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在东京卖斩魄刀 > 第八十章 好啦我不装了

我的书架

第八十章 好啦我不装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清晨六点半。

  闹钟准时从手机响起。

  自从家里多出三个小孩,她改变原先的作息时间,不在赖床到八点起床。

  早餐也不是随意兑着啤酒和面包,或者有时候连做都不做,选择在外用餐。

  现在是每天都要想一想早餐吃什么,保证三个孩子的身体营养。

  酒井弦子手伸出被子,在手机屏幕一滑,人坐起来,亮黑色的长发滑落肩膀。

  她望向床上,那里空空如也。

  卧室门是关着,她脱去身上的睡衣,从衣柜翻出米色衬衫搭配黑色休闲裤,外面加一件白大褂,浑身散发出知性美人的气息。

  酒井弦子看了看镜子,确认没有问题,又转身叠好自己和青木的睡衣、被子,才离开卧室。

  客厅响着七海虎子数数的声音,“5623,5624,5625……”

  她在客厅做俯卧撑,额头流露出汗水,胸每次都压在地面,背上坐着青木,臀部是星川悠。

  两个人背靠背,玩游戏下副本。

  面对这样的场景,酒井弦子不知该说什么好,默默走去厨房准备早餐。

  煎三文鱼的时候,她顺便洗脸刷牙,两不误的本领早被锻炼出来。

  煎鱼发出诱人的香味,她吐出牙膏水,转身给四条鱼翻个身,又开始洗脸。

  完事后,酒井弦子去卫生间梳个头,返回厨房,鱼还没好,她打开冰箱,拿出四瓶牛奶,倒入旁边的锅,开火热牛奶。

  一切都是那么熟练,完事后,她喊道:“开饭啦。”

  “哦。”七海虎子一听开饭,直接站起来,忘记背上还有人。

  “哇。”

  青木视线从手机屏幕移向天花板,手匆忙抓住七海虎子肩膀,双脚死死勾住她脖颈,才没掉下去。

  七海虎子抓住他的脚丫子,转过身道:“抱歉,悠,你没事吧?”

  星川悠手肘和膝盖接触地面,屁股翘起,面无表情地起身道:“没事,我习惯你的大条了。”

  “真是对不起。”她双手合十,满脸歉意,刚才是真得忘记背上有人。

  “还有我啊。”

  青木不满的吐槽,他刚才是真吓一跳,类似于深更半夜突然有人在背后拍肩,伤害是零,惊吓程度拉满。

  “对不起,我保证下次绝对不会再犯。”

  七海虎子拍着胸口保证。

  青木翻身跳下来,脚往后退两步,有些发麻,“你下次注意点。”

  “嗯,嗯。”七海虎子如小鸡啄米,连连点头,表现出诚恳态度。

  青木没继续揪着不放,走到餐桌边坐好,双手合十道:“我开动啦。”

  说罢,他拿起筷子夹鱼腹的肉,送入嘴里。

  他最喜欢吃鱼腹肉,鲜嫩,又没有多少刺。

  “青木。”

  “什么事?”他侧头看一眼酒井弦子,等待对方的下文。

  酒井弦子想了想,摇头道:“没事。”

  青木看出她有心事,关切道:“弦子,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别憋在心里。”

  “……”

  酒井弦子很纠结,是直接问出口?还是配合杰克演戏试探?

  “酒井老师,你有什么困难说出来,我和悠是攒了点钱。”

  七海虎子很仗义地开口。

  星川悠不喜欢浪费钱,却不会省必要的开支,“五万以内是没问题。”

  “你们误会了,不是家里出现财政危机。”

  酒井弦子解释一句,心里很感动三人的关心,也下定决心,单刀直入道:“青木,你是灵王使者吧?”

  “嗯。”

  “你不用否,呃,等等,你刚才说什么?”

  酒井弦子脑子一时转不过弯,呆呆盯着他,就这么承认了?不辩解一下?

  青木身具双重马甲,扒出一个灵王使者身份,完全无所谓,开口道:“我不是有意隐瞒你们,就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说,加上你们没问我。”

  “那你现在给我解释清楚。”

  酒井弦子双手支着下巴,连早餐都没兴趣吃,银灰色眼眸牢牢盯着他。

  青木手掀开长袖,露出右手腕的一道细长伤疤,道:“这不是自杀过嘛,恰巧被苏醒的灵王大人看上,选我充当使者。”

  他含糊一句带过自杀的问题,不像是开头,敢说酒井青木自杀,青木过来的大实话。

  主要是照顾酒井弦子的感受,没有刚开始那么无所谓。

  “是嘛,”酒井弦子想起当初青木说得话,原以为是精神分裂。

  现在看来,更像是中二病,不,他是真正获得力量,应该谈不上中二病。

  酒井弦子脑中转过许多想法,最后回到正题,问道:“关于虚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青木摊开手道:“我知道的不多,比如说,小型虚是人死后灵魂堕落诞生。

  大虚基利安发出的攻击叫虚闪。虚的移动方式叫黑腔,能自由穿梭空间,老巢是异空间的虚圈。

  大虚基利安是一百头虚融合的产物。

  实力强的念能力者死后能直接变成大虚基利安。

  亚丘卡斯是大虚基利安相互吞噬形成,会响转,具有探查神经,超速再生,有威力更强的虚闪。

  瓦史托德数量稀少,其他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这还叫不多?那中情九局就是一无所知了。

  酒井弦子心里吐槽一句,追问道:“昨晚的虚是亚丘卡斯还是瓦史托德?为什么退回去?”

  被我抓回去的事情肯定不能说,青木耸肩道:“它是亚丘卡斯,为什么回去,我不清楚。”

  七海虎子总算是理清思绪,没问他灵王使者的事,更关心伤疤的问题,“青木,为什么你要自杀?”

  “虎子。”星川悠语气加重喊一句,“你还没有道谢,昨天是青木救你一命。”

  “不用那么客气,我们是朋友,这些都是当然的事情。”

  七海虎子跳过这个话题,兴致勃勃道:“你的斩魄刀是什么能力?”

  敢直接问这种隐秘问题,不是关系好就是二愣子。

  她明显是前者。

  青木刀太多,反而不知该说哪一把,干脆道:“我没有斩魄刀,灵王大人只教我瞬步和鬼道,以及白打和鬼道的融合技,瞬哄。”

  七海虎子好奇道:“很强吗?”

  他谦虚道:“一点微末小技,和斩魄刀的能力不能比。”

  “把鬼道和瞬步全部给我写下来,下午放学交给我。”

  酒井弦子直接交代任务,反正这小子上课基本不听讲。

  “好。”青木点头。

  叮咚。

  门外响起门铃的声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