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在东京卖斩魄刀 > 第三十五章 累了毁灭吧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五章 累了毁灭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远藤佑理香不是通过家里面的关系网转到矢仓学园,她是靠着自己的努力,在社交网站找到校长儿子,下局,设计陷害对方。

  利用拍下的照片要挟校长,不让她转学过来,就公布到网上,再报警抓校长儿子,罪名就是猥亵未成年少女。

  校长意外地爽快,没有怨恨她,还表现出很高兴的样子,说早就想要治治儿子的好色性格。

  如今能在小事上面栽跟头,真是再好不过的教训。

  她说服父母就更简单了。

  矢仓学园名声谈不上很好,也比家里面的宫越学园要强太多,她摆平所有障碍,转到这里。

  远藤佑理香走到最后一排,将书包放在课桌抽屉,眼眸微微瞥向旁边,对上青木探寻的目光,她迅速移开,嘴角勾起,真期待下课后的时光~

  窗外微风拂过,粉笔滑过黑板,讲台上的物理老师用清脆嗓音向学生们传授知识。

  叮铃铃。

  下课的铃声回荡在校园,酒井弦子没有拖延下课的习惯,放下粉笔,拿起讲台的教科书,走向门外。

  教室迅速变得喧闹,不同于青木的无人问津,远藤佑理香这个转学生明显比较吃香。

  金发的闪亮少年凑上前,自来熟道:“远藤酱,周末要不要去约会~”

  “抱歉,我周末有点事情,”远藤佑理香委婉拒绝,她眼眸望向靠窗的青木。

  金发男生瞥一眼,若有所思,没记错的话,那个转学生也是埼玉转过来,面上露出笑容道:“你要是有改变想法的意思,随时都能过来找我。”

  “嗯,有空的话。”远藤佑理香微微一笑,努力维持自己的人设,她要装出乖巧的模样,赢得全班人的好感和同情。

  让青木君处于孤立的状态。

  “说定了,”金发男流露出闪亮笑容,又迅速转向另一位漂亮女生,“三原酱,周末要不要和我去约会啊~”

  远藤佑理香从书包拿出一瓶绿茶,走向靠窗的位置。

  青木手撑着侧脸,视线望向窗外天空,单纯发呆。

  “青木君。”

  甜甜的呼唤在耳边响起。

  青木视线从窗外天空收回,落在少女的身上。

  她的表情没有记忆那么骄横,不可一世,就像是拔光爪牙的猛虎,温顺无害,“青木君,我事后好好反省过自己的所作所为,以前是我做的不对,我在这里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我。”

  远藤佑理香鞠躬,双手献上一瓶绿茶,以此表示自己和解的欲望。

  “喂,你看那边,两个转学生好像认识?”“笨蛋,那个转学生不也是埼玉过来。”

  “看起来好像有故事诶。”“以前说不准是恋人。”“哇,那么漂亮的女朋友都能分手吗?换我的话,打死也不会分。”

  转学生,美少女,两个因素加起来,足够引发班级其他学生的注视,勾起他们心底的八卦之火。

  连星川悠都没有继续看书,悄悄打量后边,要是青木有女朋友的话,就不需要担心虎子的安全。

  “我对你真是无语了。”

  青木没有接过绿茶,手放在课桌上面,这家伙是不是动漫看多?

  真以为只需要低下头,道歉,过往所做的一切就能够一笔勾销?

  世上哪里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更不用说,原主算是间接被霸凌的学生们逼死,不是他们的霸凌,也不会让原主在外婆死后,立刻选择自杀。

  “青木君,我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你不原谅我的话,我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

  远藤佑理香眼眸泪汪汪,继续发动名为服软,实则拱火的道歉。

  青木火气瞬间飙升,这是用道德威胁他原谅?

  他面无表情接过绿茶,用手拧开瓶盖,直接往她头上倒,一字一句道:“我郑重告诉你,酒井青木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所作所为。”

  因为原主死了,再也没有人能对霸凌过原主的人说一句原谅。

  这一幕惊呆班上的其他同学。

  “喂,不论怎么说,你这样的行为太过分了。”

  “闭嘴。”青木暴躁地怼回去,手丢掉空瓶子,冷冷道:“你给我滚远点。”

  啊啊啊啊……远藤佑理香手紧紧抓着膝盖,肩膀抖个不停,不行,再待下去就要露馅了。

  她捡起空瓶子,迅速跑出教室外。

  在其他人眼里,她绝对是哭着跑出去,他们看青木的眼神,愈发显得疏离。

  青木不在乎,认为她就是活该,坐下来,继续看着窗外发呆。

  远藤佑理香一路跑到底下的女厕,闯入一个无人单间,锁好门,脸颊如熟透的苹果,红扑扑,甚是诱人。

  “哈哈,果然,青木君你是最棒的人员。”

  远藤佑理香坐在马桶盖上面,眼眸漆黑无光,内心被扭曲,成瘾的快感笼罩。

  她曾在周末尝试过,参加线下那种SM的聚会,想要试试其他人的严苛话语,能不能让自己体会到快感。

  结果是不行。

  不论嘴上的言辞多么犀利,也无法改变那些男人心里对她的欲望。

  本质上讲,他们还是在讨好她,就是换一种方法。

  不像是青木,完全是发自内心的厌恶她这个人,没有想要渴求什么,从头到尾都是站在至高处,居高临下的呵斥。

  是她渴望得到青木。

  当然,她想要的不是正常男女交往,单纯是身体上的欲望。

  她计划让班上同学孤立青木,将青木变成欺负她之外,没有其他事情能干。

  而她假装一次次的勉为其难,要求自然会越来越过分,最后发展到对她身体的欺负。

  那一天真得来临,她一定会体会到极致的愉悦。

  远藤佑理香离开单间,将湿透的手指洗干净,走向外面。

  快要回教室的时候,她从后门看见一个娇小的紫发女生坐在青木旁边,似乎在对话?

  她眼眸闪过一抹疑惑,伸手拉住旁边出门的男生,问道:“不好意思,我想问一下,那个女生和青木君是什么关系?”

  男生还是第一次触碰女生的手,有些紧张道:“应该是朋友,我每天看他,星川,七海,都是一起过来。”

  “哦,谢谢你。”远藤祐里香松开手,露出让男生能梦见的甜甜笑容,眼眸迅速变得阴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