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离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雨越下越大。

  天目小镇里,分身长空和花衣彼此对座。

  相比起神态如常的分身长空,此刻的花衣的小脸上挂满了桃红,一双小手纠结在一起,不住的揉捏着。

  如同她的内心,心乱如麻。

  良久,她似是打定了什么主意,轻仰着头,轻声询问。

  “长空……君,虽然我知道你是影分身,但是我有一件事,无论如何我都想告诉你。”

  分身长空睁开眼,用寻常那样温和的目光看向她。

  “什么事情?”

  “……”

  被这种眼神看着,花衣一下红了小脸,目光偏移,有些惊慌失措的埋下头,看着自己因为激动而紧捏在一起的双手。

  说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能够好好坐下来和长空这样子谈话呢。

  从那次在汤之国的温泉旅馆之后,他们不是在赶路,就是在赶路。

  像现在这样独处的机会,可能不多了!

  想到这,花衣的胸口起伏了一下,终于鼓起勇气抬起头,与长空对视。

  “长空君,我……”

  ……

  正在与雨忍对峙的长空,冷不丁的打了个喷嚏。

  难道是淋雨太久了?

  吸了吸鼻子,长空冷着声,逼视着眼前这群已然被吓破了胆的雨忍们。

  “游戏……开始!”

  刚说完开始,长空还未念起数字,就见得眼前这群云忍们不断朝后退去,并且毫不犹豫的四散跳进了身后的密林中。

  慌不择路。

  前后不到1分钟,战场的形势剧变。

  这边,几个木叶的忍者们彻底看呆了。

  这是什么操作?

  难道眼前这个黑影,是我们木叶的间谍?

  正当他们打算走过来询问长空的时候,长空率先开口。



  “不要妄想猜我的身份,我并非木叶的人,你们也不用感谢我,我的所作所为,只是为了化解这场战争。”

  说完这句话,就见得长空所化的黑影骤然一闪,借着这场瓢泼大雨瞬间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木叶忍者们面面相觑。

  不过心中虽然疑惑,但是他们很清楚。

  得救了……

  借着雨龙杀从战场脱离出来,长空跳到了一棵树上,双手结印。

  雨龙杀模式,解!

  黑影消退,露出来了长空原本的模样。

  事情进行到这个地步,树林中这场战争肯定是无法继续了。

  存活下来的木叶忍者们肯定很快就会回到自己所在的木叶后方阵营,而那群雨忍虽然暂时退去了,但是相信很快还是会卷土重来,而且说不定还会派出更加强大的对手前来。

  无论如何,以眼前的形势来看,这处木叶的据点多半还是会被雨忍们占领。

  既定的现实无法改变,但至少从结果上来看,也算是以残缺的形式谢幕了。

  就木叶阵营而言,长空并不是刻意的想要去帮他们。

  眼下这种情况,无论是从国力来考虑,还是从战略上来看,火之国的优势都远远大于雨之国。

  而且雨之国还要同时对抗火之国和风之国。

  结果可想而知。

  之所以救下那几个木叶忍者,一方面是为了解决战争,另一方也是为木叶阵营保留了部分战力。

  反正最终结果都是要赢,能将一些不必要的战力损耗弥补回来,还能加速一下战争,这样一举两得的事,何乐而不为呢?

  就是雨忍那边嘛……

  其实从获得雨龙杀之时,长空的心中便已经产生了一个坏坏的计划。

  假扮雨忍这边的精英人员,这事势必会被那些雨忍们上报上去。

  到了那时,以半藏那个老家伙的性格,必然会对内部的精英人员产生怀疑。

  要知道,如今前方战争仍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而身为后方的大本营里却突然被告知冒出来了一个内鬼。

  动摇军心不说,恐怕还会掀起一场来自内部的腥风血雨。

  想到这,长空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真是太坏了。”

  不过这样一来,自己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

  有了这次助力,长空相信,这场持续多年的第二次忍界大战,多多少少也会受点影响。

  “要是能早点结束就好了。”

  望着脚下流淌而过的血水,长空轻叹一声。

  如今的自己,是玖辛奈为数不多的亲人之一。

  作为穿越者,虽然并非这个忍界的土著,但是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长空多少还是对漩涡一族产生一些归属感。

  所以,至少玖辛奈这个小丫头,绝对不能出任何差池!

  调整了一下情绪之后,紧接着便见得长空的身形一顿。

  下一秒。

  天目小镇的旅馆中,身为原身的长空兀然出现。

  房间中,此时一片寂静。

  长空目光一扫,看见花衣正躲在被子里,从查克拉的感应来看,并不像是睡着了。

  转过头,看向了自己的分身。

  “怎么了?”

  分身长空轻轻一笑,目光流连在床上的那个娇小身影上,随后露出了一抹令人费解的暧昧笑容。

  卖关子?

  艹!

  长空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分身很讨厌。

  到底谁是主人?

  没有多想,长空引动着体内的查克拉,解开了眼前的这个影分身。

  嘭~

  随着分身的消失,一股记忆涌上了长空的脑海。

  与此同时。

  长空脸色的表情僵住了。

  就在长空错愕之际,那一直躲在被子里的花衣忽然从被子里探出来一个小脑袋,鼓着小圆眼盯着长空。

  “欢、欢迎回来。”

  说完这句话,她迅速拉过了被子,将自己包成了一团,像个饺子似的躲了起来。

  “……”

  看着她这个反应,长空心情异常复杂。

  这个小丫头,该不会不知道影分身这个东西,是会回馈经验的吧?

  说起来,影分身这个忍术还是B级忍术,貌似只有上忍才有机会得以掌握。

  而花衣现在只是一个下忍……

  长空只觉得头大如斗。

  不应该啊。

  以我这几天所表现出来的,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呢?

  难道花衣这个小丫头还是个抖M?

  离谱!

  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之后,最终,长空做出了一个最具明智的选择——假装无视。

  被一个被自己虐的死去活来的少女告白什么的,这种事长空表示匪夷所思。

  影分身之术!

  影分身出现之后,长空马上命令分身。

  水遁·水牢之术!

  今晚,就在水牢里好好冷静冷静吧……

  睡在水牢里,长空如是想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