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六零年代名义婚姻 > 28、岭哥来救啦

我的书架

28、岭哥来救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岛上没有天气预报, 只能靠观天象来预测天气,可是今天上午还天气晴朗、万里无云,谁知道要刮台风呢。

赵若兰跟裴栋梁出去巡岛还没回来。

沈溪在屋里走来走去, 有点着急,一直不见人回来, 她穿上蓑衣带上斗笠去找春枝。

她前脚到, 后脚秋菊也到了。

春枝安慰沈溪说:“赵同志是跟裴排长跟几名战士一块出去的, 咱岛上一年总要刮那么三五次台风,战士们都有应对台风的经验,完全不用担心。”

这话压根就没安慰到沈溪, 她住的宿舍到春枝住的房子不到一百多米, 可刚才她么点距离走得非常吃力, 风几乎能把她吹走, 按照她的体重算,估计风力超过六级。

而且台风来得特别急, 风雨越来越大, 雷电交加,在外的战士跟赵若兰来不及往回赶的话, 不知道有没有找到安全地方。

风越刮越大,像鬼哭狼嚎一般,可比梨花岛刮台风那次风力强的多。

春枝跟秋菊也不淡定了,秋菊担忧地说:“这回台风刮得太大,我家小王在巡岛,也不知道安全不?”

沈溪看有雨水顺着墙壁流下来,看了眼屋顶,担心地问:“春枝嫂子,这房子结实不?”

春枝忙着把挨着墙壁的衣物转移到另外一侧墙壁处, 迟疑地说:“结实……吧。”

听她不确定的语气,沈溪心都凉了,自言自语地说:“咱们是呆在房子里好还是呆在房子外面好?”

春枝和秋菊互相看了一眼,她们也不确定,若是风小点肯定呆在房子里合适,可现在风太大,把房子吹塌了,她们在房子里岂不是麻烦?

她们呆的宿舍离战士活动区还有一百米,这么大的风雨去找战士汇合都不可能。

风的呼啸声跟雨柱打在石头房子上的声音已经如雷贯耳,再加上电闪雷鸣,这声音可真够震撼的。

沈溪想到陆岭,这种时候跟他在一起会很安全,只要跟他在一起,什么都不用考虑,就跟着他行动就行。不知道陆岭在哪里出任务,

任务结束没有,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

磨盘岛刮台风,他会知道吗?

三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地呆着,直到晚上,屋顶突然传来一声闷响。

沈溪一个激灵站了起来,她看向屋顶,再次不确定地问:“这房子撑得住吗?”

春枝一直还挺淡定,这时候眼里充满惊恐,她说:“屋里不行,屋外也不行。”

秋菊突然嚎叫一声:“我不出去,不出去,出去会被台风吹走。”

沈溪用精神力探测屋顶,觉得屋顶肯定撑不住,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掉下来,她们三个全得砸里面。

“走,快走,我们得出去。”沈溪去拉秋菊,可对方所在床角,压根就拉不动。

“春枝嫂子,快来帮忙,我们马上就得出去。”沈溪大声说。

春枝在迟疑,屋外并不比屋里安全。

见她不动,沈溪朝她吼道:“快点,晚了我们仨都得砸里面。”

屋顶又传来一声响动,春枝终于挪过来帮助沈溪,俩人连拉带拽把秋菊弄出屋子,房子“轰”的一下塌了。

她们压根来不及庆幸,雨水兜头盖脸地浇下来,狂风吹得三人一阵趔趄,黑暗之中,沈溪用精神力找到春枝跟秋菊,三人好一会儿才爬到一块,抱成团合力抵抗台风。

也顾不上树下安不安全,三人躲到树下,抱着树才不至于被风吹走。好在风势雨势渐歇,渐渐他们能听清楚周围的动静,听到战士活动区那边有嘈杂的声音,她们便走过去看。

战士们拿着手电筒跟风灯,要去寻找在外的裴排长、赵若兰跟另外六名战士。

沈溪马上说:“我也去。”现在是半夜,哪里都黑压压的,现在去找人不是大海捞针吗?她的精神力异能可以放出二十米,且异常灵敏,在黑暗里找人最方便了。

春枝对象是个老兵,对沈溪说:“沈同志,你不能去,赵同志在外面,不知道现在是否安全,不能保护你们两个周全的话,我们没法跟上级交代。”

春枝也说:“小沈你这小身板不适合在野外走来走去

,你就别去了,让战士们去吧。”

沈溪知道他们是怕她帮不上忙,反而会拖累他们的速度,但她还是坚持:“正是担心赵同志的安危,我才一定要去,另外我眼睛的夜视能力强,找人方便,你们放心,我一定快点走,不拖累你们。”

战士们不再坚持,他们兵分两路,一队朝山上走,一队沿着海边走。

暴雨之后,满地泥泞,幸亏岛上多石头,海边更是多礁石,这样走起来才没那么费劲。

沈溪跟春枝、秋菊互相扶持着走,三人的湿衣服刚才换过,只是头发还湿着,夜里还有点冷,沈溪连连打着喷嚏。

所幸台风跟暴雨都停了下来。

沈溪边走边放出精神力找人。

听着战士们声声喊人的声音,沈溪问:“以前刮台风要是有战士在外你们也这样找过人吗?”

秋菊担心对象安危,有点无精打采的。春枝说:“以前就没刮过这么大的台风,幸亏这次台风时间短,应该不会再刮了吧。你看这次我们宿舍都塌了一半。”

她们刚才去换衣服时看到宿舍东边都塌了,沈溪的宿舍是最西边一间,并没有塌,幸运的是台风刮起来时是下午,宿舍里没有战士。

她的宿舍虽然没塌,可屋顶也坏了,漏雨,屋里积了好多水,棉被和衣服都湿了。沈溪现在穿的还是秋菊的衣裳。

沈溪耳力好,走着走着,隐约听到赵若兰的哭声,再近一点,用精神力搜索,果然发现有人。

她赶紧叫住走在最前面的战士,朝一处一丈多高的礁石跑过去,边跑边说:“他们可能在这儿。”

拐了个弯,沈溪的手电筒扫过去,才看到八个人全在礁石根下,浑身湿透不说,模样都有点惨。

有血腥气在空气中蔓延。

沈溪喊:“赵若兰,你没事吧。”

赵若兰神情有点木,朝沈溪跌跌撞撞跑过来,声音焦急:“我们好不容易才躲到这来,裴排长腿被砸骨折了。本来我们躲在礁石底下,有块礁石砸下来,要不是裴排长用身体护

住我,挨砸的就是我。”

沈溪闻到血的气味,把手电筒往她袖子上照,一眼就看到她胳膊上沁出的血,连忙把她袖子挽起来看,只是皮外伤,并不严重。

另外来寻人的战士也跑了过来,手电筒和马灯的光一起把这一片照亮了。

再去看裴排长,牙齿把下唇咬出很深的印子,脸色蜡黄,额头上都是豆大的汗珠,看得出来在极力忍耐。

有两名战士分别伤在手臂跟背部,伤势不重,秋菊对象伤在头部,头上湿漉漉的头发混合着血液,看着挺渗人。

秋菊跑过去,抱住对象就哭。

沈溪说:“咱们得赶紧回去处理伤口,伤口混合了雨水容易感染,快,来人背着裴排长。”

很快,最壮实的小杜把裴栋梁背了起来,一行人互相搀扶着,往营地赶。

到了营地,沈溪问:“你们这儿有医药箱吧。”

一名战士点头:“有。”他连忙跑着去拿药箱,不出两分钟,他把药箱抱来,沈溪一看,只有酒精、零星几种药品跟不多的纱布。

她拿了片安乃近给裴栋梁吃了止疼。

赵若兰已经不哭了,她翻了翻药箱说:“这些药有什么用!”

要是能提前预见到战士们会发生危险,沈溪会跟军药厂申请点药品带过来。

她的空间里倒是有不多的药,还是从末日带来的,都是中药,只能凑活着用。

她们现在需要西药消炎药,可是没有。

沈溪说:“我的行李袋里有些中药,我这就去拿。”她看了看围成一圈的战士说,用手比划了一下说:“小邓,你去找条木板来,裴排长得腿需要固定。”

小邓听到她的话,赶紧跑着去找木板。

沈溪又对秋菊说:“嫂子,有没有干净床单,找一条来,给战士包扎用。”

秋菊跑去拿床单,沈溪也跑回宿舍,从空间里拿了仅剩不多的中药拿出来。

要是有人细心的话,肯定会注意到她屋里不会有干的东西,可没人注意这一点。

赵若兰拿到木板,又把床

单撕开,她说她来处理裴栋梁的伤腿,沈溪就没管她,让两名军嫂帮她的忙,自己先去给别的战士处理伤口。

这几个战士伤得都不算严重,沈溪先处理得是秋菊对象头部的伤,先用酒精消毒,再敷上中药粉,在用布条包裹好,问题也不大。

等沈溪把另外两名战士的伤也处理好,沈溪去看赵若兰,发现她手抖得厉害,半天了只把裴栋梁的裤腿给剪下来,别的一概没做。

裴栋梁还得安慰她:“我没事,真不疼,一点都不疼 。”

沈溪都无语了,看着真憋气啊。她突然想,平时陆岭跟她相处,看自己会不会也觉得憋气啊。

沈溪无奈地说:“疼倒是没事,就怕瘸了。”

赵若兰听沈溪说“瘸了”两个字,哭了起来。

沈溪只好拿过酒精给裴栋梁的腿消毒,正在往腿上敷药的时候,对方面前突然闪过两个大字:男主。

沈溪有点懵,这个平平无奇,当了好多年兵,二十三还是个排长的人还真是男主!

这是触发了什么情节才会给她提示?上次也给她提示说赵若兰是女主。

沈溪看了眼裴栋梁,长相就是一般人、家境也很一般,可能拥有坚毅、勇
sitemap