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在东京卖斩魄刀 > 第九十二章 我愿称你为最强牛头人

我的书架

第九十二章 我愿称你为最强牛头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约几个小时后,斋藤惣右介领着人到达地图指示的光点位置。

  最外围是一面朱红的围墙。

  在围墙之后,是一座地势极其险峻的山峰,仅有一条盘山路通往山顶。

  那是一条不太宽敞的山路,大约只能容许三、四个人并排行走。

  在山路左侧是壁立高耸的峭壁,而在右侧是陡峭的悬崖,看着就让人心惊。

  斋藤惣右介尝试跃过围墙,被一层无形的墙壁弹回来,硬闯过去的可能性不大,“你们分散绕一圈看看有没有门。”

  “嗯。”

  三男一女点头,从两边街道飞奔,查看有没有大门。

  斋藤惣右介心里不抱太大希望,灵王故意搞这么一出,又怎么会用正常的方式让人能够进入。

  但他为保险起见,还是让人去看看有没有门。

  他转过身,忽视两米多高的围墙,视线盯着墙后的一栋建筑物,想了想,纵身翻墙,落入里面的庭院。

  庭院的风景优美,花草树木的布置,充满古风韵味,和其他庭院是一个模子刻出来。

  灵王估计是不耐烦一件件做,直接用复制粘贴之类的手段,布置这些庭院。

  斋藤惣右介心里想着这些事,动作没停,迅速检查这栋楼。

  十成新,地面连一点灰尘都没有,楼内有些房间有家具,有些是完全空荡荡。

  他对于有家具的房间详细检查,每一件物品都要移动试试,翻开书架的书籍,全部都是白纸,没一个字。

  假如灵王是按照游戏打造这里,多半会将某些特殊机关隐藏在楼里,只要触发特定条件,就能开启通往庭院的道路。

  经过细心检查,斋藤惣右介站在二楼边角的一个石灯笼前。

  他觉得这个石灯笼很可疑,图纹在半路中断,没有破损痕迹,只能说是故意为之。

  总不可能是有人雕刻到一半嫌麻烦就懒得继续弄。

  斋藤惣右介蹲下,手放在石灯笼底部的图纹,往里面输入灵压,褐色光芒缓缓亮起。

  石灯笼内部忽然着火,释放出柔和光芒。

  他站起来朝对面的山上看一眼,没有任何变化,条件难道不止点燃一个吗?

  沉思间,探路的三男一女回来,“斋藤桑,周围没有门。”

  “嗯,你们去附近搜一搜,看看有没有这个石灯笼,往图纹处输入灵压,点燃看看。”

  斋藤惣右介没有选择离开,怕石灯笼会熄灭,“我猜石灯笼有三到四个,你们两人一组,点燃后,一人继续寻找,一人守在那里别动。”

  “OK。”四人点头,两人一组分散查看石灯笼所在。

  没有让他等太久,石灯笼内部火焰大盛,烧得纯白表面浮现出金色纹路,又迅速流向廊道。

  斋藤惣右介只觉得脚下一空,景色闪了闪,人到达山脚下,面前有个石碑,写着牛头人的老巢。

  这里禁止踏空飞行。

  “真不能踏空。”一名死神试了试。

  斋藤惣右介望向山道,不宽的山道有一名牛头人拎着大斧巡视,仿佛是有上千度的近视眼。

  对于在数步之外的几人,完全视而不见。

  它的体型高壮,少说有两米,肌肉狰狞如盔甲盘踞在体表,似人一样直立行走。

  “我在前面打头阵,你们配合我行动。”

  斋藤惣右介几步踏上山路。

  牛头人总算是有反应,“哞哞哞!”

  数声呼唤,从山路上跑过来四名牛头人,更多的牛头人站在远方,没有上前帮忙。

  这里禁止群殴。

谷</span>  牛头人是上个兽人文明的佼佼者,它们崇尚暴力,具有疯狂的战斗精神,绝不会进行群殴的下作之事。

  宁可看着同伴死亡,也要坚持一对一。

  这是石碑上所记载的事。

  斋藤惣右介拔出斩魄刀,轻声道:“碎裂吧,镜花水月。”

  “哞!”牛头人大声咆哮,苍茫的白雾笼罩视线,看不见敌人,看不见伙伴。

  它智商有限,茫然道:“哞?”

  五把刀锋刺入坚硬身体。

  所谓的禁止群殴,没说是谁不能群殴,加上结尾说过,一对一是牛头人的信仰。

  斋藤惣右介断定,第一个禁止是束缚死神,第二个禁止是束缚牛头人。

  从结果看,他猜的没错。

  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斗。

  当牛头人固执遵守一对一规则时,死神们穿梭在牛头人群,如情人爱抚般,刀锋轻轻抹在它们的脖颈,葬送它们生命。

  山路的牛头人直到最后一位倒下,都奉行绝不群殴的原则。

  斋藤惣右介挥去刀锋的血迹,牛头人如虚一般,化作点点消散,他望向牛头人的巢穴。

  那是在靠近山顶的一块空地,面向山路,背靠山峰,靠近悬崖的一侧用高大杉木拼成的木墙挡得严严实实。

  在木墙之内,零散地排列着几座木房子,一名黑牛头人孤独坐在中央。

  它明显比其他牛头人强大。

  斋藤惣右介做出这个决定的依据,不是察觉到黑牛头人的灵压。

  这些牛头人根本没有灵压。

  仅仅是将身体能力强化到很恐怖的地步,山路的牛头人,随便一头都有手撕坦克的肌肉力量。

  斋藤惣右介判断这位很强,单纯是犹如有形实质的杀气,从黑牛头人体内源源不断地涌现出来,刺得他皮肤生疼。

  “哞~”

  黑牛头人蹭地站起来,右手高举,似乎在宣誓,猛烈的狂风从正面刮过。

  “躲开!”

  斋藤惣右介还是喊慢一步。

  砰,仿佛一道黑光闪过。

  一名胖胖的死神被黑牛头人撞成一滩肉泥炸开,又让爆风吹散,肆意洒向周边的山地。

  斋藤惣右介挥刀砍在黑牛头人脖颈。

  叮。

  黑色的牛皮宛如钢铁一般坚硬,刀居然无法破防。

  它一拳砸在地面,震荡的冲击让山地沙尘翻滚,拂过脚边时,冲击沿着腿到大脑,震得斋藤惣右介脑袋嗡嗡响,短暂失去思考能力。

  回过神,狂风如刀,几乎要将他身体给撕开,漆黑笼罩面门,比脸还要大的拳头贴近鼻尖。

  呼,斋藤惣右介瞬步落在一名木屋顶部。

  轰隆隆,音爆的声音姗姗来迟,斋藤惣右介连使用始解的时间都没有,黑牛头人已然逼近。

  这是一头真正的怪物。

  斋藤惣右介狼狈用瞬步躲开,木屋被砸得支离破碎,“用鬼道攻击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