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陆 > 第六十章 遛狗

我的书架

第六十章 遛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对不住,家中有事,今日更新晚了)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放在整个太青、整个北域、整个天泽大陆一样适合。

齐己、李谨言、丰妙珠三位主修衔脉的“气宗”修士和姜有,秦地鸣两位主修衔脉御物的“剑宗”修士,都不敢自称太青衔脉期第一人。

可当下现存的七位溶血境中的六位溶血境武者,都认归逢臻为太青溶血境第一人。

皆因百余年前,钟雀楼闹鬼一事,门庭奚落的岫沟归逢臻,在那时还是衔脉期修为的梁君都毫无办法的情况下,以稗官决杀招制服鬼物,收为己用。

所以与其说梁君是盯梢归逢臻,不如说是监视那位早已与归逢臻融为一体的鬼物。

前几天奎登台向归逢臻索要稗官决上册抄本,只说拳招,已在一天两夜内便被柳鱼趣悉数掌握,上次许密和黄鸣在祖山下遇上携有云盘的归逢臻,正是在溪林里亲手教习完柳鱼趣归来的路上。

即便如此,柳鱼趣迸发全身气势后,照葫芦画瓢,能发挥出稗官决上册的三成威力。

已然不容小嘘。

而在太青的溶血境武者,今日除了许密悉数前来,就是为了目睹归逢臻自困百年后的正名之时。

稗官决,我等人族亦能修习,我归逢臻,不是足窍魔族奸细。

囊中羞涩的牛永心潮涌动,笑着对前面的仙子白首锦说道:“今日需为归老前辈豪饮七碗。”

白首锦回过头来,“牛哥坐庄?”

“尽管叫人!”牛永哈哈大笑后,又轻声对白首锦说道:“只是需要仙子先垫付酒钱了。”

白首锦所在的四里海,盛产各色蝶种锦鲤,是各大山头仙池里不可或缺的神仙鱼,吞水吐雾,雾气颜色各异,所以销路极好,买多赠多,偶尔还送十余斤四里海的底沙,所以白首锦不是个差钱的主儿,只是女子生意都是精打细算,不会让主动提及饮酒一事的牛永钻了空档,这才问道:“好说,只是牛哥不会让小女子事后追要酒账即可。”

“好说,说来惭愧,今日在卓老弟那边押了个庄,把昨日当场记的宗门赏钱都押上了。”

“哦?押的哪座山头上的弟子?”

“记处黄鸣,去年刚入内门。”

“对手是谁?”

“嘿嘿,不清楚,我都不晓得这黄鸣今日号牌,万一到天黑才打,岂不是影响我们几个饮酒的兴致?”

“就对这黄鸣这么有信心?”

“昨日里,差点一打三。你说厉害不厉害?”牛永一想到能在沽庙地界与归前辈推杯换盏,便抿了抿嘴,“还叫谁?”

白首锦想了想,“许老哥?”

牛永摇了摇头,“许老哥作陪的话,就得去祖山草迹亭,怕在贾老祖面前,喝不痛快。”

“嘿嘿,谁说我只能留在祖山了?”身后闪出许密身影,“只要是归老哥带着我,我还能去那钟雀楼,都是小李门主默许的。”

“许大哥!”

“许兄。”

许密绕到二人前面,搓手笑道:“今日可要不醉不归,猛灌归老儿,这老家伙今日又要收徒啦。”

白家姑娘心里明亮,“是那柳鱼趣?可为什么要说又呢?”

许密大笑着拍了拍牛永肩膀:“牛老弟啊,多买些吃食,不妨的!要二十斤上好的小脚娘子酿,食肉林产的上好血食和酱牛肉,别不舍的花钱啊,你下重注押的那个差点一打三的黄鸣,同样是老归的弟子之一,也是我许密的开山即关门弟子!”

牛永哈哈大笑:“怪不得有如此能耐,观此子心像,按部就班修习百年,成就必在你我之上!怪不得昨日里少年会有那麻绳,我早该想到的!”

在简单掩埋柳鱼趣踢踏的石坑后,比试继续。

隋宜啧啧叹道:“这从天而降如水鹰扑鱼般的技法,我可没有信心在第一次遇上时躲过,戚灿师姐输得不冤。”黄师弟,你有信心躲过或硬抗这一击吗?”

身旁年轻女修看着隋宜,笑称师兄你太谦虚了。

隋宜一摇袖子,继续发问道:“黄师弟,你有信心躲过或硬抗这一击吗?”

黄鸣笑着摇了摇头。

两场过后,那位容颜如出水芙蓉的李芯上得台去,众男弟子纷纷押注李芯,份额不大,却极为踊跃。

只是一会的功夫,众人就觉得押的少了。这位身处书籍的妙龄女子,仅仅一招便压制了对面的那位来自食肉林的查强。

毒蛇绕颈,不认输还要等死?

袖中蹿出一条比昨日添香稍小一号的竹叶青毒蛇,除了腹部泛白泛黄外,通体青绿,自李吉格口中那句“开始”发声后,直扑查强而去。

创下了今日比试时间之最。

坐地分赃的卓拙一个眼神,比赛便又以修葺场地为由搁置了片刻。

齐己依旧不以为意,只是心心念念归逢臻早上提及之事。

齐己照办了,笑称这还不是老兄你一句话的事?举手之劳。虽然早上交流不多,可齐己依然感受到归逢臻依然没有了前些年的那种衰老气息,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老而弥坚的厚重感觉。

不是归逢臻不擅收徒教徒,而是归老哥出脚毒辣,断手断脚都算稀松小事,所以一直以来没人坚持下来罢了。

既然祖山正式允许归老随意走动,那以后遇上些小事,便可让归老哥还上这个微不足道的人情。

反正都是顺手为之的事,自己不乐意办,亦可交由弟子们。

不温不火地又打了一场之后,苏雨娘瞅了一眼手簿册,喊了一声:“四十九号、五十号上前。”

黄鸣与隋宜口称去了,隋宜笑着点了点头,只不过看到对面上台的大师兄,又苦笑着摇了摇头。

黄鸣和毕伯宫同时上台。

黄鸣也在上台之时,知晓了归逢臻的意思,原来这齐己果真能够操纵蜡丸的投掷取向。

双方遥遥抱拳,越走越近,两人神色均平淡。

一位是东剑阁年纪最大的开窍期弟子,一百一十余岁高龄,模样似过不惑,五气窍底子,一把银鞘剑驾驭的出神入化,看着郭燎从师弟变成了小师叔,再到死。

另一位是去年新晋弟子,一体一气两窍,老天眷顾,所开气窍,是那金贵的蜃属眼窍,从两次皆输的比试来看,似乎又有新窍孕育。

二人距离已不过七步。

李吉格和卓拙同时大喊。

“开始!”

“锁庄!”

毕伯宫后撤一大步,双手娴熟掐诀,腰间两尺长短的银鞘剑如领法旨,蹿囊而出,以螺旋姿态,向黄鸣直扎而去。

“来得好!”黄鸣不退反进,单手撩起木棍一头便向银鞘剑砸去,之前两次遭到暗算,却根本不晓得这剑的斤两,黄鸣暗裹气势,木棍两头都有镶嵌颇重的铜环,所以后发先至,去的又沉又疾。

毕伯宫冷哼一声,右手食指中指往上提起半寸,银鞘剑便不再是螺旋状态,而是自下而上迎上那裹有气势的木棍。

先是叮地一声,银鞘剑接触木棍的一侧剑锋所裹蜜蜡被木棍铜环震碎些许,毕伯宫眉头一皱,这能是一个一窍武者的气势?

眼看剑锋被压,毕伯宫身形再次一撤,法印结为双手食指中指弯曲模样,银鞘剑后撤三尺后,再次以螺旋状刺向黄鸣。

黄鸣倒也机敏,前方棍头触地后借势往后一跳,手腕一挑后再次击飞银鞘剑,飞剑被挑至上空,黄鸣眼睛一眯,正被刺眼阳光照到,毕伯宫看在眼中,顿时心头一喜,不再双手结印,而是以单手上托至头顶,猛然间一按而下。

飞剑再次以昨日雾中那种匪夷所思的速度,俯冲而下。

却不知晓已中了黄鸣之计。

这一年以来,归逢臻多次借钟雀楼的破败瓦洞射下来的阳光来对黄鸣施以毒手,也就多亏许密半敛眼皮的独门技法,才逐渐打破了归逢臻屡试不爽的借光踢击。

见飞剑一扎而下,黄鸣觉得时机到了!

半后仰的身躯就在瞬息间变为了一种往前冲刺的身姿,双手自然下垂,棍头都不要了,无声无息,一息两丈。正是许密教习黄鸣躲避归逢臻踢击的常态“跑桩”。

跑得快才能让老归踢不到,起码是早晚有一天踢不到。正是小师傅许密说的。

飞剑自然没有扎中黄鸣,本来按照黄鸣的估计,这飞剑以如此快的速度扎下,又如此锋利,定会在短时间内难以拔出,正是近身胖揍毕伯宫的大好时机,可黄鸣还是小瞧了这位年纪足够大的半步天才,飞剑不但没有扎到地下,甚是连地皮都未曾碰到就折出了一个美妙弧度,追击黄鸣!

而毕伯宫也不是隋宜,竟是可以在跑动中继续掐诀御剑,大大增加了黄鸣的追击难度。二人距离虽然越拉越近,可身后的飞剑却也咬在黄鸣呼吸之间了。

追不上!

黄鸣果断放弃追击毕伯宫,一个横跳上了身旁的歪脖子树,银鞘剑紧随其后,毕伯宫单手横推,两丈以上的树干被没了蜜蜡的银鞘剑一剑削下。黄鸣借着树干落下的空档遮蔽身形继续追击毕伯宫,毕伯宫左手御剑,右手大吼一声:“起!”

身下出现连片荆棘,高约一丈,以毕伯宫为中心,形成了一个足有五六丈的扇状的保护圈。

李吉格看了一眼苏雨娘,心声言语道:“这符不合规矩。”

“怎么就不合规矩了?”苏雨娘白了李吉格一眼,“是昨日宓儿与伯宫做得一手交易...由于此次更改规则,我便刻意将此符压制在了黄纸之上,连夜给宓儿绘就的.一张昨日用过了,而另一张,便是这张了,不曾想都用在了黄师侄身上。”

李吉格便不说什么了。看着在荆棘圈外拼命躲避飞剑的黄鸣,轻叹一口气。讲道理这黄鸣以两窍底子坚持至此,殊为不易,尤其是心性和手段,及在春丘极为有利的眼窍,晋级下一轮很有希望,可如今看来,除非能越过这铁荆棘,否则只能止步于此了。

剑光一闪,黄鸣脸颊溢出血珠,发髻一乱,被削去了一小撮头发。而对面,随着黄鸣位置的挪动,毕伯宫也不断在调整自己的位置,正如修士们常挂在嘴边的情形如出一辙。

修士打武者,如遛野狗。

黄鸣心思急转,要不要启动心窍,运起小踏空决学那柳鱼趣,模拟归逢臻从未亲传过自己的稗官决。可如此一来,不说远走别处大陆的梁君,心思同样缜密的李谨言就会刻意针对自己,弄不好自己便会是下一个归逢臻。

在祖山一百四十余载不得脱困,可归逢臻是真无足窍,自己可是如假包换的足窍持有者。

黄鸣想好后笑了,可是在场所有人看来,一张黢黑的普通面容下,竟似乎有些狰狞。

本该是轻狂的少年年纪,一直孤行那隐忍路。

第一日即便裴素红落台,自己亦有机会将已行至台边的隋宜踢下台,到时候与符箓灵珠大量消耗的橘偲,胜负依然有六、四之数。

我六她四。

第二日本可开启血窍空中踢踏返回台中,再将失去灵蛇庇护的李宓打下擂台,机会极大。

一忍再忍,再再忍。

黄鸣高高跃起,拳锋直向银鞘剑剑尖挥去。

飞剑下坠途中割伤黄鸣小臂,亦被裹足气势的黄鸣远远打出。重重摔倒在地的黄鸣吐出一口鲜血后,不省人事。

卓拙起身,并作几步快速跃上擂台。

气势从其左手窍缓缓透入后,黄鸣缓缓醒来。

在苏雨娘宣判结果时,也听到了卓拙的轻轻呢喃。

没事就好。

准大比最后一天一直打到了半夜,黄鸣躺在记处房内,新伤好几处都裹好了绷带,怔怔无言,斜视大弓独中。

心里已默默想好下一步。

仅仅过了一年,黄鸣便成为上届五位中第一个失去内门资格的弟子,期间高晓斌上门送来了一套簇新合身的外门淡绿色外衫,还有半只烤鹅。薛颐同样前来探望过几次,黄鸣笑着说无妨,本就底子浅薄,这一年着内门服饰出入太青,着实惶恐了,既然事已至此,定会坦然面对。

三天后,黄鸣穿着外门浅绿色外衫打扫完记处院落,跑去沽庙领完一份寻常冬酿,老者忙拉过黄鸣,告知董锦一年的酒例已经到了期限,是否继续追加一年?

黄鸣淡淡一笑,说不必了。

等到草迹亭寻觅归逢臻和许密,两人均都不在,黄鸣回到记处,没事便拂尘拍打,规整典籍。

就这样,一旬后的某个深夜,有人推开了黄鸣房门,黄鸣放下手中的净眼术后跳下床来,恭谨弯腰执太青礼,“见过大师傅。”

来人正是一身簇新太青一方门主服饰的归逢臻。

归逢臻坐下来拨弄了一下灯油,抬头问起黄鸣:“你在比试中用了几成力?”

黄鸣心里一咯噔,还是硬着头皮说道:“竭尽全力。”

归逢臻不再与黄鸣对视,而是两指轻轻敲打桌椅,发出咄咄之声,两人互不对视,两两无言。

最终还是归逢臻叹了口气,皱眉看向黄鸣。“当夜我们几位溶血境在钟雀楼饮酒,小卓是其中唯一在场看你打完的一个,他将其中情况讲得尤为详细,当你下坠后更是跑上台去瞧你伤势,可他告诉我,倒地不起的你气机气势皆平稳,本该是你遛着毕伯宫那小子的好局势,外人看来像是他在遛着你打,你甚至都无法近身?”

“弟子惭愧,虽然尤有气力,却实在找不到近身毕伯宫的办法。”黄鸣怕归逢臻不信,又补上一句:“千真万确。”

“罢了,都过去了。”归逢臻起身后,留下了三句话,轻轻掩上房门离去。

“恭送师傅。”黄鸣不敢抬头看向归逢臻,只是杵在原地喊出这么一句。

“毕伯宫驾驭飞剑,旦夕之间便是极限,你再坚持一会,胜负天平自然倾倒。”

“你我二人师徒名分依旧,你能撑得住我五脚,稗官决上册功法依然会传于你。”

“每月你依旧有两旬时日在我岫沟修习,待到明日三竿,你与你柳师妹一同在草迹亭等我,共赴钟雀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