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在东京卖斩魄刀 > 第五十六章 你的名字真奇怪

我的书架

第五十六章 你的名字真奇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咦,被发现了?”

  青木视线往下一瞥,铺满月光的纯白云海遮挡下方景色,他仅能从感觉得知,杰克的灵压朝这里靠近。

  奇怪,明明没有在都市……他似乎想到什么,仰头望向浩瀚的星空,数不清的群星在闪耀,或许有一颗就是卫星的光芒。

  等等,卫星会发光吗?

  这还真是触及他的知识盲区。

  青木想了想。

  底下的灵压愈发逼近。

  他戴着狐狸面具,身上披有黑色斗篷,别说有曲光遮掩,就是没有曲光也不怕被认出来。

  可他不想和官方势力有太多接触。

  青木羽扇一挥,黑色漩涡从前方浮现,应龙没有刹住,一头扎进去。

  从星空白云转到一片昏暗的空间,空气里似乎都在散发出束缚的味道。

  没有外面那么自由。

  “吼!”应龙发出低沉的吼声,布满金色龙鳞的尾巴砰砰拍打在地面,表达自己内心的不满。

  它还没有飞够。

  那种畅游在云海之上的感觉,让它深深为之痴迷。

  “好啦,别撒娇。”

  青木跃下它的鼻子,落在地面,轻微的震撼伴随着强劲气浪吹拂在脚边。

  “啼哭吧,小娃。”

  他念了一句,右手羽扇消失,多出一把铁制的戒尺,被这个戒尺击中的物体或者是人都会缩小。

  缩小的程度取决于灵压多寡,并且对灵压超过自己的死神无效,缺点和优点都是非常明显。

  他用戒尺敲上去,应龙的体型缩小到数十米,还是太大,再敲,敲到应龙体型和壁虎差不多,连吼声都变成“哦~”的奶叫。

  “呼,真累啊。”青木重重呼出一口气,让戒尺消失,脱去身上的斗篷,摘下面具,手抓起不安分的应龙放在肩膀上,“别闹,带你去地上逛一逛。”

  他拍了拍应龙的小脑袋,从这个斩魄刀空间离开,脚一落地,使用瞬步赶路。

  不一会,他回到五光十色的池袋街道。

  霓虹的招牌悬挂在两侧商铺,人流拥挤,车来车往,他的耳边逐渐被这些声音填满。

  高空之上的风景固然震撼,绝美,却显得太过于广阔,没有一丝人味。

  偶尔看一看还好,经常仰望星空,恐怕真的会看破红尘,出家当和尚或者是隐居山林的道士。

  “哦~”应龙的叫声显得很没有气势,金色竖瞳好奇打量面前人群,龙的本能让它迅速对这些不同的人产生好奇,四肢发力,想要跳到一个丰满的胸上。

  青木一把抓住,“给我老实点。”

  女人看着离自己胸前仅有数厘米的拳头,再看看五官端正的青木,扬手一巴掌,“别以为长得帅就能耍流氓。”

  呼。

  巴掌落空,女人惊讶瞅了瞅周围,嘟囔道:“跑得还挺快,绝对是惯犯。”

  青木逃离那条街,手捏的更紧,应龙疼得嗷嗷叫,“你再敢往女人身上扑,信不信我阉了你?”

  应龙本能察觉到一股凉意,连忙不叫了,乖乖伸出舌头,舔着他手指,发出呜咽的讨好声。

  “给我待在肩膀上,”青木没好气白一眼,重新将它放在自己右肩,迈出小巷,混入人群之中,前往池袋有名的美食街。

  刚才的造龙和翱翔天际,消耗他不少的灵压,需要通过大量进食补充。

  他的目标很明确,去川菜馆,点上招牌的回锅肉,水煮鱼,麻婆豆腐,口水鸡,搭配冰镇的生啤。

  吃个半饱,再去外面扫荡那些小吃。

  约摸十几分钟后,他握着冰淇淋抹茶,从店家手里接过三个热气腾腾的鲷鱼烧,分别是红豆,芝士,抹茶三个口味。

  “呼,呼,唔,味道不错,不枉我排队五分钟。”

  青木一口咬下鲷鱼烧的鱼头,软香的红豆伴随着甜味涌入口腔,再喝一口冰淇淋抹茶,那感觉真TM甜。

  他眉头微微皱起来,这里的糖是不要钱嘛,放这么多,太腻了,想要丢掉,眼眸一扫,附近又没有垃圾桶。

  青木想了想,决定去僻静小巷转一转,很多餐饮都会将垃圾桶摆在后门口。

  嗡。

  正在寻找垃圾桶的他,忽然听到一把响亮的刀鸣声,顺着声音的感觉,从繁华街道,转入一条僻静的小巷。

  空气有些臭味。

  一名醉汉倒在不远处,吐了一地。

  青木嫌弃地跨过那些呕吐物,易拉罐,空酒瓶,散落在巷道,再往前几步就是某家店的后门,边上摆着一个垃圾桶。

  “切,才刚刚十点嘛。”一个身材矮小的双马尾少女坐在垃圾桶盖上,手揉着脸。

  “晚上好。”

  青木很有礼貌地打一声招呼。

  “哈?”少女扭过头,散发着食物香气的袋子递到眼前,温和男音传入她耳中,“你要吃鲷鱼烧吗?”

  “谁会吃来历不明的食物,万一被你迷晕,我岂不是吃大亏。”

  双马尾少女暴躁地吼一声,她的右脸贴着膏药,右手腕也绑着绷带,“给我滚,不然我一棍子打爆你的脑袋!”

  应龙尾巴一卷,继续趴着,没有半点想要护主的念头。

  青木心平气和道:“那你让开一下,我丢下垃圾。”

  少女看着他白净的模样,不像是坏人,再一看鲷鱼烧,咽了咽口水,嘟囔道:“你是哪家的大少爷?不要给我浪费食物,拿来。”

  话未说完,少女抢过装有鲷鱼烧的袋子,抓起一个往嘴里塞,“唔,呼,呼,有些烫。”

  她连忙吹几口气,舌头往外散散热,再将芝士咽下去,一本正经道:“我叫流龙子,看在你上供鲷鱼烧的份上,你以后就是我小弟,有谁敢欺负你,直接报上我池袋蜜獾的称号。”

  “流龙子?真是奇怪的名字。”

  “啰嗦,那是老妈取的名字,我有什么办法,你叫什么?”

  “青木。”

  “你这个名字有什么资格说我的名字奇怪啊!”

  流龙子瞪一眼,觉得眼前这个瘦弱的男生真是够奇怪。

  青木看一下她稚嫩的脸,问道:“你小学毕业没有?”

  “我是中学一年级!”

  流龙子蹭地从垃圾桶盖站起来,怒气冲冲道:“你小子是在小瞧我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