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木叶:开局签到八门遁甲 > 第六章 三代火影的突然面谈

我的书架

第六章 三代火影的突然面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木叶隐村南部。

  水门带着长空,越过了一个个小树林,终于走到了林中刚新建的一座小房屋之前。

  要说木叶最不缺的就是这种后花园式的小树林,而今也处于战乱时代,村子里还有许多地方还未经开发,不像十二小强活跃的那个时代那么繁华。

  在这座简陋的小木屋前驻足,长空四下扫视了一番之后,大概清楚了是什么情况。

  特意将起居所建立在这种密林中,而不是建在人群密集的繁华地段,原因其实很简单,无非就是想更好的监视他。

  而这么做,也有刻意让他被木叶疏远的那么点意思。

  如此一来,自己与村民之间的关系也自然而然产生了隔阂,继而被孤立。

  “妙啊~”长空不禁感叹一句。

  一旁,水门没听出长空话中的意思,还以为他实在夸赞这间起居所,笑道:“看来长空君对这间起居所也很喜欢,这里虽然没什么人烟,但是长空君的身份毕竟比较特殊,能在这里居住也算是三代火影大人对你有所必要的保护,你放心好了,为了不让长空君感到孤单,作为朋友,我以后会多来这里走动的!”

  长空含笑点头,没有多做解释。

  水门这个情况,多半已经是晚期了,火之意志晚期,到了这种情况,仅靠只言片语是不可能对他产生什么作用的。

  除非有别天神这种能在潜意识里修改人本身意志的究极幻术。

  然而长空现在别说别天神,就连最基础的幻术都没有掌握,拿什么来修改水门的意志?

  只要水门对自己没有坏心,就足够啦。

  随后,水门又与长空闲聊了几句,便说有事要先走了。

  临走前,他将一个小布囊递给了长空:“差点忘了,这是村子里给你的补助金,在长空君成年之前,这些补助金每个月都会分发到你的手里。”

  补助金?

  短暂的疑惑之后,长空很快便释然。

  毕竟木叶也有孤儿院这样的存在,在这个时代,父母在任务中死去亦或是受到战争波及失去双亲的孤儿数不胜数,而忍者本身便是引发战争的导火索,也是根本原因,让财政将钱发到这些失去双亲的孤儿手中也是很有必要的措施。

  一来可以安抚民心,二来也可以为根组织这个见不得光的机构借机培养一些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一石二鸟。

  长空没有纠结什么,不客气的接过了水门递过来的小布囊,而后礼貌道谢:“谢谢水门君,也谢谢村子。”

  水门摆了摆手,说了句“那就这样”后便迅速离去。

  水门走后,起居所便只剩下了长空一个人。

  抬起头,透过茂盛的树叶细缝看了一眼天色,嗯,还早,看来今天也是适合身体锻炼的好天气!

  没有多做犹豫,长空走进起居所,将里边的生活用品都整理一下之后便又走了出来,朝着林外走去。

  而目的地,自然便是又大又宽的木叶大道了。

  路过公共厕所时,为了掩人耳目,长空按照惯例躲了进去吞下精气丸,然后便开始日常跑步。

  ……

  接下来的几天,长空每天两点一线,每天在木叶大道打完卡跑完步之后便回到自己的起居所,在人看不到的地方开始偷偷进行俯卧撑和仰卧起坐等一些简单的日常身体锻炼。

  当然,在锻炼身体的时候,他是磕了精气丸的。

  几天下来,长空很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素质正在一点点变强,这让他很是意外。

  不过更让他意外的,是通过潜力丸改造后的身体,竟然让他感受到了以前从未接触过的查克拉!

  查克拉!

  这种以体力转换的能量,也是所有忍者行动的基础,在这个世界,可以说查克拉便是代表了一切。

  就差一点点了!

  揣着最后一颗潜力丸,长空很清楚,自己的身体所缺需的便是这最后一颗潜力丸,可以将其视作障碍,只要冲破了这道障碍,他便能开始凝聚查克拉了!

  可就在长空惊喜之余,水门给他带来了一个让他差点乱了阵脚的消息。

  “三代火影大人要见你。”

  听到这个消息,长空的眉头皱成了井字形。

  三代找我?

  会是什么事呢?

  长空思来想去也找不到答案,不过他自己也清楚,和三代的见面是迟早的。

  “长空君,你怎么了?”水门第一次感受到长空的抵触情绪,还以为他是怕生,便笑道:“长空君你别担心,三代火影大人人很好的,虽然我也不知道他找你是有什么原因,不过你放心好了,一定不会有什么事的。”

  长空点点头,道:“嗯,走吧。”

  ……

  火影办公室。

  正在处理文件的猿飞日斩动作一顿,将目光从文件上移到门口,仿佛能透视门板。

  没多时,便听到两道稀碎的脚步声缓缓接近。

  “三代火影大人,我是波风水门,长空君我已经带来了。”站在门外,水门朝里报告道。

  “进来吧。”

  里头,传来了猿飞日斩中气十足的声音。

  收到准许,水门朝着长空露出微笑,随后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在水门身后,长空全副精神绷紧。

  开玩笑!

  马上就要面见木叶的大BOSS,说不紧张那完全就是扯淡!

  重活一世,虽然他的心理素质不同其他同龄小孩,但对方再怎么说也是领导干部的级别,该谨慎些还是谨慎些,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嘛。

  门推开的一刹那,蓦然间,长空觉察到了一道凌冽如刀的目光停留在自己的身上,仿佛要将他贯穿一样。

  这使得长空浑身的汗毛都不自觉的竖起,而他,甚至还听到了自己心脏正在剧烈跳动的声音。

  怎么回事!

  就在长空为这种如赤身暴露在别人视野下的感觉而感到惊疑之时,水门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长空君,你怎么了?怎么突然间满头大汗了?”

  被水门这一拍,长空才猛然回神,这时候才注意到自己的背部都被汗水打湿了。

  好恐怖!

  刚刚那到底是什么?

  前后不过才几秒钟的时间,他第一次切身感觉到死亡原来离自己那么近!

  这种感觉,比来到村子前被苦无扎破肚子来得更加令人恐惧。

  是幻术吗?

  长空擦拭了一下额前的密汗,而后抬起头,看向面前那个正在同样看着他的中年男子。

  与此同时,中年男子询问的声音传来。



  “你就是漩涡……长空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