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在东京卖斩魄刀 > 第七十四章 灵王使者之谜

我的书架

第七十四章 灵王使者之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唰唰,阴沉的天空不再憋下去,肆意向下方倾泻着雨水,街道行人惊呼奔跑。

  僻静的巷道,鲜红的溪流缓缓流淌。

  “虎子,你不会死的,酒井老师很快就会叫人过来,”星川悠嘴里念叨着,心里是彻底慌了。

  死神是不能食用人的食物,失去这具身体,化身死神的虎子能在人世间存活多久?

  她不敢想,手轻轻捧起七海虎子的头,娇小的身躯挡住雨水,不敢随便移动,怕会加重伤势。

  “放心,她不会有事。”

  低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星川悠疑惑地转过头,一个戴着狐狸面具的斗篷男站在后面,身上很干,没有一点雨水的痕迹。

  天空也没有继续下雨。

  “你是谁?”

  “灵王的使者。”

  青木回一句,身体忽然消失。

  星川悠眨了眨眼,呆呆看着眼前的墙壁。

  人呢?

  她想不清楚,再一低头,发现七海虎子的血没有继续流了,苍白的脸庞也恢复几分血色。

  “这……”她手小心翼翼摸了摸后脑勺,连血痂都没有摸到,伤口竟然完全愈合。

  “呃。”

  七海虎子发出一声虚弱叫唤,眼皮子慢慢睁开,看见奇异的画面,不断落下的雨水没有往下,在半空之中被无形屏障遮挡,形成一道溪流向左侧流淌。

  “虎子!”

  她还没有细看,星川悠大喊一声,抱住她脑袋,哽咽道:“我还以为你死了。”

  “悠,抱歉,让你担心了,下次我一定会赢!”

  七海虎子捏了捏拳头,她最后还是反应慢一步,应该在被抓住脸的瞬间,做好防御墙壁的准备,先保住自己,再考虑好进攻的问题。

  “你还想着下次?不要和那个女人再有任何接触!”

  星川悠松开她的脑袋,哭红的浅紫色眼眸盯着她,想要得到保证。

  七海虎子讪笑道:“对不起,真得对不起,对了,我记得后脑勺被重重撞一下,怎么又不痛了?”

  “应该是那个自称灵王使者的家伙救你一命。”

  星川悠回想起那个戴着狐狸面具的神秘人,心里总觉得,莫名有些熟悉。

  哗。

  天空的结界忽然散去,积累的雨水如瀑布砸下,再次将两女浇成落汤鸡。

  雨水刷过脸颊,让人无法睁开眼睛。

  七海虎子连忙用手抹开。

  车胎摩擦在地面的刺耳声音响起,她勉强睁开眼皮,看见一辆摩托车潇洒地漂移入巷道。

  车上坐着一个充满诱惑的女人,全身湿透了,衬衫贴近身躯,内衣的颜色隐隐透露,“七海,你没事了?”

  酒井弦子有些懵,她听电话那头的哭声,十万火急赶过来,可人看起来没有任何外伤。

  七海虎子挠头道:“酒井老师,抱歉,让你担心。”

  她又问一遍,“你真的没事了?”

  “嗯,灵王使者给我治好伤。”

  酒井弦子是听说过灵王使者的名头,据说是为灵王效力,挑选队长和死神。

  整天戴着狐狸面具,身穿黑色斗篷,实力上限未知。

  已知的情报是不论在多么严密的守卫下,对方都能不惊动旁人找上门。

  “你是被谁打败?”

  “一番队长叶莲娜,她好强啊。”

  七海虎子握了握拳,真想再和那个女人打一场,这话说出来会惹悠生气,她决定闷在肚子里。

  酒井弦子手撩过额前的长发,视线瞥向外面的公路,一辆黑色宾利停下来,车窗被摇下。

  面容英俊的杰克坐在驾驶座,朝外喊道:“七海没事吧?”

  “我没事。”七海虎子回一句,又凑到酒井弦子身边,小声道:“酒井老师和杰克是不是在交往?”

  酒井弦子敲了一下她的脑袋,没好气道:“别乱说,就是高中同学,好啦,你们上他的车,回去换一身衣服。”

  “哦,我要和店长说一声。”

  “用手机发个消息通知就行。”

  “啊嘞,我的手机屏幕碎了,还黑乎乎的。”

  七海虎子看着屏幕碎裂,进水黑屏的手机,欲哭无泪。

  她就是偶尔玩一玩手机,却还是被手机魅力俘虏,随便搜什么都有,很多好玩的游戏,好看的电影和电视剧。

  能够畅所欲言的论坛,推特。

  现在全没了。

  她一脸灰白色靠在车窗,像是霜打的茄子。

  杰克透过后视镜看见,安慰道:“你那么想要的话,我给你买一部好的手机。”

  星川悠拒绝道:“谢谢你的好意,我们有钱买新手机。”

  “我们有钱吗?”七海虎子一脸惊愕。

  “嗯。”

  她点点头,居住在酒井老师家里,伙食费省下很多,买一部便宜的智能机,还是买得起。

  “太好啦。”

  七海虎子恢复活力,又开始八卦起来,“杰克先生,你是不是喜欢酒井老师?”

  刺啦。

  宾利险些撞在旁边护栏,被杰克急忙打回方向盘,他面色淡定道:“没有,我们就是普通的高中同学,你不要想太多。”

  反应好大……七海虎子眼眸炯炯有神,她对于恋爱这种充满女生气息的话题,也是相当有兴趣。

  星川悠伸手揪住她后衣领,没好气地往后拖,“虎子,你不要说多余的事情。”

  “嗨。”

  七海虎子被迫靠回后座。

  杰克转移话题道:“酒井打电话跟我说,你伤的很严重,看你的外表,也不像是重伤。”

  七海虎子大大咧咧回一句,“是灵王使者给我治好伤。”

  杰克想了想,灵王使者救人是出于公事?还是私情?

  “你和灵王使者关系很好吗?”

  七海虎子一脸茫然道:“我不认识他啊。”

  杰克眼眸闪过一抹震惊,问道:“我们的斩魄刀都是从灵王使者那里获取,交上一点心意,难道你不是?”

  “不是啊,我记得是一阵赤色烟雾飘过来,然后莫名其妙被刺了一刀,没有见到任何人。”

  七海虎子如实回答。

  轰。

  一道闪电撕裂漆黑乌云,照得车内一片煞白。

  杰克瞳孔放大,许多线索在脑海交替,学生的规律时间,地点,范围,“说起来,青木是什么时候转到矢仓学园?”

  七海虎子笑嘻嘻道:“忘了,悠,你知道吗?”

  “五月十五日,星期六,我记得他在操场闲逛。”

  星川悠记得很清楚,她还呛了对方一句。

  杰克若有所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