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在东京卖斩魄刀 > 第八章 拳击部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我的书架

第八章 拳击部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七海虎子最讨厌去医院,或者找医生看病。

  她坚信,强壮的体魄足够战胜任何感冒发烧之类的小病。

  大病的话,她又没钱,知道还不如不知道。

  “没问题,我要继续锻炼!”

  她握拳向着天花板一挥,满脸热血少女的表情。

  每次露出这个表情,星川悠就明白,她的决心不会改变,无奈道:“好,那我们先去食堂吃饭。”

  “哈哈,你不说我差点忘记。”

  七海虎子笑了笑,直接用腰发力,上半身离开地面。

  星川悠急忙揪住她的背心,“虎子,你别这么突然起来,差点被你搞得摔倒。”

  “还不是你一直趴在我胸上。”

  七海虎子漫不经心地回答。

  星川悠连忙辩解道:“那是我自愿的吗?还不是你非要拽我。”

  “好,是我的错,对不起。”

  七海虎子懒得争辩,这么多年下来,她早已经放弃在嘴上功夫能赢过星川悠。

  “明白就好。”星川悠一拍她的肩膀,捏着鼻子道:“你快去换衣服,一身臭烘烘的味道。”

  “不会吧?我应该没出那么多汗。”

  七海虎子揪起背心闻了闻,没有悠说的臭味,她闻不到,那就没问题,不用拿去洗。

  她起身走向拳击部的更衣室。

  偌大的拳击部,有两个擂台,十几个沙袋,宽敞的场地却没有其他部员在。

  不是矢仓学园的拳击部荒凉,相反,在一个月前,整个拳击部的人数达到三十五人。

  矢仓拳击部也是全国比赛前三名的常客,偶尔还会包揽冠军。

  直到七海虎子的入部。

  当时全是男人的拳击部,没有女生的更衣室,也不打算招收女部员。

  七海虎子不服气,提出用拳头决定能不能加入。

  然后,她击败包括部长在内的所有人。

  她本意是大家一起锻炼。

  那些部员大概是觉得输给女生太丢脸,再也没有来过一次社团。

  整个拳击部,沦为她一个人的使用场地。

  七海虎子脱下背心和运动胸罩,捧起来闻了闻,好像是有一点味道。

  放回衣柜味道会更浓郁,她直接挂在柜门上,这样能减少汗臭味。

  她换上白衬衫,系好花格子领带,穿上绿色外套加浅黑色短裙。

  和星川悠的短裙高度不同,她的短裙往内折了折,比较短,没有套丝袜,简单穿着黑袜加运动鞋。

  “悠,我们走吧。”七海虎子从更衣室跑出来,勾搭住她的肩膀,满脸笑嘻嘻的表情。

  “你的裙子高度不合规矩。”

  “哈哈,别在意那些小事,底下是安全裤。”

  七海虎子掀开短裙,表示不在意。

  “你没看过新闻嘛,外国有人把农场的猪都给弄翻了,世上的变态一大把,对安全裤都能兴奋的男生也是存在。”

  “诶,不会吧,”七海虎子一脸惊愕的表情。

  星川悠掏出二手机,搜索到那条新闻报道,“你看,就是这个男人。”

  “这个世界还真大啊。”

  七海虎子是万万没有想到,猪抛开吃之外,还有其他用处。

  两人边走边聊,离开拳击部,前往学校的食堂。

  矢仓学园的食堂是位于教学楼底层,面向中庭和社团大楼的那一边,不需要替换室内鞋就能进入。

  食堂布置类似于高档的餐厅,外面是玻璃墙,菜品丰富,从西餐到日本料理,价格便宜,味道又好吃。

  家里没有做便当的学生,几乎都喜欢聚集在食堂吃饭。

  七海虎子和那些学生不同,她会选择食堂的理由,不是食堂饭菜好吃,是这里的米饭和汤是免费提供。

  她只需要点几百日元的天妇罗,就能依靠米饭和汤吃到饱。

  这样寒酸的点法,几乎没有其他学生会做。

  她会点,单纯是穷。

  七海虎子从小被父母遗弃在路边,是行人帮忙送到孤儿院。

  在她初中时搬出孤儿院,不是嫌那里不好,单纯是孤儿院倒闭。

  她和同在孤儿院的星川悠在外做兼职,租一个集装箱充当临时住处。

  原以为很快能搬出去,现实是住到现在还没有钱搬家。

  “给你。”

  打菜的大妈看到七海虎子,直接拿出一个饭盆,省得她总是过来盛饭。

  “谢谢大婶。”七海虎子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饭盛得满满,浇汤,放上一个天妇罗,端着大碗饭寻找座位。

  食堂内的白色餐桌是长方形,四张连在一起,她来得有些晚,大部分地方都坐满人。

  仅有一些地方空着。

  “酒井老师,我能坐这里吗?”

  七海虎子脑子没有尊卑观念,学生和老师,在她眼里,都是平等的存在,自然不会和其他学生那样,远离老师的座位。

  酒井弦子对这位豪迈的女生很有好感,微笑道:“没问题,七海,你今天又旷课了?”

  “没办法啊,我没兴趣读书,只要保证出勤率够升学就行。”

  她很坦然承认自己旷课的事情,目光转向旁边的男生,笑嘻嘻道:“我叫七海虎子,是1C的学生,以前没见过你,是酒井老师的男朋友吗?”

  “咳,”酒井弦子险些将饭喷出来,“七海,这是我的表弟青木,以前住在埼玉那边,现在住池袋,下周一会转到我们班上。”

  “哦,新来的同班同学啊,你长得很瘦弱,要不要加入拳击部锻炼自己的体魄?”

  七海虎子一直想要让拳击部恢复一个月前的光景,拉拢过几名新生入部,没有一个能坚持下去。

  拳击在学生之间,太冷门了。

  青木还在那里考虑要不要加入拳击部。

  星川悠开口道:“虎子,你不要将自己的兴趣强加在别人身上,而且你制定的那个锻炼计划,几乎将人的空闲时间全占了。”

  通常来说,社团活动都是一个星期搞一次或者两三次,七海虎子的锻炼计划是从周一到周六,从上午六点开始,下午五点整结束。

  “不这样怎么变强啊!”

  七海虎子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误,以最强为目标的话,自然要抱着拼尽全力的心态去努力,不能有一丝懈怠。

  青木点头道:“说得有道理,我加入。”

  “呵呵,希望你能坚持一个星期。”

  星川悠面露冷笑,想要加入拳击部接近七海虎子的男生,不是少数,但没有人能够坚持下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