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大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宫越学园是大宫区唯一的一所高中,教育环境谈不上恶劣,也谈不上多么优秀。

  就是很普通。

  和所有日本学校一样,宫越学园在教学楼门口,摆放着一排排鞋柜,鞋柜用了有些年头,锁早已经被前辈们翘掉,学校也没有打算置换新的鞋柜。

  因此,颜值高的学生,往往会在鞋柜里面发现某人递交的情书。

  酒井青木的鞋柜肯定不会有那些玩意。

  真有,也是别人在恶作剧。

  青木到达学校,脱去室外鞋,一打开鞋柜门,一股令人上头的味道扑鼻迎来。

  里面放着的室内鞋湿透了,从味道能让人明白,弄湿室内鞋的是什么成分。

  他心里的火气蹭地往外冒出,眼眸扫向周围,锁定在鞋柜那边观望的三人组,“熊本,是你干得吗?”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啊,”熊本身高明显超过高中生应有的水准,高一米九五,常年打篮球让他体格显得健壮,平日在班级里耀武扬威。

  属于欺负酒井青木的主力军之一。

  熊本慢悠悠走过来,故意朝里面看一眼,叫道:“你也太不讲卫生,室内鞋居然搞得这么脏。”

  “熊本大哥,这小子本就是一个乐色,穿这样的脏鞋子很正常。”

  一旁的小弟帮腔。

  又有一人道:“酒井,你小子是乐色,喜欢穿什么,我们管不着,但不能弄脏我们的地板,赶紧用你的衣服给我们把鞋擦干净。”

  砰!

  青木直接按着熊本的后脑勺往鞋柜一塞,整个脑袋都塞进去,嘴死死贴在室内鞋,难闻的怪味从口鼻灌入。

  熊本呆住了,不敢相信,那个胆小,懦弱的酒井居然敢反抗。

  “好,我就好好用你将鞋擦干净。”

  青木手掌凝聚着些许灵压,以此保证对方没有反抗之力。

  熊本总算反应过来,一张脸气成猪肝色,双手撑在鞋柜想要拔出脑袋,没有任何作用,后面仿佛是有一面墙壁挡着。

  他气急败坏地吼道:“你们还不快帮忙!”

  两名小弟也反应过来,上前想要帮忙。

  青木猛地揪着熊本的头发将人提出来,又按向一名小弟,微黄的口鼻和对方亲密接触在一起。

  另一人被他凝聚灵压的脚尖点在膝盖,仿佛让铁锤重击,直接惨叫着倒在地上。

  啪啪。

  沾染灰尘的室外鞋掉落在他脸上,青木一脚踩上去,反复摩擦。

  这样的场景让周围学生们彻底呆住,就像是看见绵羊转身露出獠牙按住狮子的脖颈耀武扬威。

  那个酒井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

  青木看着碰在的两人快要窒息而亡,手往后一拉,直接让熊本摔倒在地面。

  空气大量涌入,对方愈发恼怒,“酒井!你死定了!我要杀了你!!!”

  “酒井青木早被你杀死了,就在昨天晚上。”

  青木一脚重重踩在熊本的胸膛之上,原主以前不是没有反抗过,只是势单力薄。

  越是反抗,欺压越是猛烈,一个人根本挡不住这些人的欺压。

  想想就让人火大。

  青木眼眸闪烁一阵蓝光。

  咔。

  熊本隐约听见镜面碎裂的轻响声,接着,对方手里不知为何出现一把启动的电锯。

  嗡嗡,电锯转动的声音让熊本怒火中烧的大脑重新恢复正常思维,“你,你想要干什么?”

  “在你杀我之前,先干掉你。”

  青木面上流露出一抹微笑,仿佛是在说要杀一头猪那么轻巧。

  他手起,电锯落,直劈面门,吓得熊本抬起右手阻挡,剧痛顿时传来。

  “啊,啊。”眼泪鼻涕全部往外流出,一张脸丑得不行,“不要,不要杀我,求求你了,不要杀我,我错了,呜呜,我真得错了。”

  “我不是你老爸,也不是老师,不在意你认不认错。”

  青木说着,一脚狠狠踩在他的裤裆。

  “啊!”熊本发出杀猪般的凄厉惨叫声,人使劲往后缩,撞在后面鞋柜,发出砰砰声,双手护住脑袋,“不要,不要杀我,呜呜,我不想死啊。”

  他说着说着,忽然回过神,自己的手不是被电锯锯掉了?

  熊本看一眼右手,还健在,再低头看向下面,裤子湿了,大腿有温热的触感,隐隐有臭味,显然是吓得身体无法自我管理。

  呜呜,两名小弟也是瑟瑟发抖,哭的眼泪鼻涕往外窜。

  围观的有些人还悄悄拍照,眼神多是幸灾乐祸,如同当初围观酒井被捉弄时的表情。

  “啊。”熊本发疯地吼一声,四肢并用地爬起来,向着校外狂奔。

  两名小弟也从幻觉脱离,跌跌撞撞跟上老大的脚步。

  青木估计,他们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今天发生的事情,大概率会沦为家里蹲。

  他刚才稍微借用一下镜花水月的完全催眠能力,碍于灵压弱,效果不是很真实,吓吓几名高中生是足够了。

  “地板真是脏,”青木看着三人留在地板的痕迹,眉头微微一皱,视线扫过旁边的学生们。

  他们迅速散开,比面对熊本时还要谦卑,似乎怕一对上视线就会挨打。

  青木没有搞牵连的想法,这些人冷漠归冷漠,也没有参与欺凌,仅仅是袖手旁观。

  没必要惩罚。

  啪。

  他的手搭在一位染发的女生肩膀,凑上前在耳边低语道:“今天的你还真是冷漠啊,远藤酱。”

  被搭住肩膀的女生腿发抖,手掌之下的肩膀也在发抖,语气强装镇定道:“酒井君,你别乱来,我男朋友是校外的不良头目,你惹我的话,绝对不会有好果子吃。”

  “真是可怕,还好你的男朋友不在这里。”

  青木手沿着肩膀,到她柔滑的单马尾,原主让这个叫远藤的女生搞得尊严丧尽。

  从某种意义上,这个女生比熊本还要该打。

  “青山酱,水野酱,你们也给我站住,好朋友就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才对。”

  青木能放过围观的学生,却不会放过帮忙的小弟。

  领头的学生要惩罚,助纣为虐的学生也不能放过。

  “这里的地面有些脏了,作为爱护公共卫生的好学生,我希望你们能趴在上面,好好擦干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