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24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顾老爷子很感谢简瑶。

简同志是个好人啊。他孙子吃了太多苦,遇到太多不好的人,他一直很担心他的心性受到影响。

是简同志的出现,给了他孙子温暖。

让他相信,这世间,还是有好人的。

叶同志也是一个优秀的人,有他们在,顾老爷子不担心孙子会走上歪路。

简瑶和叶卫东走到巷子口,看见一群孩子围着车子。

简瑶一看,这不巧了么。

“干嘛呢你们。”

马红军回头,看到简瑶瞪大了眼睛。“你你你……怎么在这里?”

简瑶哼了一声,学他说话。“我我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叶卫东眼里闪过笑意。

“……”马红军气道,“你干嘛学我说话!”

马红军自以为不着痕迹的瞥了眼她身边的叶卫东,这车就是这个人的吧。

叶卫东看了他一眼,马红军受到惊吓般立刻收回了视线。

“怎么,不能学啊?”

马红军敢怒不敢言,说了一句:“你不会是来看狗……顾钧的吧?”

这一片都是他都的地盘,他从来没这这里见到过他们。

“知道还问?”简瑶淡淡道:“下次再看到你们欺负人,我就对你们不客气了。看到我身边的人没有?”

简瑶指了指叶卫东,“真动起手来,他一巴掌能把你拍死。”

叶卫东:……

马红军白着脸,强撑着:“吓,吓唬谁呢?人民解放军还敢动手打人不成?”

简瑶面不改色道:“你安安分分的,自然不会动手打人。你要是欺负人,那叫见义勇为,懂不懂?”

马红军身边那群小弟没他胆子大,立马点头。“懂懂懂,我们不欺负人了!”

“行了,让开,我们得走了。”

估摸着他们应该会收敛一点,简瑶不想和这群小屁孩浪费时间了。

刚收了顾家的东西,想起他们窘迫的家境。简瑶又买了点细粮送到顾家,给他们改善一下生活。

马红军见简瑶去而复返,远远瞧了下。看见顾钧拿着袋东西回来,目光从上面略过。

顾钧皱眉,冷冷看他一眼。

马红军不由冷哼,到底不敢上手抢他的东西了。

车上。

叶卫东好笑道:“谁跟你说,我一巴掌能把人拍死?”

简瑶向他解释道:“这可不是我说的,是你外甥女二丫说的。她那过继来的弟弟狗蛋欺负她们,她吓唬人家,说自己小舅舅特别厉害,一巴掌能把人拍死,吓得狗蛋都不敢欺负她了。”

叶卫东扬了下眉,笑道:“没想到二丫心里我这么厉害。”

“可不,人家可崇拜你了。”

叶卫东眉梢一挑,问她:“那你呢?”

简瑶失笑,歪着脑袋看着他,拖着尾音道。“我啊,当然也崇拜叶营长啦。”

叶卫东眉眼舒展,心情十分愉悦。

到了家,简瑶把顾老爷子给的木盒放到房间。

叶卫东道:“顾老爷子是个好人,做过很多善事,只是成分不好,加上这世道……受了不少苦。”

说着他看了眼简瑶,询问道:“能帮我们就帮一下,东西我们先替他保管着,到时候再还给他们?”

“好。”

简瑶也是这么想的。

“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叶卫东注视着简瑶,一字一句道。

简瑶看着他认真的神情,弯起了嘴角:“好。”



范凯将包裹递给叶卫东,“喏,东西到了。”

叶卫东接过来,“谢了。”

包裹里是简瑶想要的那套资料书。这套丛书是十多年前出版的,现在很难找到。要不是范凯的姑姑是出版社的,有点人脉,还真找不齐。

简瑶看到叶卫东把她要的书带了回来,很是高兴。

“给简东来那家伙找点事情做,别荒废了学业。”

叶卫东:“你想东来上工农兵大学吗?”

简瑶摇头,看了他一眼。“工农兵大学靠的是推荐,又不是学识。只是我觉得多学点知识总是好的,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用上了。”

叶卫东:“你说得对。”

叶卫东当兵前也是读过书的,在部队他还去军校进修过。有文化和没文化,起点确实是不一样的。

简瑶直接将书寄给了简东来,还特意给他打了个电话,让他上工也不要荒废学业,有时间多看看书,多学点知识开阔眼界,另外让他不要把书拿出去看,让别人知道了。

简东来很听简瑶的话,他也挺喜欢看书的。下了工,没事就躲屋里看书,就当打发时间了。

简母知道闺女给儿子寄的书,心里一动,觉得闺女这是要给儿子找工作了。她可知道,好多厂招人都是要考试的。让他多读点书学点东西,进厂的机会更大。

不然这书不能吃不能喝的,寄回来干啥,还浪费钱。

简母越想越是这么回事,还嘱咐简东来听他姐的话,好好看书。



叶大姐很久没回叶家了,她娘不在,她跟大嫂关系也不怎么样。

她在曹家的日子也不好过。

婆婆不待见她,丈夫怨她,过继来的儿子也是个不省心的,养不熟的白眼狼。

叶大姐是想要儿子,但她不想养别人家的儿子。要不是怕丈夫跟她离婚,她说啥也不会同意过继二房的孩子。

也因为这,叶大姐对自己闺女都好了很多。只不过闺女对她,却不像以前那样了。

以前她再怎么打骂她们,她们虽然有点怕她,心里还是有她这个娘的。那时候叶大姐还嫌她们没出息,打一顿过一会儿就不记得了,还敢往她身前凑。

现在别说凑上来,话都不怎么跟她说了。大丫二丫对她冷冷淡淡的,三丫还有点怕她,不让她靠近。

叶大姐本想着对闺女好点,谁知道闺女不需要她了。

闺女比她有出息,她们把舅舅搬出来,别说吓得狗蛋不敢欺负她们,就连她婆婆都消停了。

叶大姐一方面觉得挺解气的,一方面又觉得自己挺没用的。

不知道自己咋把日子过成这样。

大丫将衣服晒好,看了眼两个妹妹。从屋里拿出梳子和发绳。

“过来,姐给你们梳头。”

大丫给她们把头发梳顺,然后编上辫子,绑上好看的头绳。

二丫摸了摸辫子上绑着的的蝴蝶结,开心道:“真好看!姐,你的手真巧。”

她就编不出来这么好看的辫子。

大丫抿了下唇,给三丫梳了个一样的头。

三丫也摸了下头发,咧嘴笑了,小声道:“好看!”

大丫抿唇笑了,道:“我也是跟小舅妈学的。”

这头绳也是小舅妈送的。

想起小舅妈,大丫照顾她们过来。“我们复习一下昨天学习的生字。”

她可是答应了小舅妈,要好好学习,还要教妹妹的。

曹母从屋里出来,看着几个丫头片子蹲地上用树枝练习写字,忍不住道:“闲的没事干啊,丫头片子认啥字,也不瞅瞅自己配不配……”

叶大姐本来在一旁静静看着这一幕,听到这话,顿时不舒服了。“咋地,我闺女不配,你这个丫头片子配啊!”

曹母顿时气不顺了,这还是第一次被儿媳妇这样冲撞,抬起手颤抖的指着她:“反了!反了!”

叶大姐默默翻了个白眼,对,她就是反了!她早就受不了这个老太婆了。

这些日子,她算是明白过来了。之前她就是脑子有病,对她比自己亲妈还恭敬,结果天天被骂,骂的她骨头都软了。

这个老太婆就是个欺软怕硬的。

“我闺女干啥你少给我叽叽歪歪,我就是送她们去读书,也不干你的事!”

大丫一顿,看了她妈一眼。

叶大姐不是嘴上说说,她是真的有这个想法。

她男人多少对她有点感情,没打算跟她离婚。就是跟她离婚,家里这条件,他也找不着愿意嫁过来的,而且狗蛋也过继过来了,香火断不了。

那老太婆也只是嘴上说说,她要真离婚,她比谁都急。不就是看她弟出息,想扒着谋好处。

嘴上说她生不出儿子,她真生了儿子,她也不见得多喜欢。那老太婆又不缺孙子,又不待见她,哪里会稀罕她肚子里出来的孙子。

叶大姐想明白了,别人靠不住,她以后还是得靠自己闺女。

她看得出来,大丫是个喜欢学习的,估摸着是像她小舅。

自己学都能认识这么多字,真送进学校读几年,不说多,拿个初中毕业证也好。

娘家对大丫她们都挺照顾的,就是跟她不对付的弟媳都对她闺女挺好的。

闺女到时候有她舅家帮衬着,日子肯定差不了。

“还送她们读书,你想得美!我不同意,送也是送老曹家的孙子去读书,小丫头片子想啥呢。”曹母语气很不好,“别以为你有个好弟弟,尾巴就能翘起来了。你可是老曹家的媳妇,不是叶家的!”

“说到读书,狗蛋也到年纪了。”曹母自顾自说着。“等老大回来,跟他提一提,送狗蛋去上学。狗蛋这么聪明,肯定能考个大学生回来。”

叶大姐没忍住嗤笑了一声。

“还大学生,你老曹家冒青烟了都不一定能行。”

想啥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