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为你降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深第一时间冲向了大雾。

他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之前正为了证明允诺程带领的耀瑞不是花瓶,他改了出道曲最后的舞蹈动作,收获了一波好评, 结果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突然起了大雾。

一开始,林深还以为是节目效果, 不禁感叹严敏瑞真是女中豪杰,强大的一批。

能带着他们来丽江办综艺已经了不得了, 还能带着大部队, 一起入住纳西族部落就更了不得了, 结果装备中除了有乐器库, 现在居然还准备上了干冰,给他们营造了一种在舞台上的氛围。

真是生活处处是舞台。

严敏瑞这个导演能在近几年导一个综艺火一个综艺, 看来她的本事是真的不小。

结果也就在这个档口,突然听见了常远惊恐的尖叫声。

常远那是真的害怕, 原本他是想给林深个下马威,好让林深知道昨晚在大庭广众之下给他难堪的后果, 结果设计好了一切后,却屡屡挫败,人家林深根本就不在乎镜头的拍摄角度, 更不在乎有没有镜头,注意力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呢,从头到尾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

气得常远不行。

便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连镜头都给林深掐了,结果灵异的事情就发生了。

先是无比熟悉的摄像机自己开机,紧接着,本不对着林深的镜头,一百二十度大转弯, 猛地对准了林深这一切都在常远彻底懵逼的情况下发生的,并且这个画面还除了他以外没有第二个人看见。

周遭的同行都在忙着给自己的爱豆拍摄,谁还管他手中的摄像机啊,所以常远连个可以取证的人都没得,只能自己惊讶。

这越惊讶就越觉得诡异,越想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原本为吓唬女员工而准备的恐怖故事,全部想走马灯一样在常远的眼前过了一遍,紧接着,他就发现从不远处的草木中充盈起了一片雾霾,就像是大雾簇拥着什么东西朝着拍摄的人群中踱了过来。

大雾越来越浓,朝他们蔓延的速度越来越快。

仿佛恐怖故事彻底应验,本就恍惚一惊一乍的常远是彻底吓屁了。

下意识的尖叫出声,什么都不顾的朝着远处跑去,妄图摆脱身后的大雾。

他的惊呼惊动了众人,人们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周遭居然起了大雾,这种大雾也确实不是人力造成的,严敏瑞再牛掰也带不过来这么多的干冰啊,但是人家不愧是导演中的强强者,很快便冷静了下来。

命人掐断了拍摄,当然即使不掐断也什么都拍不到,周遭雾霾太严重了,几乎是在他们发现的顷刻便覆盖了过来,那种感觉就像猛然置身于一大片清晨的森林中,四周被白茫茫的水雾覆盖,什么都看不清。

“没事的啊,都冷静,纳西族的气候就是这样,时而清明,时而起雾,过一会儿可能还会下雨呢,阴晴不定是常态。看好身边的装备,挨得近的都聚集到一起,别走散了。”

严敏瑞拿着大喇叭朝着雾霾喊,在她有力淡定的喊声下,刚才还惴惴不安的工作人员们也都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就像找到了主心骨一样。

全部都听严敏瑞的,挨得近的人们聚集在了一起,负责拍摄的摄影师们抱着装备往一起扎堆。

唯有林深,在被大雾覆盖住的一刻,似猛然想起了什么一般,迎着那白茫茫无边际看不清的大雾冲了过去。

“允诺程———诺程————”

少年喊着这个名字,凭着印象朝着允诺程的方向飞奔。

林深也听过纳西族的诡异传说。

从他刚到这里的时候,阿米就已经拉着他给sas神乎其神的夸大杜撰了一遍,说得那叫一个邪乎。

什么不要独自一个人行动啊,什么看见蛇也不要打死啊,什么不要和当地人硬碰硬啊等等等等。

这一切林深是一概不信的,他不是个怪力乱神的人,他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已经很多年了,但是他也尊重不同民族的不同风俗,别管他们这是吓唬小孩子的也好,还是真有其事,他都自愿当一个旁观者,没他什么事他就不参与。

sas或许也与他是同一个想法,反正听阿米讲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当真,除了平时伪装小白花的蓝桉装了装害怕,收获了黎宇宸一波安慰以外。

可是等到真实发生的时候,林深满脑子想得都是允诺程。

他想到他的身边去,无论允老师害不害怕,他都想在他的身边护着他,在大雾之中一回头就能看见他。

所以林深根本没多想,身体的下意识反应永远要比脑子转得还快,允诺程就像是他的反射弧,轻轻一碰,就是痉挛。

一片大雾之中,林深凭着记忆点找寻允诺程的方向,隐约中好像有听见苏雀的声音,苏雀一定在允老师的身边,找见苏雀,离找到允诺程就一定不远了。

林深徒自欣喜,结果下一刻,脚下却像是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趔趄的同时下意识的哎哟了一声,结果他这一声下去,身边好像过来了一个人,二话不说就直接将他揽到了怀里,两人的身子顺势都是一歪,直直的摔在了地上。

林深被摔的有些吃痛,脑袋撞击地面的时候,好像感觉刚才搂住他的那人用手臂护住了他的头部,以至于后脑勺并没有接触上地面,而是倒在了那人的手臂之上。

有熟悉的味道漫过来,温热的体温,健硕的肩胛骨下一刻,林深二话不说直接反身一滚,离开了那人的怀抱。

“黎宇宸?”

渣渣攻身上的香水味,林深太熟悉了,限量版顶级品牌,淡淡的一种清香,不浓郁、很沁人心脾的味道,而林深闻起来却只觉得熏人、呛鼻。

“你怎么会在这里?”

“来找你啊。”

黎宇宸躺在林深的身边,在林深准备反身离开他怀抱的一刻,抓住了林深的胳膊,将少年翻身的动作扼杀在了摇篮里,但是两人也拉开了一段距离,从刚才搂着香酥软体,变成了香酥软体近在身边。

林深:“找我?找我干嘛?”

林深很不解,不是都表演完了么,还来找他干什么,而且黎宇宸应该去找蓝桉才对吧,蓝桉‘小白花’一个,在这种环境下,知道他是小白花的人都会觉得他害怕吧,既然如此,身为他的官配,当然应该去保护他了。

黎宇宸在抱住林深的一刻也有短暂的错愕。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追着林深过来。

原本林深还在他的前方律动,他按住林深的肩膀,从身侧能看见少年完美的侧脸,纤细的脖颈,以及往下描摹,被按在自己手中的消瘦肩膀。

他叼起了脖颈上戴着的项链,像是某种烙拷一样的东西,偶尔律动的侧身,嫣红的唇瓣包裹着银色的小蛇

特别好看,无边魅惑。

黎宇宸没想到林深还有这样的一面,又纯又欲又让人欲罢不能。

他不知道是不是受这个画面的影响,在大雾而起,林深毫不犹豫冲向大雾的一刻,他便紧随而至。

顷刻伸手几乎想要抓住出逃的林深,结果指尖却与林深的手臂擦身而过,本来就在眼前,一伸手就能抓住,却偏偏错失了,手中空落落的什么都没有。

“起开,别挡道。”

黎宇宸没有回答他,林深也没有再问,他现在哪有空闲聊,天知道突然起雾是什么原因,即使就是自然原因,他也想要第一时间找到允诺程,守在他的身边。

他被黎宇宸抓住了手臂,虽然错开了一点距离,但仍然还是躺在黎宇宸的怀里,他刚才似乎是为护住自己帮他挡了一下,一码归一码,林深说了一句谢谢。

“不客气。”黎宇宸道,但是并没有松开林深的手臂,两人都躺在地上,距离很近,他能看清林深不耐的表情,随即不但没有分开抓着林深的手臂,反而还顺势一拉,重新将酥香软体搂在了怀中。

林深:“!”

“黎宇宸!!你又抽什么疯。”

“你喜欢的人是不是咱们的老板———允诺程。”

林深直接屈膝就要往黎宇宸身上踹。

这男的没完了是吧,真当他好欺负是不是?之前在温泉池林深是有意为之,才没有挣脱,这一回事出紧急,黎宇宸敢拦他,信不信林深能直接把他打成半身残疾。

他最近的锻炼稍有成效,每天举铁要举好几个小时,所以虽然他现在看上去仍然很瘦,但也已经不再是过去的他了。

结果,却听见了黎宇宸蛊惑的嗓音。

他说‘你喜欢的人是不是允诺程’。

黎宇宸知道了?怎么知道的?

林深短暂的错愕了一秒,但是不重要,他就是喜欢允诺程,谁知道都没关系。

黎宇宸:“我看见你唱歌的时候在对着他唱,跳舞的时候也在看着他,律动时害羞躲闪的方向也是他所以,你是不是喜欢允诺程?”

林深:“就是,我喜欢他,我喜欢耀瑞总裁。”

“为什么?”黎宇宸问,“是想找个靠山?还是看上了他在娱乐圈的地位,还是因为他有钱,为什么会喜欢一个和你差那么多岁的男人。”

林深:

他这是在看不起允老师的年龄?!!

靠!

“什么叫做和我差那么多岁的男人,他今年二十七,我十七,也就差十岁,十岁算什么?爱情还分年龄?而且你眼睛是不是吓了,允老师哪里老了?”

那么好看的一张脸,根本看不出来年龄,林深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还以为他十八,年龄好像对允诺程来说,只是一个数字,并不是他美貌的封印,也解不了他吸引人的潜质。

“呵,”注视着反应这么激烈的林深,黎宇宸忽而笑了,看得林深有点懵,这个渣渣攻怎么神神叨叨的。

不会吧,蓝桉有抖s的潜质,黎宇宸有抖m的潜质?绝配啊!

“你看来真得很喜欢他,”黎宇宸笑道。

林深:“是,所以赶紧把爸爸松开,再不松我就”

“我不会松的。”黎宇宸直接一个翻身,将林深压在了身下,两只大手有力的抓住了林深纤细的手腕,将它们拉过头顶,两条长腿架在林深的两腿中间,一条还压住了他屈起来准备踹他的那条腿的膝盖。

一副霸王硬上弓的架势。

而事实上他也确实是这个架势:“我早就和你说过,你喜欢谁爱谁,看上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在我的怀里,如果我想要没有人能逃得了!”

林深:

这古早味十足的台词,林深梦回小学翻过两页的霸道总裁爱上我。

真是抓马,但是drama归抓马,遇见这种人,尤其还是真的被霸道的压在身下,亲身体验的那一刻,想到的绝对不是这是什么台词,这是什么剧情,又有多么的尴尬,也没有那个时间用脚指头抠出一座三室一厅。

身体下意识的反应绝对压得过所有的一切。

黎宇宸压着林深,视线像是利刃一样一寸一寸的划过林深的面容,盯着他如明月一般透亮的黑眸中映衬的自己:“呵,眼睛好了啊,现在应该能看清了吧?那就好好看清楚压在你身上的到底是谁!”

“怎么,是不是还想给我录音啊,你是不是以为你把我说的话放给蓝桉听,我就会担心,我就生气,我就会再也不靠近你,放过你了?还是说,你想要威胁我,把我的录音扭送记者?让八卦杂志登满我的八卦消息?好让我身败名裂?”

“老幺,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在乎?我从小到大经历过的一切,比这些残酷多了。既然你这么想录音,想把我拿捏在手中,我就给你这个机会,我接下来说得话,你听清楚了!”

黎宇宸钳着林深的手腕,当着林深的面点开了录音的按钮,亲自将自己接下来准备说得话一句一句的录在了腕表里。

宛如黑豹一般晶亮慑人的眼眸在林深的身上横扫,不顾林深几次快要挣脱的挣扎,也不顾自己身上挨了林深多少下拳头,多少次膝盖,一次次的将欲逃跑的林深拽回来,压在身下,压在自己的怀中。

被林深的拳头打得嘴角渗出了鲜血,顺着他混血深邃的下颚轮廓滴了下来,浓烈的鲜血染着腥味滴在了林深的额头。

黎宇宸笑得那般渗人,舌尖舔舐过自己嘴角的鲜血,身体下行,盯着林深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我睡过的男男女女数都数不清,是他们缠着我,要我睡他们的,是他们自愿的,是他们活该的。”

“我没有喜欢过人,也不会喜欢上任何人,我确实对蓝桉感兴趣,但也只是对他那张脸、他的身体感兴趣,我今天对他感兴趣,明天就可以对你感兴趣。”

“我不谈感情,也不会在一个人身上投入过多精力,更不会对任何人负责。”

“得不到,我会想办法得到,吃不到,我强上也要吃到!”

林深:“!”

“你可以将我这些话放给任何一个人听,卖给记者、放给粉丝,推上热搜都随便你,我皱一下眉头算我输。”

“老幺何必如此呢,原本,我只是对你稍稍感兴趣那么一点点,你要是顺着我,或许我就只是三分钟热度,尝一尝就忘了。可你偏偏要这样,还和我说你有喜欢的人,设计我,给我录音,逼我这样对你。”

“我现在告诉你我是什么人啦,这不就是你想要的么?你看我多诚实!你放心,你尽情威胁我,我不会在乎更不会害怕,我睡过那么多的男男女女,什么类型的没见过,难缠到要报复我的多了去了,可我现在不还是好端端的压在你身上么?”

“老幺,听点话,我会对你好!”

“这样你也可以少吃些苦头,你想要钱我可以给你,你想要名利我也可以给你。不要喜欢允诺程了,他有什么好的,试过我之后,你就会知道,他能给你的,我都能给你,甚至能给你更多!”

黎宇宸瞩目着身下的少年,欣赏着林深受宠若惊,宛如惊弓之鸟的表情,以及他的挣扎与无助,还有眼眸中那种厌恶到极致的怒火,一阵阵的发怔。

原来从林深的眼眸看见自己的影子是这种感觉。

好不一样的感觉。

其实说完这些话,正常情况下他就该有所行动了,可是黎宇宸没有。

他没有扯林深的衣服,没有抚摸他的肌肤,甚至他都不在阻止林深嫌恶的挣扎,一味地挨着林深的拳头、辱骂,没有还手,没有还嘴,只是对视着林深愤怒的眼眸,被打出了血也毫不在乎,仿佛只是调味剂一般不足为虑。

直到他看见了林深嘴角一道漠然的笑意。

就像一柄利刃一瞬刺穿了他的心。

他像是大梦初醒,才意识到自己应该做些什么,用一只手控制住了林深的手腕,另一只手的指尖缓缓下降,像是要触摸林深颧骨上的血红泪痣。

而变数也就在这顷刻间发生,雾霾之中有一道闪电划过天际,震耳欲聋的惊雷从天而降

作者有话要说:  允诺程:敢欺负我老婆,天打五雷轰!

感谢在2021-08-27 21:00:01~2021-08-28 16:09: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我还能再抢救一下、汽水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35435627、 言、鬘霄、42917338 20瓶;49140477 10瓶;48419792 6瓶;看天看地看物理 5瓶;casually、彳爻亍、我还能再抢救一下 3瓶;春江花月夜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