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瓶中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特效。

  就在四人手中散发着雷光的长剑即将触碰到长空四肢的一瞬间,四人只觉得眼前一花,跟着便失去了长空的气息。

  是时空间忍术!

  四人当即反应了过来。

  然而此刻他们身悬在半空中,想要撤身已然来不及。

  极近距离下,四人收手不及,所幸依靠着丰富的战斗经验,他们分别在最后的距离下使出吃奶的力气,将手中的长剑抛开,以免误伤同伴。

  四把充斥着雷光的长剑刚一脱手,这四名云忍就毫无意外的互撞在一起。

  嘭——

  四人应声跌落在地上。

  站在另一侧树梢上,长空脚踩在被笼罩在阴影部分的飞雷神印记上,面无表情的看着脚下四人。

  如果仔细看,可以看到,此刻长空的额头上已然泛起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命悬一刻!

  果然出门在外,还是要小心为妙啊!

  施展普通的瞬身术是需要结印的。

  与木叶那几人战斗时,时间倒没有眼前此战如此紧迫。

  以长空现在的结印速度,想要做出那种直线瞬神术最起码也是需要1.5秒的时间。

  而在刚刚那种情况下,别说1.5秒,恐怕就连0.5秒的思考时间都不会给他!

  要不是他之前在这棵树上留下飞雷神印记,以刚刚那种突如其来的杀招,恐怕此刻他早已被切断了四肢,被做成了人彘!

  战斗经验,果然还是不足啊!

  没有多想,长空双手飞快结印。

  火遁·豪火灭却!

  从上至下的角度,用豪火灭却这种大范围的火遁忍术再合适不过!。

  果然。

  那跌落到地上的四人还未起身,就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庞大的热浪扑面而来,当即脸都绿了。

  无间隙的战斗手段,那小子究竟是何方神圣!

  面对这种强大的火遁忍术,这四人丝毫不敢怠慢,连忙跳起来各自结印。

  雷遁·雷电铠甲!

  伴随着结印生成,一层浑厚的雷电薄膜瞬间布满了他们全身,将表面无死角的覆盖住。

  下一秒,火红的热浪从高处落下,没有任何意外的将他们吞没。

  砰砰砰——

  奔腾的火焰倾泻而出,所经过的地方,就见到一排排粗壮的树木被尽数推倒,并在火焰中迅速化为灰烬。

  而这还不算完。

  只见这一大波散发着炽热高温的火焰,足足朝前推了起码一公里才缓缓停下,并且在最终点的地方突然膨胀,硬生生炸起了一朵几十米高的蘑菇云。

  “声势好像造得有点大……”

  摇曳的火光照在长空的脸上,看着此景,长空不禁松了一口气。

  吃满这种层次的忍术,即便有雷电铠甲,相信那四人也早已在那火光中被烧成了焦炭。

  轻轻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长空正准备回去。

  忽然,一抹明亮的蓝光闯入了他的视线。

  在皎洁的月光下,格外显眼。

  长空眉头微蹙,一个起落,跳到了闪着蓝光的草地上。

  “一个瓶子?”

  弯下腰,长空终于看清了这个闪着蓝光的瓶中,究竟是什么东西。

  ……

  回到温泉旅馆的时候,之前还在泡着温泉的花衣早已擦干净了身体,穿着浴袍正气呼呼的坐在茶几前。

  看到长空回来,她的心里莫名松了一口气。

  但是很快,她又因为自己这莫名的心情感到更加生气了。

  这个混蛋,竟然什么都不说就将她一个人留在这个异国他乡!

  要是出了什么事,后悔不死你!

  “笨蛋!长空你这个笨蛋!”

  少女娇嗔的声音传来。

  然而长空不为所动,脸上的表情前所未有的郑重认真。



  走到茶几的对面,长空平静的从怀里拿出来刚刚捡到的瓶子,放在茶几桌上。

  本来还耍着小脾气的花衣一见到长空这个表情,登时便被吓得有些失语。

  “你叫宇智波……花衣,对吧?”长空沉声问道。

  花衣木讷点头,眼角一瞥桌上的瓶子,顿时小脸一青,瞳孔缩得紧紧,如坠冰窖,浑身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这个瓶子中的东西,觉得眼熟吗?”

  “……这个东西,你是从哪里获得的?”

  吃惊于瓶中的东西,花衣此刻大脑一片空白,甚至连长空之前所表现出来的实力都给忘了,腾地一下从榻榻米上站了起来,死死抓住了长空的衣襟,逼问道。

  面对花衣这样冒失的举止,长空没有生气。

  看着少女眼眶中泛起了一层白雾,这种倔强而又充满痛苦的眼神,他曾经也在玖辛奈的眼中看到过。

  这种感觉,让长空深感同情。

  “你先冷静,你现在的身体状况还不足以让你做出这样剧烈的动作。”

  将花衣按坐回原地,长空站起身,背对着花衣,面朝夜空上的那一轮银月。

  “接下来我要说的,可能会颠覆你对木叶的认知,当然其中也有一部分是我的推理,你可以选择相信,也可以选择不相信。”

  “你说。”

  少女的声音中带有一丝哭腔。

  长空轻叹一声,回过身来直视着花衣的双眼。

  “根据我的推断,团藏可能早已跟雷之国云忍那群人勾结。”

  “不可能!”

  花衣当场否定了长空的话,“团藏大人才不会做出那样的事……”

  话未说完,就见到长空那一脸认真的神色。

  她迟疑了下,语气软了下来。

  “你继续说……”

  “我先说说我所遇见的事吧,这些情报,我认为你应该知道……”

  说着,长空便将刚刚与那四名云忍对战的情况慢慢给她阐述了一遍。

  听着长空与四名云忍上忍对战的话,花衣只觉得震撼不已。

  或作其他人,她肯定不相信。

  但是在亲身体会过长空的厉害的现在的她,却对这些话深信不疑。

  末了,长空将目光投射到茶几桌上的那个瓶子当中。

  “这个瓶子,就是在那种地方捡到的,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应该是他们当中一人在当时互撞时掉落的。”

  顺着长空的目光,花衣也看向了瓶子当中。

  银白的月光下,玻璃制的瓶子泛着蓝光,整个瓶子都是密封的,而在瓶子当中,一颗暗红色的圆球被满浸在这个充满液体的瓶中。

  圆球上,隐约可以看见两个勾玉形状被点缀在上边,看起来格外诡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