚刚那个李主任说的话什么意思,你知不知道?”

“我都说了,我和孔进安什么事情都没有,那李锐林他就是个小人,没安好心!”

“但是你心虚了。”

孙浩淡淡道。“你心虚什么?”

萧妙玲接连被他质问,心里很不舒服。她索性就直说了。“是,我和孔进安不只是老同学,要是我家里没出事,我没下乡,可能我就和他结婚了。”

“你现在知道了,你想怎么样?”萧妙玲脸色不好。

“那都是以前的事了,人家早就成家了,我也早就嫁给你了。我们现在就是老同学老朋友,你追根究底的有什么意思!”

如果不是她家里出事,她怎么可能嫁给他这样粗鲁没文化的人!她就是见了孔进安又怎么样,她又没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

萧妙玲觉得自己没什么错。

孙浩听完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他知道,她嫁给他是迫不得已,要不是他算有几分本事能护着她,她不会嫁给自己。

他想,总有一天,他能把她的心捂热。

这么多年过去,她心里还是没有他的位置……

“是没什么意思。”孙浩说完便转身离开。

萧妙玲愣了下,“你这是什么意思?”

看着孙浩就快走出家门,她气得把手边的搪瓷杯子扔向他,“你给我回来说清楚!”

孙浩停下脚步:“我还有事,晚上再说吧。”

他现在心里憋屈的很,不想面对她。

孙小强玩累了,带着弟弟蹦蹦跳跳的回到家里。看着地上的搪瓷杯,他边捡起来一边道:“妈,爸喝水的杯子咋在地上啊?”

没人回答,孙小强拿着杯子到厨房,指挥弟弟舀水,把杯子上的脏东西洗掉,然后捧着新杯子进屋。

“妈,你在家啊?”孙小强看了他妈一眼,疑惑问道。

萧妙玲嗯了一声,然后就回了房间。看着关上的房门,孙小强挠了挠头。

“哥,妈又咋啦?”

“我哪知道!”孙小强道:“走走走,咱们去屋里玩。”



叶家,范凯过来蹭饭。

“哎,我刚过来碰见孙营和他媳妇了……”范凯突然神秘兮兮道。

叶卫东在给闺女扎头发,懒懒道:“有话就说,磨磨唧唧的。”

人家就在他家隔壁,遇到就遇到了,有什么稀奇的。

范凯一噎,没好气道:“你急什么?”

顿了顿,他压低声音道:“他们俩口子好像吵架了,我看两人脸色都不大好,离得也远远的。”

叶卫东看了他一眼,眼神耐人寻味。范凯被他看的有点发毛,将胖胖抱进怀里,看着他:“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叶卫东不急不缓的收回视线,淡淡道:“我没想到你现在这么八卦。”

范凯:“……”

“你这话说的,我不就是有点好奇么。谁不知道孙营脾气好,对媳妇也好。你是没看到他们俩那氛围,绝对是有矛盾了!”

一看他们那样,范凯招呼都不敢打了。

“哦。”

怀里的胖胖被他抱得不大舒服,在他怀里扭来扭去,范凯连忙把他放下来,看着他迈着小短腿晃晃悠悠的走了。

范凯这才转过头,“你这反应能不能大一点。”搞得他跟没见过世面似的……

叶卫东不大想理他,脸上半笑不笑的,“你说我该有什么反应?”

范凯被问住了,想了想,他好像是有点闲得慌。咳了两声,语气轻快道:“算了算了,不提这茬了。”

他视线下移,看着他怀里乖乖巧巧的嘟嘟,有点手痒。

“你这头发扎的不行啊,”他蠢蠢欲动,“要不我来吧!”

叶卫东闻言掀起眼皮看他一眼,凉凉道:“我不行你行?”

范凯:“……”好吧,失策,男人不能说不行。

但是,他这反问的语气也让范凯不大服气,“没试你怎么知道我不行?行不行的,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简瑶:“……”

一过来就听到他们在说什么行不行的,她表情微妙的看了他们一眼。

她轻轻咳了下,好奇问道:“你们在聊什么呢?”

别见外,让她也听一听啊!

叶卫东解释道:“他想给嘟嘟扎头发,我觉得他不行,在这不服气呢。”

简瑶:“……”

看了眼嘟嘟的脑袋,扎的松松垮垮的辫子,高度还不太一样,

真的是全靠她闺女的颜值撑着。

她也有点看不下去了,好意思说人家不行,他也没好到哪里去好吗?

“我看你也强不到哪里去,走开走开,让我来。”简瑶将叶卫东赶到一边。

叶卫东摸摸鼻子,他这不是害怕扯到闺女吗?默默将梳子递给她,看着她把自己扎了半天的辫子解开,利落的给嘟嘟编了个好看的辫子。

简瑶给嘟嘟理了理刘海,摸了下她软乎乎的脸蛋。“好啦!”

范凯在一旁看着,啧啧道:“瞧瞧,这才是真的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