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陆 > 第九章 虎头鞋

我的书架

第九章 虎头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说是悄无声息,还是仰仗于四的禁绝阵法,这套三鸣红雀阵法乃是于四的祖传秘阵,既无困敌功效,也无攻伐禁制,唯独在遮掩气息上有些妙用,西南阵眼处须有行家里手坐镇操纵阵盘并随时更换报废的灵珠,西北、东北及东南方位各安置有三只栩栩如生的红色小雀,每啼一声,便能将中间禁制里面发出的声音隔绝一分,两个时辰后,屋内的女子摔碎了一粒感应珠,满头大汗的于四终于松了一口气,草草收拾阵盘及布阵道具,在确认女子已收拾妥当后,奔进屋去。

只见面色苍白的女子身着素衣,满头大汗的抱住一个男婴,男婴并不啼哭,裹在襁褓里微微喘息,用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打量着这个世界,于四关心的只有男婴足底,轻轻拨弄开襁褓后涂抹上显窍粉,待得半个时辰后定睛一看,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男婴两足底中间位置,各生有一窍,窍穴浑然天成,饱满的圆月色低,是大圆满的窍穴无疑,只是窍穴中间,还隐隐约约有那紫黑色的漩涡缭绕,气机引而不发,真真是异象,可那格格不入的外圈圆月底色是怎么回事?莫不是气窍外,还裹有两枚...体窍?

主人已将那双遮蔽气机的靴子给了五妹,可为何迟迟未送来岛上?于四想到先前主人的一番言语,越发踌躇不定,是自己孤身一身前往五妹所在的蓉城白家讨回鞋子,顺便打探风声,还是按照备选的计划,将孩子养在黄走那边,借机行事?

看到于四脸有忧色,闭目养神的床上女人终于睁眼问起:“于管家,夫君那边是不是出什么状况了?”

“夫人不必惊慌...孩子足底各衔有两窍一事,乃是天大秘密,万不可泄露出去,主人早已说起过,孩子起名一事,交给夫人,他说不管夫人为孩子起什么名字,他都欢喜。只是家妹那边的鞋子还未送至岛上,老奴有些不放心,准备这几天出岛讨要一下,只是可惜了主人送的这两张开山破禁符箓,本是老奴打算送走小主子回来接夫人用的。”于四开始在孩子全身涂抹那极为珍贵的显窍药粉,一点都不心疼药粉粉末是否落在地上,就是一直涂抹而已。

“那于管家何不即刻带着孩子去寻夫君下落呢?”

于四重重叹了口气:“唉,夫人,主子凶吉难测,我若带着孩子遮掩不了他双脚气机,会出大乱子的。你不在大陆修行可能有所不知,史料记载中,是不曾有人能在足底开出气窍的,原因在于千年以降,人族与魔族争夺一片蛮荒大陆,胜败且先不谈,在此次跨越上百年的大战中,许多魔族功法流落至人间,一些品秩极高的功法上皆有‘非双足生有气窍者,无法强行修行’的字样。”所以在今后的人族各大陆上皆传有‘足生气窍,非妖即魔,人人得而诛之’的说法。”

“什么,我夫君是魔族?”这下连床上女人也坐不住了,差点就跳了起来。

“夫人有所不知,其实白府上下,千百年前与主人家乃是同族,只是与此地人通婚多年,已于常人无异。再说所谓魔族,只是对那场大战敌对方阵营的一种统称,山海隔绝所以体态容貌稍有差别,但是差别不大。主要还是因为那些人所修习的功法威力大得惊人,大神通者不但神出鬼没,甚至可以驱神役鬼,即便随便拎出一名走卒,也往往能以自身修为损毁为代价重创修为高于自身的对手,是以得了魔族的说法,你们一支族人当初就是因为帮助过我们人族而被他方大陆流放驱逐的一支,随着时间的推移,大部分族人与我们大陆的人通婚,血脉渐渐淡去,天生开有气窍的族人,几乎已没有了。而主人作为血脉最为纯正的一脉,几百年来一脉单传,主人曾告知过我们三兄妹,只有与同族生有气窍的族人通婚,才能可能生出血脉纯正的后代,所以我们兄妹三人,被安置在了三处拥有白家血脉的凡人家族,我运气好,苦等二十多年后,等来了左眼开了极为金贵蜃窍的你,六小姐。”

女子点了点头,似乎在这一瞬间便消化掉了于四反馈的信息:“我懂了,夫君当初带我游历三洲国时就说过,不可能一直陪在我身侧,于管家,你不用顾忌我,等给润儿安排好生产,就把孩子送过去吧。”

于四点点头,看了眼那娃儿足底,似乎下够了足够的决心,毅然迈出了房门。

“等等,”屋内传来了女子的哽咽声,“我想好了,孩子就叫白旻宇。”

于四攥拳,咬紧牙关,在确认放题山下无异样后,当晚趁夜出了放题城,一路奔跑快若奔雷,直向那片高山大林奔去。

一月后的某个不见月光的夜里,黄走在自家屋外焦急走动,自家院落的泥巴都快被他这位新晋外事管家踢烂了。当屋内传来了孩子的哭声后,白家六小姐冒充的产婆推开屋门低声呜咽:“恭喜黄管家,是个男孩。”

而此时的于四已悄然回到了小溟岛,嘴唇微白,满眼噙泪,手里攥着一只青花瓷瓶,还提了一双虎头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