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在东京卖斩魄刀 > 第四十二章 直面灵王

我的书架

第四十二章 直面灵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是什么感觉?

  杰克心神被对方的戏剧腔调吸引,并无法自拔,像是有一个自己从身体抽出,看着另一个自己开口念道:“花风絮乱,花神啼鸣,天风繁乱,天魔嗤笑,花天狂骨。”

  没风,却有风的感觉,似乎有条线被吹断了。

  他看不见樱花树,看不见蔚蓝天空,人出现在一间简洁的卧室,床翻倒在地上,压着一位金发帅哥的腰。

  那个帅哥的侧脸,和他一模一样。

  超过数十头虚挤在周围,它们戴着面具,胸口有一处空洞,体型或大或小,外观比起人,更像是西幻小说里面的半兽人。

  它们齐齐看着他。

  他看着两头虚,爪子上满是鲜血,脚边落着不知是谁的肠子,看起来是那么刺眼。

  两名守卫的念能力者部下,已经没有生命气息。

  “花天狂骨,让我们一起玩吧。”

  杰克低声说着,灿烂如阳光的脸庞仿佛覆盖上一层厚厚的乌云,他明白,干这一行,牺牲不说很常见,也不是很罕见的事情。

  可明白归明白,看着部下的死亡,他心里还是会觉得愤怒,进而迸发出强烈的杀意。

  他要杀光这群虚!

  “崭鬼。”

  杰克纵身跃起,花天狂骨的能力是将孩童的游戏化为现实,只要踏进花天狂骨的灵压范围就强制性参加游戏,一切规则由花天狂骨定下。

  赢了就能生存,输了就必须要死,即使是他的主人杰克也不能例外。

  但游戏不是完全公平,由于杰克比敌人更清楚游戏规则,且有权随时变换游戏种类,所以他在游戏中更有优势。

  比如说崭鬼,哪一方高就能赢。

  他跃起,高度超过底下的虚,一长一短的刀朝下挥舞。

  刚刚落在两头虚的面具,凌厉的斩击从刀锋骤然爆发,直接将虚从头到脚劈成两半,一点阻力都没有。

  其余虚打开黑腔,果断选择退走。

  杰克只来得及转向挥刀,将旁边两头虚的面具砍破,因高度变得不相上下,斩击没有触发。

  它们退回黑腔。

  这是小型虚最恶心的地方,它们未必有大虚基利安那么强大的破坏力,却在机动性上,远胜于大虚。

  杰克落在地上,愤怒的心情没有平息,眼前的景色被黑雾分割成几片,随即扭曲,仿佛空间被一种巨大的力量给撕得粉碎,然后又重新拼凑在一起。

  短短一秒的时间,他像是穿过一条非常漫长的隧道,到达一个整体昏暗的空间。

  他眼前的长桌之上,欧式风格的蜡烛蹭地燃烧,烛光缓缓驱散昏暗。

  让他看清,桌边有一排排高背椅,每张椅子后面都有不同的阿拉伯数字。

  “杰克,你也来了。”熟悉的声音从对面传过来。

  他视线从身边的高背椅离开,落在对面,神情有些复杂道:“唐,你什么时候成为死神的队长?”

  “不久,我也是今晚拿到斩魄刀。”

  唐龙面上挂着谦谦君子的温和笑容,心里没有之前的怀疑。

  “叙旧到此为止。”

  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似乎是直接在两人脑海响起。

  这个时候,两个人才意识到,边上还有一位伟大的存在。

  未发声之前,他们居然脑海都没有闪过往那里瞥一眼的念头。

  很不合理。

  杰克心里满是惊讶,又压制不住内心的好奇,侧身向前看一眼。

  那位自称是死神之主,存在岁月成谜的灵王坐在高背椅上,浑身笼罩着一层烛光无法照亮的黑暗。

  他眼中的光明迅速被那层黑暗吞噬,连灵魂都不例外,大脑失去思考的能力,呆呆站在原地。

  “你们可以坐下。”

  随着灵王的一句话,杰克猛地回过神,浑身冷汗直冒,连忙乖巧坐在高背椅上,一看对面的唐龙。

  他心里稍微放松些。

  这位深不可测的男人在面对灵王时,依旧流露出一丝真实的畏惧。

  青木看着两人,心里很是满意,真是人才啊,这么快就能觉醒成为死神。

  让他的灵压再次增长,从一般副队长的灵压,飙升到接近队长级别的灵压。

  “这是你们的死神令牌。”

  青木将令牌抛给两人,“杰克是八番队长,唐龙是三番队长,我会给你们招募自身队员的权力,记住,你们的感觉不是百分百准确,只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

  杰克接过死神令牌,一面是骷髅头,一面是数字八,他牢牢握住,语气满是恭敬道:“伟大而睿智的灵王啊,我能问您几个问题吗?”

  “说。”青木心情好,不介意编谎话骗人。

  杰克舔了舔有些干的嘴唇,问道:“这里是哪里?”

  “瀞灵廷。”

  “瀞灵廷在我们的世界吗?”

  “不,在尸魂界。”

  咕咚,杰克吞了吞口水,其实在得知虚是人类死后的灵魂堕落产物,他心里就有一个猜想,类似天堂和地狱的世界会不会真得存在。

  “尸魂界是什么地方?”

  “所有生灵的终点。”

  杰克忍不住问道:“死后的人能够在这里生活吗?”

  “不能,死神之外,其余的灵魂都会融入黑暗,直到转世的那一刻。”

  “死神能活多久?”

  “看你的灵压强度,你的灵压越强,你的寿命越是悠久,百年,千年,万年,十万年,甚至是不死不灭。”

  青木为让他们努力变强,将饼画得够大。

  不死不灭。

  这样的话出自于一个普通人口中,那就是一个笑话,没人会放在心里面。

  从一个神秘未知的伟大存在口中说出,让杰克深信不疑,心里变得无比炽热。

  那可是每一名人类都曾渴望过,又不得不放弃的愿望。

  “提问到此为止。”

  青木看他还想问,不耐烦地终结话题,叮嘱道:“招募队员的方法是将斩魄刀插入对方心口,不需要始解,你们记住没有?”

  “记住了。”两人齐齐回答,老实如刚上小学的小学生。

  “好,下去备战吧。”

  所有光线扭曲成一点,黑暗崩裂,杰克回到现实,月光从破开的屋顶照下来。

  周围是部下们的呼唤。

  瀞灵廷的时间和现实的时间流速不同。

  一样的话,屋内应该站满闻声而来的部下。

  他心里想着,一脚踢开翻倒的床,握着令牌回到自己的躯体。

  “杰克局长!”“您没事吧?”“您成为死神了?”

  他从地面爬起来,腰没有疼痛的感觉,看着蜂拥而入的部下们,“别吵!立刻通知所有非念能力者的成员集合,我有重大事情宣布。”

  杰克要在最短时间,挑选出五百名队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