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在东京卖斩魄刀 > 第三十三章 酒是万恶之源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三章 酒是万恶之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夜无语。

  天空泛着鱼肚白的时候,七海虎子踏空返回公寓,她在后半夜虚少的时间段,慢慢摸索出踏空的技巧,汇聚些许灵压在脚心,周围会形成一个立足点。

  很结实,就像是踩在地面。

  具体是什么原理,她不是充满求知欲的科学家,没兴趣搞清楚,只知道这么做能行,那就没有其他问题。

  她从敞开的窗户钻入卧室,掀开白色窗帘,没有从柔软的床铺上,看见星川悠的身体。

  门外有一道陌生的灵压反应。

  她迅速打开门。

  客厅弥漫着一股酸酸的臭味,酒井弦子趴在多人沙发,一头黑色长发垂落在地面。

  星川悠的身体趴在单人沙发,嘴角凝固挑战人嗅觉的呕吐物,伸手过去的话,绝对是没有呼吸。

  她的灵体趴在单人沙发后面,侧脸着地,屁股高高翘起。

  七海虎子手挥了挥鼻子下的空气,看着地面空空的啤酒罐,多少明白昨晚这里发生什么。

  “悠,你醒醒。”

  “唔……”星川悠翘起的臀部被拍了一下,下意识回一声,脑袋昏沉沉,胃很不舒服,想要吐,又吐不出什么,不上不下憋在那里。

  七海虎子一把揪起她后颈,晃了晃。

  “呕~”星川悠张嘴,吐出浓浓的酒气,长长的睫毛颤了颤,她醒过来,紫宝石般的眼眸仍是茫然,回头看一眼道:“虎子?你怎么打扮成这样?”

  七海虎子松开手,单手叉腰道:“这就是死神的统一装束。”

  死神……星川悠懵圈的脑子忽然清醒,想起昨晚被酒井老师强拉着灌了不知多少酒,醉梦中遇到一个打扮像孔雀的自恋男。

  她借着酒劲狠狠训斥那家伙几句。

  双方围绕着美学争吵,最终那个孔雀男承认,她也有她的美学。

  “琉璃色孔雀。”她喃喃说出自己的斩魄刀名字,始解语,斩魄刀的能力一一涌上脑海。

  七海虎子满脸好奇道:“有什么特殊能力吗?”

  “秘密。”星川悠没有第一时间说出来,视线望向单人沙发的自己,小脸满是嫌弃之色,“到底是谁发明酒这种东西,真是恶心,以后我绝对不会再喝一口!”

  “哈哈。”

  七海虎子笑了笑,手往死神令牌注入灵压,复制出一个新的令牌,丢给星川悠,“这个给你。”

  “我先擦擦脸。”她不想一醒过来,就闻到脸上的呕吐物臭味。

  她憋着气,将脸擦拭干净,才返回自己的身体,胃比之前更难受,头也是一样,“唔,受不了,我绝对不会再碰酒一口。”

  “酒井老师!酒井老师!”

  她不想看着始作俑者睡得那么香,连忙摇肩大喊。

  “呃……”酒井弦子想吐,嘴里发出不舒服的呻吟,睁开银灰色的眼眸,头很疼,看见散落在地面的空啤酒瓶,头更疼了。

  “酒井老师,昨晚上的事情,你有什么解释的话吗?”

  星川悠双手环胸,小脸流露出一丝冷笑。

  酒井弦子理亏,连忙正襟危坐在沙发,姿态放低道:“真是对不起,我不该耍酒疯,强拉你喝酒,对了,我记得冰箱还有牛奶,拿出来加热,喝一喝会暖胃。”

  星川悠哼一声道:“那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加热牛奶。”

  “好。”

  昨晚酒井弦子有多么威风八面,现在就有多么卑微,按照未成年的保护法来说,昨晚灌酒的行为已经构成违法。

  道德上,她的良心也在谴责自己,堕落就堕落,还拉着学生一起堕落,真是误人子弟。

  酒井弦子真想穿回昨晚,狠狠给自己两个耳光。

  她拿出冰箱的四盒牛奶,倒在锅里面,中火加热,手持锅铲轻轻搅动,尽量不搅出泡。

  “七海,你帮我叫醒青木。”

  “好。”七海虎子回一声,大步跑向卧室,直接开门,“唔,好臭,床上吐了一大堆,喂,青木,你还活着吗?”

  “唔呃……”

  青木头晕乎乎,鼻子闻到那股味道,又升起反胃的感觉,头伸出床外张嘴,“呕。”

  吐出一堆酸酸的水,他身体舒服不少,酸味十足道:“早上好,七海。”

  “早上好,”七海虎子身子往后退一步,一脸嫌弃。

  青木挠挠棕色短发,手捂着肚子,吐槽道:“我昨晚高估这具身体的酒量了,那么点酒居然能喝醉。”

  想当年,他喝下一瓶半白酒,还能骑着心爱的小绵羊回家,啤酒更不用说了,基本没喝醉过。

  昨晚真是阴沟里翻船。

  “弦子,家里面的拖把在哪里?”

  青木慢吞吞走出卧室,想要打扫自己制造的现场,那股子味道,连爱喝酒的人都不会觉得好闻。

  酒井弦子继续搅拌道:“不用,等下我打扫,你们快刷牙,喝牛奶暖暖胃。”

  “嗯。”他点点头,醉酒的第二天喝热牛奶,确实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青木走向卫生间,看见正在刷牙的星川悠,微微一呆。

  “干吗?”星川悠停止刷牙,小嘴沾染牙膏的泡沫,“你没看过人刷牙嘛。”

  “不,就是有些意外,你精神看起来还挺好。”

  青木随口扯个谎,昨晚喝得太嗨,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位居然变成死神。

  他体内的灵压又变得更强,不逊色一般的副队长级别。

  喝酒真是误事,青木摇摇头,决定以后少喝点,绝对不能喝得失去意识,连身体的灵压变化都无法迅速察觉。

  星川悠想到昨晚就来气,瞪眼道:“你好意思说!昨晚你这家伙没少灌我!”

  “你就是这么对救命恩人?昨晚你踩桌子上跳舞,一脚踩空,差点没摔死,是我眼疾手快,拉住你才没有出事。”

  “你不灌酒,我会做出那种失态的事情吗?”

  “你才喝两瓶啤酒,这能醉?分明就是你借机想要嗨一嗨,结果嗨失误了。”

  两人的争吵声从卫生间飘过客厅,到厨房。

  酒井弦子听得内心的罪恶感愈发重,朝里面喊道:“你们别吵了,是我的错,我不该拉着你们,下午放学,我请你们逛街,想买什么就买什么,算是我的赔礼道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