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陆 > 第十二章 少年与蛇弓

我的书架

第十二章 少年与蛇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还是一场雪后的那个明媚清晨,黄走哭丧着脸拿着师傅那里领来的乌黑丹药,在自家门口来回踱步,私下寻思是趁儿子没醒硬塞好呢,还是等他起来后用罢早饭父慈子孝地俩人打一架再说呢?

距离上次往嘴里塞药,已经过去了十年,黄走甚至已有斑白的鬓角,现在和师傅于四站一块,已经显得黄走与于四年纪相仿了。

至于黄旻宇,四岁起开始跟娘亲白润儿读书写字,跟父亲黄走学些掌法和棍法,直至六岁,才被于四叫去他书房,回来后眼神古怪,但什么也不说,黄走亦不多问。

六年转瞬即逝,已是十二岁少年的黄旻宇个子已撺到黄走肩头,黄走推门进去后,黄旻宇已下了床,伸出左手:“拿来吧。”

黄走赶紧将负在身后的右手紧了紧,问道:“拿来什么?”

“药啊,就是你小时候强塞我嘴里的那个。”

黄走不再隐藏,将那墨色丹丸拿出来放在桌上,酝酿半天的措辞一句都没用上,反而让黄走有些气馁。爷俩盯着那盒子没多久,就听黄旻宇开口道:“老于说...”

“胡闹!和你说多少次了,要叫一声师祖的。”

黄旻宇努努嘴,继续说道:“爹,我按照你的说法叫过他好几次师祖了,他说受不得,叫声于管家或者老于就行了。”

黄走也不知道师傅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叹了口气问道:“他老人家说了什么?”

“你老人家说了,我要是把药吞下去,白术舅舅就会将挂在墙上那张蛇弓送我。”

“啊?这可使不得,使不得。那张弓是白家的祖宗物件,给你个孩子,你能用来干嘛?还有你见了白家家主,别一个舅舅长,一个舅舅短的,要叫家主大人,懂了吧?”

“知道啊,可是家主大人每次都笑眯眯的叫我喊他舅舅,我也不好拒绝他的,对吧?”黄旻宇不知道在哪翻出一个苹果,裹袖一顿乱擦后,啃咬了起来,“等我吃完这苹果,你帮我把药塞嘴里去,然后跟我去老于那边邀功,再和老于一块去舅舅那边做个见证,唉,有点忙。”

黄走扶了扶额头,不善言辞的他不知道该怎么教训这小子,照例说妻子白润儿知书达理,温婉贤淑,自己老实巴交,怎么就会生出这么个能言会辩的小机灵鬼?看着苹果几口吃完,问道:“那就开始?”

“别磨磨叽叽了,娘一会还要我中午前回来抄书的。”黄旻宇换了个姿势,躺在了床上,“爹,我这架势如何?”

“你下来坐好就行。”黄走指了指板凳,无奈说道。

孩子老实坐下,黄走也就真不和他客气了,自家孩子还客气什么?

看着黄走手中的药丸缓缓递到自己嘴边,黄旻宇往后缩着脖子大喊:“爹!能不能不生吞啊,大不了那蛇弓,我不要了!哎呀慢点,你真是我亲爹哟,我就觉得那个老于,坑蒙拐骗,什么两石的硬弓,稀松平常的嘛,哎呀爹你咋这么使劲啊,唔唔唔!”

一炷香的功夫,这小子就又笑歪了嘴,苦尽甘来就是这么回事了。擦擦嘴拉着黄走的手就要去找于四,边跑边说:“老黄啊,不是我说你呐,你年纪不小了,虽是个练家子,也不用跟着我跑那么快的,老于家门你认得吧?我先走一步,你慢慢跟过来就是了。”

黄走看着儿子的虎头鞋,点头示意他先走一步,黄旻宇也不跟他客气,随随便便就上了院墙,翻了几个宅子抄近路去于四那了,待看着听着院内的鸡飞狗跳及佣人们的谩骂声远去,黄走就回山上去了。

虽不知师傅要做些什么,教些什么,黄走知道师傅有师傅的道理,儿子的将来成就,会比他这个看门人只高不低。

“老于,药给我轻松吞下了,带我去我舅那里取弓啊。”黄旻宇随意踢开于四的院门,一摇三晃的走了进去。

“说说你咋吞下去的,药刚被你父亲拿过去也就一炷香的功夫。”于四正坐在躺椅上摆弄一杆烟枪,敲敲打打,目无表情,也不看这小祖宗一眼。

黄旻宇吐沫四溅:“还用问,大爷我从我爹手里夺过来的,我爹还担心我直接吞进去会不会噎到,我二话不说就扔进了嘴里,眼都不带眨的。老于你是不知道,我这一吞下去,可把你这一脉单传的徒弟吓坏了,要不是他非要给我检查检查身体,我这会早过来了,快快快,赶紧找白家主子,要那蛇筋弓去。”

于四扔过去一瓶显窍粉,“涂上它,看看有效果了没,没效果还得再吃一颗。”

黄旻宇立马露出原形,“能不能不吃啊?我刚吃完一颗,现在肚子还有点涨。”手上倒也不耽误,熟练地将显窍粉末涂抹在了左手和眼睛之上。

只见原本叉子型的体窍,已变得极为模糊,至于那枚眼中蜃窍,本就不易察觉。于四点点头,继续提醒道:“这几天放题宗的人就来接岗了,你与我上山一起见见我小弟于六,你爹也一直想跟他学画符,这弓把式,不妨也跟他请教请教吧。”

自从黄旻宇打六岁去过书房起,于四就打算让他在弓具这条武道上下苦功夫了,黄旻宇遗传了六小姐的气窍,虽与于四下颚窍穴一样是隐而不发之窍,但眼中开窍的修行者,千不足一,即便是眼部隐窍,也依然是大量山门抢着要的金疙瘩,毕竟眼窍可以学习的法门着实实用,炼丹炼器、阵法堪舆及瞳术幻术都是优先培养眼内含窍的修士。而黄旻宇的左手武窍更是大为诡异,竟是叉字型武窍,由于叉字型武窍完全闭合,经过近几年的各种测试,竟是无法储存气势。

至于黄旻宇的双脚的体气双窍,更是大有玄机,虽生而双窍圆满,但是具体如何利用,于四是一点都没有头绪,索性等回到天泽大陆后,为小主子找一门看上去靠谱点的魔功修炼。

但这并不影响黄旻宇身形矫健、视力惊人、臂力十足。

六岁开始,于四就让小主子想尽一切办法拿走其手中的苹果,不到十岁,黄旻宇就骗于四故意卖了个破绽摘走了早已皱皱巴巴的苹果。在此期间,于四对黄旻宇武窍及气窍的妙用做了详细的解释,并让其涉足拳脚、棍棒、运气、拉弓射箭等多种技法,并多次亲身与黄旻宇教技搏杀,于四的本事,不仅仅在易容方面,在与小主子搏杀方面也精于伪装,每次似乎总是大战几十回合后才“险胜”黄旻宇,每次都是趴在地上的黄旻宇放出狠话,下一次或者下下次,一定让你老于倒地昏迷,醒来找牙。

于四也知道这样下去,那天或许真的不远了。

至于黄旻宇的足底窍穴,于四也在他九岁那年已明确告诉了他,足底生有气窍,有违天和,出了小溟岛,全天下的修道之人都引为祖训,对其杀之而后快。

当时黄旻宇就问:“那是不是我这样的人很少?”

“极少,少到了老夫生平加上你,就听过和见过两个。”

“那另一个人呢?是不是已经死了?”

“是啊,他已死去多年,死因就是暴露了足底窍穴,被天泽大陆好几个门派的好手围攻致死。”

“那他很厉害吗?”

“厉害的,起先我还以为他是位衔脉期修士,没想到这位足底双窍的修士,上中下丹田早已大开,不但是半步金丹的好手,而且武道修为也极高,直臻传说中的石佛境。”

黄旻宇努努嘴,“原来这样的神仙也会死啊,那我们刻苦修炼是为了什么呢老于?”

“为了活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